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八一十八章 鬼玺

  “尸油?”卓雄问道。

  超子曾经见过一次这玩意,他解释道:“就是尸体燃烧后留下的油脂,也叫尸蜡,这东西过去也会用在一些墓道里头作为长明灯,燃烧的时间仅次于鲸鱼油脂。”

  查文斌点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看来这条沟里曾经是焚烧坑,那些累累白骨成为河里的鹅卵石,鲜血成为河水,等到血流干后再焚尸取油,够狠的”“卍”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这么厚的油脂,得起码不下一万人,名副其实的万人坑,找到老巢也给他点把火,让他尝尝被火烧的滋味。”

  里面的情况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没有气势恢宏的宫殿,没有金碧辉煌的地面,甚至没有一口像样的棺椁穿过一条小甬道,他们便看见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坟包,一堆黄土供在那里,和这外面的一切简直不相符合。

  这里应该就是主墓室了,大小不过半间教室,一眼便可扫遍所有的角落没有陪葬品,也没有祭台,那个小坟堆前面甚至没有立墓碑。

  倒是那坟包后面的墙壁上写着一个气势恢宏的大字,那字是用青铜浇筑的,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壁,那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秦”字“。

  “秦王?”超子有些不可思议,历史上关于秦的记载最多的便是那位天下第一皇帝的秦始皇嬴政,只是他所在的时代中国已经统一用了小篆字体,而这种更像是甲骨文的象形文字显然与他当时的作风不相符。

  “一个王的墓是不是有些寒酸了?”

  查文斌淡淡的说道:“我反而不这么想,如果这里头真的是一个王,那我反而觉得他的胸怀还在那位始皇帝之上天下之正主最终的结局还是一杯黄土,土是命之所归之处,是为天下五行之中,万物之始纵使你有万里河山,子民万千,到最后陪伴自己的终究不过是这堆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一杯最简单的黄土,这便是最终的释怀此人在数千年前就看开了这件事,到了现在这件事却依旧被世人所看不清,放的起,放得下才是正途。”

  超子笑道:“文斌哥,怎么你有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翱。”

  查文斌不作答,卓雄反而说道:“超子,这就是我们和他的差距,之所以文斌哥能让我们信服就是他能看到那么远,而我们只能看到自己的脚尖。”

  超子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再怎么,我也看得比你远!”

  两人就目光短浅的问题争论之际,查文斌却绕过了那座坟堆,径直走向了后面那扇墙壁他的手沿着那铿锵有力的笔记缓缓拂过,写这个字的人一定有着深邃的领悟力。

  中国人讲究书法,一个人的字迹便能从很大程度上反应过此人的性格这个“秦”字起笔有力,笔锋有越走越强之势,到了中间,笔锋减缓却又不失一份稳重,但杀气依旧不减收笔之时,笔锋渐开,一种随性和自由带着些许洒脱,整个字体大开大落,张弛有道,但从头至尾可以让人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意。”

  他的手汪在中间的一个位置,从这个字上来看,似乎这个“秦”是不完整的,字上的某个部分被拿掉了,一个方形的墙孔被留了下来,查文斌的手就停在这儿。

  不知不觉的,他的手就伸进了自己的袋里,接着便摸出一个东西那东西便是当日小龅牙拿去卖给超子的那个方形盒子,从大小上来看,这个盒子似乎刚好能够卡进这个洞。

  查文斌的心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只要填上去,这个字就完整了。”

  拿着那个盒子,他的手就朝着那个空缺的地方塞了上去,眼瞅着那枚盒子就要被放进去了一个声音大喊道:“千万别放!”

  接着,查文斌只觉得手一痛,一枚石子击中了他的手背手背一吃痛,盒子便落到了地上,一个身影迅速的闪过,这时大家才发现那人便是小龅牙!

  查文斌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石子给打醒了,当即觉得心头一震,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会好端端的就想把盒子放那个洞里?

  “他妈的,你再动动试试!”超子和卓雄见到小龅牙现身,两个黑洞洞的枪眼立即对准了他,这种十来米的距离,对于他俩而言可以做到弹无虚发可以说,现在只要小龅牙有任何轻举妄动就会被打成蜂窝。

  小龅牙和之前完全就是两个人,之前的小龅牙给人的映像是懦弱和胆小机灵而又滑头,一个十足的江湖小混混,而现在他眼神里的那份老成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会有他说道:“查文斌,我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把你请来,可是你也看见了,只要拿了这盒子的人都会被控制心智原本我以为你这样道行的人可以做到不被影响,现在看来确实小看了这盒子的威力,只是这个字万万不能被还原。”

  “哦?”查文斌刚才也是心惊了一下,他很少会被控制,可是这一次却是的的确确被控制了:“可以说说嘛?”

  “想听什么,能说的我大可以告诉你。”

  “那就从你自己开始说起吧,你不是真正的小龅牙”查文斌也毫不客气的指出了这一点,虽然从场面上看,他们是占上风的,可眼前的这个人却丝毫不紧张。

  “老刀你们应该认识,曾经我是他的教官”这句话一出,超子和卓雄顿时大为紧张起来,以老刀的身手干掉他们两个毫无问题,如果这人还是他的教官?

  “我们是一个组织的,曾经和你都打过不止一次交道,我见过你,只是四年前的你尚未达到我要选择的程度这个盒子里头影藏着一个惊天秘密,当时我们花了九条人命的代价才从这里拿出来,如今却又不得不把他放回原处但是就这样放进去还会重现四年前那一场惨剧,在座的各位估计能生还的几率不到一成。”

  查文斌处惊不变的说道:“可以告诉我,我在这场局里到底充当一个什么角色吗?”

  “钥匙,你一直是一把钥匙只有你可以打开这扇门,只是开启的方式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先秦的禁地,我的父辈曾经在此地留下一条命,我必须要完成他的遗愿。”

  “你的父辈?你们很早便发现这里了吗?”

  “记得刚开始余大勇跟你们说的那个传说么?曾经在抗战的时候,有一个小分队迷失在这片大山里,五个人里头最终活了两个,其中有一个便是我的父亲当年他们五人便是在这里,其中有三位死在了外面的甬道里,而另外一位一直在山脚守护的人便是阻止我父亲的二次进山当年他们五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但是却无力开启,若干年后父亲进了组织,他需要将这个秘密献给需要的人,最终他打破了阻止的战友,却没能阻止自己的死亡。”

  “究竟是什么秘密?”

  “开启便知!”他指着那片小坟包说道:“一切就都在这里,至于太多的,我也不能再说了我的确不是小龅牙,但是你们还是可以继续叫我小龅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查先生是当世高人应该懂这个道理。”

  查文斌笑笑答:“我不是高人,我只是一个农民以前你们拿我妻儿老小做威胁,现在我孤身一人,来去自如,谁也奈何不得我,我这把钥匙已经坏了,你们可以丢了”说完,他回头喊道:“我们走!”

  “慢着!你是孤身一人,可你后面还有三个人呢,没有我,你们谁也走不出这个坑!”

  “文斌哥,别听他废话,妈的,大不了一拍两散老子一炮炸了这里!”

  “只要你能办到,你或许还有机会解救你的女儿,我可以告诉你,你拿的那个盒子便是鬼玺!”

  查文斌的脚印愣住了,鬼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