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七章 断魂桥

  只能说这是突如其来的惊变,他们再一次的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而下棋的人似乎一直没有露面却把这几枚棋子安放的遂心应手。

  进去,里面有什么东西等着谁也不知道,小龅牙从现状来看就算不是敌人,也肯定算不得是朋友。

  超子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装备,还有不少东西都放在入口处了,手上最缺的就是粮食和水:“就算要进去,也最好先把东西都拿回来,我们手头的粮食只能撑一天,要是外面那孙子把我们给卖了,出不去就得饿死在这里。”

  查文斌也是这个想法,这一连串的事情看似不相关却又始终是扣着的,背后那双无形的大手无处不在,不搞清楚一点怕以后还会继续找上门来。

  往回走,他们特地看了一眼“蛇爷”的尸体,几年前,你也应该是一枚棋子吧。

  还未到,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卓雄大喊一声“卧倒!”,超子连忙把查文斌一下扑倒在地,接着大地开始摇晃,头顶的碎石不停的往下落等到完全停止的时候,四个人都是一身灰土。

  整个神道一片漆黑,超子看了那滚落一地的碎石说道:“妈的个孙子,果然把出口给炸了。”

  出无门,那只能进了,那个小龅牙都还在里头呢,他总不至于把自己给活埋吧。

  “回头,只要找到小龅牙,他肯定有出去的办法”查文斌说道。

  那扇早已被爆破的大门就在等待着他们,黑暗的尽头到底是什么?

  跨过石门,往前没几步,一座造型有些惊艳的小桥出现了,说惊艳是因为灯光照上去,桥通体雪白,晶莹流光。

  查文斌淡淡说道:“仙桥,这座桥是给死人通向仙界用的,据说只要走过仙桥就能成仙。”

  大山哈哈大笑道:“那我们走过去不也成了仙?”

  “你先别走,我试试便知道了”说着,查文斌便从兜里拿出一张白纸,拿在手中三下两下一叠,一只纸鸟便做好了。

  拿着这只纸鸟,查文斌走到桥头念了口诀:“西方有桥名为仙,三魂化虚成纸鸢飞阁金顶拜三清,浴火重生过三泉!”

  咬破中指,在这只纸鸟的两边各点了一个眼睛,然后用力朝着桥对面一掷,那鸟儿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缓缓向对岸滑了过去纸鸟飞行其实就和纸飞机滑翔的道理一样,这原本倒算不得什么,怪的是这鸟还未落地,才刚飞到桥中间位置的时候,突然就起了火,一头栽向了桥面,顿时烧成一团。

  查文斌暗自庆幸先探了这个路,不然贸然过去还真会出事,他便回头对他们道:“走不得,要想过桥需先断魂,这还是一座断魂桥!”

  “怎么?”

  “若是刚才那鸟儿是在桥对岸烧了的,那就代表过桥者可以重生,可是它偏偏在半道就给烧了,那便是走不得但凡是走仙桥过的,只有死人,没有活人,活人走在桥上也会成为行尸走肉,你我皆不能例外只要能走过桥,死的都会重新活过来,如果走不过去,也就把命给留在那儿了。”

  超子有些不信邪的道:“过个桥有那么玄乎?”

  “信则有,不信则无”查文斌懒得和他解释太多便丢下这句。

  超子道:“那我不信!”

  “不信,你也可以试试。”

  “怎么试?”

  “卓雄兄弟拿条绳子来”说着,查文斌拿过绳子给超子的腰间捆上了三圈,然后把绳子的另外一头交给了大山,让他捆在自己腰上。

  “他的火气旺,应该可以拉你一把,记赚要是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就别继续往前了。”

  超子这人就是不信邪,大踏步的走上了这座桥,在他眼里,这和乡间小桥毫无区别,不过是高档些罢了,甚至还故作轻松的哼起了小曲儿。

  行至一半,也就是刚才那只鸟儿落下的地方,超子喉咙里的歌声戛然而止,他的步伐也突然开始变的缓慢起来。

  “超子?”查文斌在他身后喊了一声,可超子似乎并没有听见,一只脚继续抬起,眼看就要跨过那只纸鸟的残骸查文斌大喊一声:“往回拉!”

  大山得令拽着绳子猛的向后一扯,超子顿时摔了个四脚朝天,半饷才摸了脑袋爬起来,走回头的时候双腿都在颤抖。

  “文文斌哥,刚才刚才我有一种飞起来的感觉,我能觉得自己在往上飞,可是却能低头看见自己的双脚并没有离地,我甚至还能看到后面的你们,能看到你的嘴在动,却听不见声音。”

  查文斌没好气的说道:“刚才你多走一步,人就没了,那是魂魄出窍的感觉,所有人要死的时候都那样。”

  超子赶紧浑身上下的把自己拍了一通,发现没少什么零部件才又问道:“那我现在没事吧?”

  “没事,现在信了没?”

  超子的头点的就像是小鸡啄米一般,他哪里还敢不信,这桥确实走不得!

  退现在是退不得,进桥又不能走,岂不到了死路?

  “有给死人走的桥,就会有给活人走的路,你们仔细找找,这附近一定还有过去的办法。”

  果然,没多久,卓雄就在旁边一侧发现了几道青铜铁链拴着河两岸,因为这里黑,所以没有光照还真不容易发现。

  看样子,这些铁链原本上面应该都是铺着木板的,可能时间久了,木板也都烂光了下面的河早已干枯,看样子这里曾经也是地下河,河的落差还真不小深的地方足足十来米。

  那链子粗细倒是有手腕那个样,可这年数毕竟有点久了,金属在河面上最容易的便是被腐蚀,天晓得这玩意牢固不牢固。

  超子刚刚回过神,探路的事就先交给了卓雄老办法,用绳子拴着,一头固定在腰上,一头挂大山身上爬这玩意,只要链子不松动,对于卓雄而言难度不会太高,类似的训练他和超子都在部队干过。

  约莫两分钟后,他摇摇晃晃的顺利到达对岸,查文斌则是第二个他到底在这方便就差了些许,等他勉强到达的时候,后背上都湿出汗来第三个是超子,这小子就跟猴一样窜了过去,最后才是大山。

  大山的自重大,绳子的那一头就挂在卓雄和超子两人的腰上,查文斌负责指点大块头的人一般平衡性都不会很好,大山同样不例外,他才爬了没两步便觉得手脚开始不听话了,整个链子都被他整的不停摇晃。

  “不要怕,不要看下面,就朝着前面看,慢慢来!”查文斌在对岸不停的鼓励他。

  可怜大山连回应的声都不敢出,生怕自己喘个粗气就打破了平衡,只能慢慢挪着可能是时间太久了,终于其中一根链子“呯”得一声,突然从中断裂开来,失去一只链子支撑的大山瞬间也失去了平衡和重心,“啊”得大叫一声跌入了下去。

  他的体重本就在常人之上,加上这突如其来下坠引起的冲击力,超子和卓雄只觉得腰部一勒,闷哼一声就被这巨大的惯性带着往前窜。

  “咚”得一声,大山庞大的身躯重重砸在了石壁上,两人的脚步的刹车也终于停在了悬崖边对视一眼过后,三人硬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摔晕过去的大山从下面给拉了起来。

  来不及喘上一口气的查文斌赶紧检查大山的伤势,出了额头前部被磕出一个口子外,还没发现其他的,看来只是摔晕过去了,连忙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折腾了好一会儿,大山才醒来。

  “怎么样,哪儿疼?”

  “哎哟,浑身都给摔散架了”他到底是身体耐抗,起来到处给自己揉了揉发现就一点皮外伤。

  “哎,我这手上,身上咋这么多油翱”大山发现自己浑身变的油腻腻的,衣服上手上都沾着一层厚厚的东西。

  “哪儿呢?”

  大山伸出双手一摊:“这儿呢,还有身上都是。”

  查文斌拿刀轻轻刮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面轻轻一闻,当时脸就白了:“尸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