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六章 真假小龅牙

  从表面来看,绝对看不出此出有何异常,仅凭肉眼就更加不可能发现此处还藏有秘密。

  “既然有人进去过,这墙壁就应该是有暗门的,因为它是完整的没有被破坏”超子试着找那进去的暗门,在靠右侧的位置使劲推了一把,“嘎啦”一声,石门应声而开。

  这道石门被设计成了旋转的样式,正反两面部分彼此,只要合上便又是一道笔直到底的通道。

  进门后查文斌突然问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种地方他们是怎么找到进口的?”

  对于一般的寻宝者或是盗墓贼进入这样的地方多半都是采取炸药这种快捷而极端的方式,长约一百米的通道内能够准确找到暗门,若不是真有那个“蛇爷”的指点,查文斌他们怕是找不到的。

  卓雄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里头有人准确知道这里的构造,并且让人来瓤。”

  “不然呢?听小龅牙的意思好像他们不仅知道找到圣湖,还能知道怎样进这片洞,而且最后能和在自己家一样摸到大门,这不是事先得到了完整的信息还能是怎样?”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小龅牙身上,毕竟他是当年唯一到达过此处的人。

  见众人都盯着自己看,小龅牙有点不自在的说道:“我也只是被‘蛇爷’带来的,那段对话你们也听到了,其实我们就是做炮灰的,况且这地方我没有下来过。”

  “哎?”超子有疑问了:“既然你们是被带来做炮灰的,那么没理由让你一个本来就准备去送死的人留在地面上呀再怎么这位不下地的人也是你们带头的‘蛇爷’才对。”

  “我,我哪知道呀他就让我跟他一块儿留在那上面了。”

  超子还想继续却被查文斌拦住了:“好了,先进吧,既然大家都知道上一波人都没走出来,我们也都小心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这里的空间就要外面的通道小得多,说小那也是相对的,容纳一个人进进出出完全没有问题这里的装修也要逊色很多,通道上的开凿的痕迹都未打磨完毕,地上铺着的则是碎石。

  每隔十米左右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青铜灯台,从那碗口被熏黑的痕迹来看,至少这里曾经使用过,只是碗里的燃料早就消耗殆尽那些青铜灯台的造型是统一的,看得出来烧制时候的工艺十分精良,精致的云形图案从底盘旋而上,而顶端则是一个比较抽象的小人手托着一个空碗,这灯芯应该就是放在这小碗里头的。

  干这行当久了,见到宝贝超子便来劲:“这玩意不错,文斌哥,等会儿出去的时候我撬一个,你没意见吧?”

  “如果你有命用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这玩意应该是早期的长眠灯,那个托碗的小人有个名字叫“傀”,他是专门替死人引路的雷云图就象征着驾鹤仙去,腾云驾雾做了神仙你做那行当我不反对,但是死人窝里的东西再好,我劝你也别碰。”

  超子吐吐舌头连忙改口:“开个玩笑,那照你的意思,这里是墓?”

  “是神道,也就是入口,应该一共有九道弯,过了九道弯就是玄关门。”

  果不其然如他所料,弯弯曲曲的神道真的只有九道弯,再往前,一道已经被炸开了的石门倒在他们面前。

  在阿拉伯人发明数字“0”之前,中国人一直以为九就是最大的数字,所以九道弯也就代表着这位主人走过了非常漫长的一生,意思是长寿。

  超子带着鄙夷说道:“果然还是一副痞子的作风,真没技术含量。”

  那道石门足足有两掌的厚度,靠人力想开,那真是天方夜谭了不过这种看似只能从里面开的选关门是有打开的办法的,这个,干过专业研究的超子就会开,只是会比较耗费时间罢了。

  超子想跨过门直接进去,却被查文斌拉住了:“你们不觉得这里有股血腥味吗?”

  超子吓了一跳往回一缩道:“别吓我,我是没闻到,瞎子,你闻到了没?”

  卓雄同样摇摇头。

  查文斌低头寻了一会儿,发现前面那块石板似乎并没有完全贴住地面,其中的一头还有点微微翘起“那儿,石板下面,能不能搬起来看看?”

  大家又把目光都聚集到了大山的身上,这活儿貌似真的非他莫属了。

  大山摇头晃脑的走过去双手插进那缝隙里头,猛的憋了一口气大喝道:“起来!”

  这块石板虽然是断裂的,但少说也有上千斤,这汉子还真的用双手硬生生的托起来一个角,虽然只有小小的一个角却足以让超子把头低下看个究竟。

  超子俯下身去拿灯朝着里面一照便喊道:“瞎子,把登山用的鹰爪勾拿来给我用用。”

  朝着里面胡乱扒拉了几下过后,超子用力一拉“嘶”得一声,某种布料的撕裂声传开,接着就被他从里头拉出来一个让人见了直想吐的东西:一具已经完全被拍扁了的尸体!

  “他娘的,还真被你说对了,死在这儿鬼才找得到。”

  “小龅牙,你能认出这是谁不?”查文斌问道。

  小龅牙只好硬着头皮去看,才看了几眼连忙摇头道:“都被压成饼了,这样就是他老妈也认不出了啊。”

  石板底下没有搜到任何东西,这人的骨骼和内脏完全被挤压在了一起,面目全非,完全就像是一团面粉被擀面杖压过了,可能唯一能辨认的就是身上那身已经支离破碎的衣服。

  查文斌耐心的劝小龅牙:“你再好好看看?”

  小龅牙直摇头道:“看不出,看不出。”

  “超子,你翻翻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或许还能让他给瞧瞧。”

  “真恶心”超子嘀咕了一声,可是查文斌发的话他又不得不从,只好弯下腰去从这堆肉饼里头找。

  用匕首挑来挑去,这些肌肉早已和骨骼黏在一起,时间久了,水分也失去了,就和切在晒干的牛皮糖上一样,很有韧劲超子实在是找不到,也不想再找了,便说道:“就一摊烂肉,看这样子,应该是爆门的时候没来得及跑,直接让石头给压死了。”

  看着这古怪的尸体有些专注,大山这时候才想起手上还托着石板,干脆双手一放“轰隆”一声传来。

  “妈的,你力气大,你就不能轻点啊”超子笑骂道。

  大山拍了拍手道:“这人的门牙好大呀我看跟小龅牙的差不多。”

  “谁?”查文斌问道。

  “诺”大山努了努嘴道:“地上那个倒霉蛋呀那两颗大门牙都给磕到头顶上了。”

  查文斌蹲下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一对牙齿不知是后来的挤压还是当时就给磕下来了,这会儿正黏在头皮上,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小龅牙,那会儿跟你一块儿来的难道还有你弟弟翱”超子打趣的问道,突然他意识到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些不对劲,不光他觉得不对劲,所有人都觉得不对劲了等他们几个围观的人站起来一看,哪里还有小龅牙的人影。

  “我好像看到他往里面去了,个孙子的,速度比那个野人不会慢到哪里去!”卓雄刚才只觉得身边有东西一闪,余光看见好像是小龅牙,他也没在意,没想到一转身还真的就不见了。

  “妈的,文斌哥,我们被那孙子摆了一道?就觉得那小子不靠谱。”

  查文斌依旧很淡定的说道:“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如果我告诉你们,躺在地上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小龅牙,你们能信不?”

  “那那个是?”

  查文斌索性坐在了地上喝了口水,休息了起来,他说道:“那个人是谁,现在我还不敢肯定的说,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废了这么大劲把我们弄进来,总不是像他所说带几个老乡的尸骨回去我感觉我们一直被人控在一个局里,至今仍然在里面没能出去如果没猜错,外面那个向导也是个假身份,一个在里,一个在外,我们怕是进出两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