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五章 “蛇爷”指路

  一通比划过后,这些人大概明白了查文斌他们的来意,他们挥着手表示这个洞不能进,情急之下,那个领头的甚至在地上用木棍画了一个极其夸张的人形图案,那些锋利的牙齿似乎是想告诉他们这个洞里住着的是魔鬼。

  因为实在没法沟通,查文斌索性拿出那个盒子放到他们面前,这群人的眼里立刻流露出了惶恐的眼神,一声尖叫过后,领头的那个带着其余“野人”迅速消退在茫弥海中。

  超子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不费一枪一弹,光这盒子就把他们全给吓跑了?”掂着手中的盒子,查文斌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中,搞个抓鬼超度的事儿他在行,往这深山老林子里头寻些未知的东西,他确实不擅长“下还是不下?”

  超子看着有些迷茫的查文斌问道“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都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了,到了好歹。”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到这些夜里略显荒凉的乱石上发出了金黄色的光芒,一种说不出的震撼感遍布每一个角落,大家都明白有能力修建这样规模的建筑必定曾经是一个显赫的王朝那些“野人”显然是知道一些什么的,类似这种与世隔绝的部落,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不知隐藏了多少历史的长河,战争的硝烟更迭了一代又一代的帝王,可还是有那么一两块土地依旧延续着自己的故事就像美洲大陆在没有被发现之前,那里的土著们依旧过着千年前祖先们的生活,没有被打扰就不会有改变。

  余大勇被留在了地面,向导还不足以为这点事卖命,小龅牙原本也是不被允许下去的,可是他说他想去找找曾经被他带出来一块儿闯的弟兄们,人没了,尸骨总可以带回家。入口不小完全可以容纳两人并排行走,头顶的距离尚有一拳才入洞口就觉得阴风四起,吹得人手背上的汗毛倒梳两边都是光溜溜的大石头垒砌而成,平滑而又完整的切割面告诉他们这是一项堪称伟大的工程。

  向下倾斜了约莫四十米后,通道开始平行,算算离地不过六七米,一具斜靠着墙壁的尸体率先进入众人眼里卓雄打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后说道:“有情况!”他和超子迅速交替了一下眼神,两人保持警惕状向那具尸体摸了过去这人穿着军绿色的帆布服,头上还带着一顶有矿灯的帽子,双手瘫在两边,其中一只格洛克手枪引起了超子的注意。这种枪,他们在营地里也有发现,定型生产于1983年的这种手枪只装备当时的精英部队,要能在国内见到这玩意,绝对是走私货。

  “目标已死亡,没有威胁!”这是卓雄检查后得出的结论,那具尸体已经完全干枯,只剩下一层如牛皮一般的皮肤还贴在骨骼之上,两只眼窝已经深陷。他又对着查文斌他们说道:“你们过来吧,只是一个死人。”

  超子弯腰在地上捡起几枚弹壳,又熟练的打开这只手枪的弹夹看了一下说道:“还剩13发子弹,看来一共开了七枪”这种以火力持续能力足而著称的格洛克手枪采用双排弹夹,弹容量二十发“这是‘蛇爷’!”小龅牙惊呼道“你确定?这个就是带着你们进山的‘蛇爷’?”

  “没错”小龅牙指着那具尸体的手说道:“‘蛇爷’的手指上有一枚金戒指,是按照蛇的样子设计的,尤其是那个蛇头这个人手上也有,这东西,我敢说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我绝对不会看错,那天他也是穿着这身衣裳的。”

  “文斌哥,你能看出些什么嘛?”对于死人,显然他们都觉得查文斌比较在行查文斌却摇摇头道:“死了这么多年了,看不出,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超子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这衣服上头胸口位置被撕了一个大洞猛的扯开衣服一看,好家伙右侧腹部位置一个明显的伤口足有拳头大小。

  那些早已干枯的血迹把里面的皮肤都染成了黑色“这人好像被掏了心”这是超子的结论直接穿透衣服刺穿皮肤和肋骨掏出心脏,这是出现在小说和电影里头的桥段,聊斋和西游记里头某些女妖精专门对书生这么干。如今这一幕出现在他们眼前,小龅牙突然觉得自己的命真大,同时他也想到了那些伙伴们,那他们呢?超子想继续剖开尸体检查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查文斌阻止道:“死者为大,不要去动他的尸骨了,不管他生前做了什么”顿了顿他又说道:“出去的时候,把他也带出去吧,找个地方埋了。”

  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搏斗,墙壁上的着弹点十分凌乱,说明“蛇爷”生前开枪的时候是十分紧张的那么到底是他先受了伤才把盒子丢出来的,还是丢出了盒子后又被拉了回去呢?这段四十米的路,似乎暂时成了一个谜约。

  莫一百米后,这条通道就到了尽头,前面是凸出的巨石,好像这是一个建造到一半的工程突然停工了因为越到里面,石壁显得越不光滑,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工具,看样子是当年修建工程的工匠们用的。超子检查了一番说道:“真的到头了,除了一个死人之外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几个人轮番在这里试了试,那块巨石确实不是什么堵路的断头石,而是尚未完工的工程他们只好悻悻的往回走,一路上什么特别的都没有发现,很快他们又到了“蛇爷”尸体的身边,小龅牙正准备弯腰把这“尸体”给拖出去,查文斌却突然喊道:“等等,别碰他!”

  小龅牙吓了一跳:“怎么了,文斌哥?”查文斌问道:“你们不觉得这尸体和刚才有些不同了吗?”超子道:“没什么不同吧,还不是这幅死了球的样子”“不对,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这人的手臂是摊着的,靠着自己大腿两边,刚才你动他的上半身的时候并没有碰到他的手,而且走的时候我还特地留意了可是现在你们看他的手,跟刚才不一样了!”小龅牙一下子就窜到了大山的身后说道:“你们可别吓我,这里头,他可就认识我了生的时候就想杀我,死了变成鬼肯定还会不放过我的”超子蹲下去一看,眯着眼睛说道:“好像还真有点不同,他的手指怎么翘起来了”查文斌注意到原本这人的双手是平放的,可是现在他的一只手似乎跨过了大腿从右边移到了左边,两只手的手指都微微翘起,似乎是在指着某个方向。

  超子作势就给了这尸体一脚骂道:“,就你这鸟样还想闹鬼,文斌哥,你给他一符他就老实了!”查文斌蹬了一眼超子道:“进来后看过了,就这一条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不然那些进来的人都去了哪里如果这个人是在给我们指路的话,说不定还真的有门道,能修这么座地道的人不可能明晃晃的把入口就暴露在一片大石板下。”

  “你还真相信这鸟人翱”“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更诚实”说完这句,查文斌特地看了一眼小龅牙,就这么一丝的眼神交汇,他发现小龅牙的眼神偷偷一闪,似乎是在躲避自己这个人指的方向距离他们不过二十米,那里也就是一片光溜溜的石壁,看不出什么异样来查文斌拿过超子的匕首往这片墙壁上磕了磕,发出了“咚咚”声,而其他地方则是金属碰撞的“叮叮”声“空的,就在这后面!”

  说着查文斌回头朝着那尸体做了个揖道:“谢谢老兄指路,出去之后定当厚葬!”若是有人此刻在“蛇爷”的身边肯定会吓死,因为他那已经干瘪的脸上扯起了皱纹,那皱纹竟然在查文斌说完这句后露出的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