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四章 入洞

  老刀,曾经那个组织下面的一员,经过战火洗礼的男人关于昆仑顶上的那一段记忆他们已经忘却,但是还记得那个男人,只是后来他跟老王一样失踪了,当然这只是对查文斌他们而言,真正的老刀早就跳下了那口沸腾的古井,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井中看见了什么。

  这两件事如今因为一个男人的名字再次结合到了一起,只是时间相隔了整整三年也就是说老刀在随他们去昆仑之巅的时候,那个人如其名,刀一般刚强的人线索总是这般不期而至,既然要穿过这片湖,他们就得准备筏子好在这林子里头木头到处都是,一个上午时间,两张筏子已经准备妥当有了洋枪,自然也就换了鸟炮,清一色的美式装备掂在手中,那叫一个踏实,连一向不用火器的查文斌都被硬塞了一把手枪湖水很平静,木棍做的浆轻轻拍打着水面,载着他们向着对岸划去,这里四周都是山围绕着,寻了半天,也不见有半个洞穴出来。

  当时的小龅牙只是个跟班,他哪里还记得蛇爷去的方向,又绕着这个不大的湖面荡了一圈过后,他们回到了营地,小龅牙迫使自己回忆起当天发生的事情。“我只记得,当时是晚上,然后我们在睡觉,突然‘蛇爷’就来叫我们了,然后朝着一个方向划,穿过一片水洞就到了。”

  超子摸着下巴说道:“晚上?时间是个问题,对了,那段电波里不也说是到时间了,难道要特定时间才能到看见吗?你再好好想想,那天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小龅牙摇摇头道:“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那晚比较亮,不用灯都能看得见,因为月亮很圆。”查文斌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一轮半月道:“月亮很圆,那是十五,如果说真的是时间的话,我们恐怕还要等几天了,今天是十三,两天后是十五。”

  “真有这个讲究?”

  “不知道,老祖宗对于自然的认识远超过我们,有些事耐心点吧,也不差这几天,别忘了那群人可都是些什么人”过了两日欣赏湖光的美事后,十五月圆之夜,一行人再度出发,可是绕了湖整整一圈还是没别的发现湖面上,一群人有些郁闷“小龅牙,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十五?”

  “可能大概也许,我又不记日子的,总之那天月亮的确很圆很亮”超子已经有想杀了他的心了,正想给一巴掌的时候,突然余大勇“咦”了一声“你们看,这湖底是什么?”低头一看,只见湖底隐约有一排亮晶晶的东西连成了一条线向前方延展开去,幽幽的冰蓝色亮光一闪一闪,有说不出的好看。

  查文斌抬头一看,此刻的月亮正是最当空的时候:“九星连珠,好家伙”话音刚落,突然平静的湖边开始荡了水晕,当水晕一圈荡的比一圈大的时候,他们开始发现四周的水位在慢慢开始下降,露出了那些长期浸泡在水中的山石“前面!你们快看,那儿有亮光!”

  顺着超子的叫喊,在他们的东北面,果真有一个亮光若隐若现的出来了查文斌大喊道:“就是那,快点过去,水位一会儿就会重新上来的!”他已经懂了,为何要在特殊的时间才能找到那个洞口九星连珠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天文景象,配合月亮的和地球之间的引力,在这一天将会制造出最大的潮汐,引起水位的剧烈上升或者下降当然这是一个人造的九星连珠,它的威力还足以达到掀起惊天波澜,但是造成这片区域本就不大的湖面下降出一个入口还是绰绰有余的,这种利用自然力量来营建的秘密入口实在是教人叹为观止果然,眼前有一道涵洞,细微亮着白光控制好筏子,一穿而过,后面不多时便又涌上来一股水,推着筏子在涵洞内四处乱闯。

  筏子上的人只能紧紧抓住手中的绳索,只要被摔倒涵洞内的石壁上,必死无疑停下后,已不知身在何方,一个个全趴那狂吐,吐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一片遗迹残骸散落的到处都是巨大的石柱和石块互相或相叠,或碰撞,白色的月光下,这片陌生的地域显得格外苍凉。“神迹!”缓缓从查文斌的口中吐出这两个字。

  中间广场上,一块几十米高的用巨石垒砌的高塔依旧储着,简洁的线条,粗壮的塔身宣誓着当年这里的威严“一二三”大山在那用手比划着,口里还念着。

  超子打趣的问道:“干嘛呢,大块头。”

  “我在数到底有多少台阶,好像一共是六十四道”看样子,这里似乎是一个祭台,可以想象,如此这般巨大的工程放眼数千年前,是需要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不用说,这片隐藏在背后的地方曾经是一个多少辉煌的王国四个巨大的青铜柱分布在广场的四角,或许曾经它们发出过最耀眼的熊熊烈火,照耀着那些虔诚的子民在这里顶礼膜拜。

  无论是散落的巨石还是建筑物上都刻画着图案,精美的石刻画像上描绘这里的人们是如何生产作息,手持长矛的猎人们追逐鹿儿,妇女们采摘野果,儿童捡拾种子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这里有一副壁画则是描述了他们铸青铜的画面,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早记录了冶炼的壁画壁画显示最多的是祭司画面,就在这片高塔下,一个手持杖子的人双手举天,似乎是在祈祷风调雨顺,他们还在祭司中发现了活人祭司的场面,一个可怜的人被架在火堆上,似乎是献给神灵的礼物。

  “真残暴!”

  “古时候都是这样,奴隶和战俘都是拿来祭天的,小龅牙你说的那个地方大概在哪里?”查文斌问道小龅牙指指那高塔说道:“离这儿不远的,好像就在那塔的后面,当时是一块青石板,打开后他们就下去了。

  ”果然,顺着记忆,小龅牙找到了那片依旧敞开着的入口,一块巨大的青石板被移至一边,淡淡一层灰烬显示这儿已经有些日子没人动了超子想下去探探,却被查文斌阻止道:“晚上不要去,要去也要等明天,先休息”就在这口子的外面,他们生了篝火,这一夜过得有些漫长查文斌没有睡,超子也没有睡,两人靠着篝火聊天。

  “文斌哥,你好像有心事?”

  “没有”查文斌低头弄了一下柴,让它烧的更旺:“明天小心一点”“嗯,放心吧,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们不都好好的活着,你别多想了。”

  查文斌刚想说点什么,超子突然猫起腰来说道:“有东西!”接着他便拿起枪朝着一块巨石后面摸了过去一道黑影突然一闪,连查文斌都看到了,这里竟然还有人!“瞎子快起来,有情况!”

  超子发现已经不对劲了,远处的林子后面,似乎有一大排不怀好意的眼睛正盯着这里帐篷里的人“哗啦”一下全部爬起,各式武装严正以待,那些眼睛不退反进不一会儿,只见浩浩荡荡的一支不下百人的身着各式兽皮,手拿明晃晃武器的“人”渐渐围了上来“野人!”

  超子惊呼道,数百个野人把他们围了起来!他们怪叫着,嘶吼着,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渐渐围拢,有一两个胆大的还率先向他们丢掷了武器,险些击中余大勇和卓雄“呯”得一声,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这一枪倒是让这群野人暂时汀了脚步,但没过一会儿,他们又继续冲了上来。

  “干他们!”超子一拉枪栓就准备射击,查文斌阻止道:“先别开枪!”他发现了对面的“野人”里头就有那天被放走的那个,那个野人也发现了他,跳到前头阻止其它野人的前进,并对一个带头涅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那个“野人”带着另外一个“野人”慢慢走了过来,他们的手中并没有带着武器,看得出他们的眼神很警惕。查文斌也示意这边的人先把枪都放下,朝着那两人先鞠躬行了一礼,虽然语言不通,但是肢体语言总是同行的吧,这个动作中国的老祖宗可是用了几千年了果然,那边的人也朝他做了一个相似的动作,查文斌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超子把干粮拿出来做招待,对方见确实没敌意,才小心翼翼的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