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三章 收音机

  查文斌在放走那人后问道:“你们怎么看?”

  超子拨弄着扳机说道:“只要不被找麻烦,再来的话,就真要动枪了”卓雄也点头道:“下一次如果再起冲突怕是要见红了。”

  “我是说他胸口的那个记号。”

  “天知道,说不准还真的是什么野人,中国太大了,不知道的东西也太多了只要不跟我们作对,便随他去了。”

  阳光满满的洒落林间,雾气时不时的翻腾着,远处偶有一两只白翅大鸟飞过,这样的地方还真有几片仙境的感觉,怪不得当年老子能在这儿悟道。

  这都已经是第七天了,他们还没见着传说中的“圣湖”,除了林子还是林子,就连野味吃起来也味同嚼蜡了。

  这里的山势一座高于一座,想登顶远看也没机会,就这般无头苍印的要找一片湖,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查文斌的心态倒是比他们要好,找得到那是机遇,找不到也是命:“秦岭卧龙之地,山势走向变幻无常,风起云动,气象万千,到处都是龙脉凤坡,有机会到这儿来走一遭也不虚此行了。”

  第十日,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片湖,不过这片湖的水清凉的很,并不是小龅牙当年去过的那片温水湖当晚,他们把营地扎在湖边,超子用手线从湖里钓了几条大鱼,这种鱼的鳞片已经蜕化,肉质鲜嫩,属于典型的高原冷水鱼类,据说这玩意一年才能长一两肉。

  “小龅牙,当年找你的‘蛇爷’究竟是个什么来路?”查文斌问道。

  小龅牙略带着一点自嘲的口吻说道:“就一当地的文物贩子,毕竟我们这个层面的人知道的少,干这行,知道的越少也越安全。”

  查文斌没有再多问了,他心里有些明白,普通人怎么能轻易找到传说中的“圣湖”,受惯了被人利用的他,不知不觉中多了一丝防备。

  无头无脑的穿越林子,就这般持续了半个月,这里实在是太大了也太原始了,没有坐标没有地图,茫弥海中的他们逐渐开始失去了耐心,余大勇已经想下山了。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也许就应该是这样安排,大山在一棵大树后面方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罐头瓶子。

  “这儿有个钵瓶子,你们看。”

  “稀罕了,这鬼地方还有罐头吃”超子结果那罐头,这是一个黄桃罐头,上面的盖子还在,凭借着敏感,他很快锁定了生产日期“四年前的东西,这玩意当时可不便宜。”

  “我看看”小龅牙接过那罐头一瞅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不是当年我吃的嘛!”

  ””当年小龅牙逃出来的时候,背包里头就剩下两个罐头,舍不得吃的他记得两个罐头是分了三天吃完的。

  超子带着一丝惊喜的问道:“也就是说,这个地方你曾经到过,而且最远的话,不超过三天?”

  “肯定的,这是当时我们带的补给品,我敢打包票我们快要找到了。”

  连日来的碌碌无为一扫而空,没有什么比接近目的地更让人欣喜,小龅牙当年留下的这个瓶子如今成了唯一的坐标,一座神秘的湖泊终于要展现在世人眼前了。

  两天后,当他们看见一片泛着白光的湖泊坐落于五座山峰中间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这里实在是太美了。

  这湖看似很像长白山的天池,五座山峰就像是人的五指向上合拢,中间托着一颗水晶,大家欢呼着冲向湖边,他们甚至找到了当年的营地,那些人带来的帐篷还在,超子甚至还发现了一台小型柴油发电机。

  湖水如小龅牙所描述的那般,是温热的,他们跳进湖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发电机还能使用,几年前的灯泡已经可以点亮,在当年“蛇爷”呆的那个帐篷里,他们还发现了一批更加有用的物资:枪械和手雷,清一色的冲锋枪和美式手雷更加让他们觉得稀罕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台收音机。

  超子和卓雄检查了一下装备之后,把”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三章 收音机”查文斌轻轻喊了过去:“文斌哥,这批人的装备可不像是一伙盗墓的,这些东西只有雇佣兵才有全美式装备,国内的混混们是绝对搞不到这个层次的东西,这些玩意儿都是特种兵用的。”

  “先看情况再说吧,你们两个机灵,就多盯着点。”

  夜里,超子闲来无聊,摆弄那个收音机,换了两节电池,又被他鼓捣了一阵子之后,这玩意还真的发出声音来了。

  地处偏僻,这里的信号不是很好,鼓捣了好半天,超子才锁定了一个充满杂音的电台,里面正在播放着一档夜晚情感节目。

  在野外,收音机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解闷渠道,远离人间烟火的几个人都凑了过来听着女主播和听众在那调侃突然一阵子嘈杂过后,这收音机又彻底成了“兹兹”的噪音,嫌不过瘾的大山嚷嚷着让超子再修修。

  超子就地找了一根木棍,用翻出来的一堆旧电线做了一个简易的信号接收器,就是过去农村看电视常用的那种竹竿子上头挑几根钢丝不停的调整方向过后,收音机再度恢复了正常。

  “真没看出你还会这一手。”

  超子嘿嘿笑了笑:“当年在部队常年巡山,都靠这法子解闷。”

  卓雄起来解手,那线拉的有些长,黑布隆冬的外面又看不清,脚下一绊,“咣”最后一个道士”当”一声,竖起的接收器被拉倒了。

  “操,你还真是个瞎子”超子起身准备再接着弄,突然收音机传来一个声音:“蛇爷,你说明天我们能找到不?”接着又是一阵“兹拉”得干扰声不一会儿里面又有另外一个声音说道:“明天日子应该是对的,如果没有说错的话,按照方向我们就能进去。”

  “我操,见鬼了?”超子转身问道,查文斌朝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只见全部人都围在那个小小的收音机边。

  “进去之后那群人呢?”里面有一个男人问道。

  “拿到东西后,全部做了,人命是最不值钱的。”

  “嘿嘿”一个男子怪笑道:“蛇爷,那接头的那批人能兑现不,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他们混的都是通天的层次,没必要跟我们过不去。”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还有那个叫老刀的似乎身手不错。”

  “他们是……。”

  “蛇爷蛇爷”收音机突然传来了小龅牙的声音:“还有烟不,我们那没了。”

  接着,收音机又陷入了一片嘈杂,无论超子怎么转,都再也没有恢复正常。

  ”猪猪岛”小龅牙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的说道:“这,很像是四年前我们在这里,我是记得我问蛇爷要过烟可是那些人后来都死了,这收音机怎么会?”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阵沉默,没有人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一段发生在四年前的对话出现了在了四年后收音机的某个频道里,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有一人是小龅牙。

  沉默了好久过后,开始查文斌先开了口:“这么看来,你是走运的,原本他们打算把你也给杀了。”

  小龅牙的眼神有些呆滞,突然他疯了一般的抓着查文斌的手道:“道长,你救救我,你救救我,这肯定是他们死了闹鬼再吓唬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你救救我!”

  “你给我起来”超子一把拉起他:“要闹鬼,这里这么多人也用不着怕。”

  查文斌起身拿起罗盘放在手中想看看,却不料指针在晃动了,来回在两个方位之间不停的晃动着:“好强的磁场。”

  “我明白了!”超子说道:“这里有磁超磁场会把当年发生的一些事收录起来,然后不断的通过电波释放,这不是闹鬼。”

  过去一些深山峡谷里头经常会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回头看看却没有人,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是在闹鬼总结这些事情,后来人们发现,这类事往往发生在雷雨天气,并且周围经常有强磁场的存在,一直到后来短波被人们逐渐了解清楚后,才解释了这种现象存在的原因。

  “轰隆隆”远处的天空开始响起了雷声,不一会儿,这里下起了瓢泼大雨小龅牙受了惊吓,一整晚都没敢闭眼,而查文斌也越来越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

  查文斌超子卓雄三人坐在帐篷里头。

  “你们怎么看?”

  卓雄说道:“里面提到了一个人。”

  查文斌点点头道:“老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