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一章 遭袭

  巍巍秦岭,十万大山,树林草木之密前后不过五米都看不见随行的人.虽然能确定大致的方向,但在这片荒芜人烟的大山里要找一片湖谈何容易。

  夜晚的秦岭是属于黑暗的,再有丰富经验的人也是不敢在林子里头乱窜的,这片土地带给人们的不仅是传说与神奇,更多的则是影响了中国历史数千年的走向。

  秦岭大巴山,查文斌之所以要来这个地方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是中国道教信徒顶礼膜拜的神山如果说“万山之祖”昆仑拉开的是中国神话的序幕,那这片被誉为“南山”的秦岭则是道教文化的发源地。

  在风水学家的眼里,昆仑是龙脉之祖,秦岭则是中华大地的南北中轴线,以此可见其在中国大风水上的重要性。

  冬天到了,秦岭以北的关中地区寒风凛冽,冰天雪地,人们守着热炕炉火,才能度过这个寒冷的季节;而秦岭以南与关中地区仅一山之隔的汉中盆地,却依然青山绿水,春意融融人们忙碌着撒网捕鱼,播种收获,尽情享受阳春三月般的舒适与温暖一座大山便轻易改变了中国自然环境的格局,其地位的显赫足以令人崇拜。

  而还是这同一座山脉秦岭孕育滋养出一个日后创立千秋伟业,统一全中国的古老族群,面对这时的秦岭恐怕任何人也不得不肃然起敬了这个由秦岭庇护的古老族群,也就是两千多年前被称之为秦人的人,从秦岭出发历经五百多年的漫漫征程,在华夏大地上掀开了一场波澜壮阔,最终改变中华民族文明进程的帷幕,最终将支离破碎的中华大地完成了大一统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秦,由此诞生!恐怕这也是秦岭名称由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众多的先民活动造就了这片土地留下了大量远古遗迹,如今它们或藏身于大山密林之中,或埋于泥石湖泊之下那是一个最接近传说的时代,这里隐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两千五百年前,周代楚康王门下有一大夫名叫伊喜,此人饱读群书,学识过人后在秦岭山脚下的函谷关做了一名关令,是当地的父母官。

  当时有一位老人骑着青牛来到此地,并与伊喜结识后在伊喜的再三恳求下,这位老人面对秦岭,踏上了楼观台,宣讲了他那影响后世几千年的“万物之至根,王者之上师,臣民之极宝。”

  面对秦岭群山中那飘忽不定的山岚雾气,昏暗的青灯之下,浩渺宇宙之间,天地万物,相依相存,相克相生,无穷无尽的自然法则,在这位老人的胸中升腾奔涌。

  终于这位老人在秦岭山下打破自己述而不著的清习他铺开竹简,用黝黑闪亮的笔墨,书写下那足以令后人景仰与顶礼膜拜的第一行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本被誉为道家圣典的《道德经》由此问世。

  这位老人名叫:老子在道教中老子被尊为道教始祖,位列三清,既太上老君!他那一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前,还没有哪一个人能够用如此简洁明了的语言,深刻阐释出宇宙万物之间,这种相克相生的自然关系。

  道的修为更多的时候是精神的修炼,是对道义的感悟,对自然的领悟。

  二千五百年前,老子在此地悟出《道德经》,今日查文斌又能在此地得到什么呢?

  作为一个虔诚的道教信徒,一代道教门派掌门,查文斌一入秦岭如入俗人入世,这片土地注定要成为他的一个宿命之地。

  三人轮流站岗,其余人休息,这种老林子里头,危险都是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四月的天气还有些凉,林子里头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格外的安静据余大勇说,秦岭里头第一大敌人便是毒虫,这里的虫子千奇百怪,剧毒无比。

  清晨,雾气将这片大山笼罩了起来,一直需要等到十点钟左右,才能继续前行,小龅牙当年能从这片林子里头走出来绝对是一个奇迹。

  因为确定了目标是圣湖,所以大致的方向能够选对,接下来便是枯燥而危险的穿越喀斯。

  赘婿。

  特地貌造就了这片地区遍布陷阱,他们的行动并不算快速,一整天不过推进了二十里。

  晚餐吃的是烤鹿肉,超子打的这种黑麂肉味十分鲜美,就是贼精的很,今晚的驻扎的营地选择的是一块小瀑布下方的水潭边。

  这块水潭边有一个现成的石头平台,夜晚草地潮湿,有这样的开阔地露营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鹿很大,六个人都没有吃完,超子在烤的时候特地留了一条腿准备明天路上做点心,这种黑麂可不是随便都能搞得到的。

  第一班站岗的是超子,他守着火堆专心靠着“吱吱”冒油的鹿腿,这种加了松枝的烤法也叫熏肉,其特点就是香,香到很远都能闻到。

  第二班是卓雄,他守中间岗,以他和超子二人的能力能够察觉距离一千米内发出的任何细微响声,加上火堆和枪支,这片营地是足够安全的。

  夜深人静之时,卓雄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这是他的职业习惯帐篷里大山的呼噜震天响,卓雄摇了摇头抱着枪准备给火堆添些柴。

  就在他转身拿柴的时候,突然“噗嗤”一声,转头一看火堆熄灭了借着他好像看见眼前有黑影一闪而过,卓雄凭着良好的经验举枪便打“卍”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在原本安静的秦岭大山,一时间无数鸟儿收到惊吓腾空而起,鸟叫声让卓雄一下子失去了目标的方向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他不敢贸然出击。

  “怎么回事?”帐篷里的人都被这一枪惊醒了。

  卓雄压低了嗓子说道:“有东西过来了,还把火给灭了,都提防着点。”

  紧张的气氛瞬间蔓延开来,现在他们手里一共有四杆枪,把查文斌团团围在中间,过了好久都没动静,他们才开了手电。

  火堆是被水打湿的,只能重新点了一堆检查过后才发现,河边的岩石留下了一串人的脚印脚印还是湿的,看方向是逃向深山了清点过后,发现只有超子的鹿腿少了。

  查文斌有些不满的说道:“大山里头烤肉最容易招惹事端了,你怎么这么大意?”

  的确,这一次是超子托大了,深山烤肉是个忌讳,最容易吸引肉食类动物的攻击,他被连日来的安静给蒙蔽了眼睛。

  卓雄仔细检查过后说道:“这好像是人的脚印我看那个东西的速度极快,一晃便不见了,枪也打空了,难道这里还有人?”

  对这里熟悉的余大勇说道:“不可能,秦岭大巴山这一代连最有经验的采药人都不敢连续过夜,哪里还会有人瞧这脚印倒是挺像人的,不过这一代确实流传着野人的说法。”

  “野人?”

  “是的,野人据说有人见过,不知道真假,以后晚上还是小心点吧,这地方不安分的很。”

  这一夜被这样一闹算是彻底没法睡了,索性等到天亮。

  白天赶路的时候,卓雄总觉得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有这种的感觉同样还有超子。

  “瞎子,把罩子放亮点,这里有问题。”

  卓雄做了一个提高警惕的手势,两人一前一后维持着队伍的前进中午的时候,超子猎了两只山鸡,一只兔子山地林子里就是这点好,野味充足,小龅牙吃的那叫一个欢,一个劲的说着当年他是如何啃树皮过来的。

  或许是他吃的太多了,出发前闹起了肚子,这小子便绕到距离他们不足十米的一棵大树下面解手,一块砖头大小的石头从天而降,小龅牙一声惨叫过后倒地不起。

  超子听到动静,拿起三八大盖冲过去一看,小龅牙光着屁股倒在地上昏迷着,不远处离他不过二十步远的地方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他举枪想打,却被树木拦住超子一个箭步射出去,便顺着那黑影逃窜的方向追去,后面不停的有人喊道:“别追,别追了!”

  或许他没听到,或许他就是那种性格,发现了猎物就一定要追到底这种性格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也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