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九章 师祖凌正阳

  “凝神聚魄,魂归来兮”,人分三魂七魄,有精、气、神三样组成,缺一不可。
  无魄有魂者谓之鬼,有魄无魂者谓之霸。唯独这僵尸类是一个例外,有魂有魄,近乎常人却又刀枪不入,能通灵能做法,能长生不死,唯独不能见日光。
  “金甲道尸”作为僵尸其中的一种,更是可以做到日月无遮,其存在超越了人们对这种特殊尸体形态存在的认识。
  玄沌肉身被废,不料却又聚精为鬼,超子去动他的大印,岂会就此放过?
  超子只觉得透不过气来,眼神也随之开始恍惚,手脚只能无力的乱蹬着,看他舌头都已经拖出来的模样是坚持不了一分钟了。
  此时能动弹的不过卓雄一人,查文斌怕是骨头有被震伤,大山胸前两个血口子暂时被一团香灰捂着,血水都快浸透了。
  要论和人单打独斗,卓雄绝对是一把好手,可面对的是一无形的鬼,拳头怎么能管用呢?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扶我起来,快!”查文斌咳了一口血对卓雄喊道。
  “文斌哥你?”卓雄见查文斌挣扎着要起,便想阻止,他知道查文斌真得不能再乱动了。
  查文斌的双手颤抖着支撑地面大吼道:“快扶我起来!”
  卓雄赶紧扶起微微颤颤喘着粗气的查文斌。“我怀里的三足蟾帮我拿出来。”
  小三足蟾一直存放在查文斌贴身内衣的一个小口袋里,这个特制的口袋里存放着清水些许,平时大部分时间它便呆在里头睡觉,这会儿也不例外。
  这只三足蟾尚还年幼,不具备那只在蕲封山下能够治愈伤痛的能力,但是三足蟾的表皮常年分泌着一种粘液,这种粘液可以在短时间内起到镇痛的效果。查文斌一口喝掉那用来存放三足蟾的水,顿时觉得一股清凉之意从喉咙直接划向肠胃,胸口的疼痛感也减少了很多。
  看着超子的出气开始越来越少,挣扎也越来越乏力,查文斌闭上眼睛幽幽的说道:“对不住了,玄沌师尊。”
  起香焚天,查文斌双膝跪地,举起“三日印”托过头顶,用力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牙齿,一口延津喷向大印道:“弟子查文斌,天正道第二十七代掌门,今日为捍天下正道,行天正道掌门大印,颁天正令!”一枚非常古朴的菱形桃木令牌被查文斌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上面有金色大漆写了个“令”字,这就是天正道掌门令牌。此令一出,凡天正弟子,见令必接,不得反抗!
  令牌往那升仙台上轻轻一放,查文斌回身向天大喊道:“天正道开山师祖,凌正阳接令!命你诛杀玄沌,以正道义,清理门户!”
  “轰隆”一声,外面又响起了一个惊天炸雷,也正是这个雷让超子觉得喉咙一松,久违的空气被大口大口的吸进肺部,刚想起来,又觉两眼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

  此时的查文斌也不像是平日的查文斌了,双眼暴怒,额头手臂青筋四起,缓缓拿起那柄插在地上的七星剑,伸出两根手持夹剑一拨,“叮”得一声脆耳不绝。
  那个黑色人影丢下了超子,转而开始面向查文斌,只见查文斌持剑向他一横怒骂道:“畜生,还不束手就擒!”
  那团黑影像是真的有些畏惧,身子缓缓底下,作势要行下跪。查文斌见此,举剑要劈,不料那团黑影突然一闪,只瞧那边卓雄如一团破布被重重砸向了棺材,眼瞅着脖子一歪,也晕死了过去。
  查文斌拔剑而起,左掌翻出一枚空白符纸,右手持剑相对左手掌心,虚空用剑一通剑花,只见那张符纸之上赫然被镂空雕刻出三个字来:云鬼飞!
  “雷霆号令,急如星火。十方三界,倾刻遥闻。灵官传奏,轮年值月,本日本时。受事功曹。通灵土地,闻吾号令,火速到临,有事相禀!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这一通咒语念完,将拿镂空符纸猛然戳于地上,一枚红色小旗正插在符纸之上。“轰”得一声,符纸燃起,一个身着红色戏服模样的男子隐约出现在火光中。
  “火德星君,借三昧真火一用!”话音落闭,剑挑符纸小旗猛地射向那团黑影,黑影无处可遁,只好跳至棺椁之中。小旗不偏不倚射中棺椁,刹那间,棺椁便被泛着蓝色的火焰所包围,里面传来阵阵痛苦的呻吟之声。
  查文斌尚未就此罢手,取出那瓶无根水,取三滴挂于剑上,口念:“天以一生,地以六成,利润万物,滋养生灵,请为法水,道气归宗,邪秽灭处,书符建功,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挥剑向棺,三滴无根水“嗖嗖”得飞向火焰,“噗”得一声,那片大火瞬间熄灭,棺椁也只烧得剩下一座焦炭。

  敕水神咒,克三昧真火,却又阴寒无比,方才受到真火历练的玄沌再又被真水所淋,真教是才出火炉又进寒潭,这位凌正阳师祖果真不仅道法高强,整人的手段也是一等一的。
  查文斌剑指黑影喝道:“孽畜,今日不除你,我天正道妄为天正!”那黑影显然是有些怕了,不敢动弹,但也不告饶,一副伺机而动的样子。
  起朱砂,混清水,研磨,查文斌再念:“松烟筠质,神砚四方,一点轻磨,霹雳万丈,驱邪伏魔,除秽灭殃,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他研磨的速度显然比正常的查文斌要快很多,这便是师祖凌正阳的威力,天正道传了二十七代,太多的法门已经丢失了,这老祖宗就是讲究,研磨都带神咒,想必威力也不止加了一个等级。
  接着,他拿笔轻沾朱砂数滴,手腕一转,那毛笔便在手中来回旋转,口中再念:“丹朱艳艳,如日光芒,疾文书咒,威不可挡,邪魔尽除,万鬼伏藏,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
  铺符纸一张,也有咒道:“草木之精,纸张天成,书符写咒,张张神灵,上传道真,下达圣听,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那符纸顿时一动,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捻笔在手,万病除殃,请仙仙至,请神神降,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这是他起笔画符之前下的咒,这般咒语如今早已失传,哪晓得天正一脉从研磨,沾砂,铺符,落笔都有相应的道家神咒相辅助,现在传至这一代的后人们只依葫芦画瓢学了个形,根本无法学到其精,也不怪查文斌为何会被玄沌打的如此凄惨,老祖宗的东西全没学到。
  笔锋轮回旋转,字字刚劲有力,一气呵成,每走一出过一笔,口中再念:“一点天清,二点地明,三点诸圣显神灵,书就灵符,光芒万丈,大显威灵,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这要是有懂行的人瞧见怕是要笑的嘴巴都合不上了,这一套东西学下来大概就可以开山成派了。
  符纸落成,查文斌剑挑之大步行至烧的只剩下焦炭的棺椁,顺手捡起那枚“天师道宝”大印瞧了瞧喝道:“你不配!”
  猛然手腕一抖,七星剑呼啸着直直插入棺椁,震的那黑影身子一抖,举起大印豁然盖向那枚符咒再念:“赫赫阳阳,霹雷光芒,遇咒者死,道咒者亡,吾奉道真,立斩不祥,一切鬼怪,皆离吾旁,何物敢当!水不能溺,火不能侵,三界内外,惟吾独强,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
  伸出手指九根,没根手指前套了一枚铜钱,再用红线一枚从孔中依次穿过,合并成一柄小剑,其手法之快,穿线之速度令人眼花缭乱。
  “畜生,从此以后你不得再以天正后人自居,这是其一;打入六道轮回,世代为马为牛供人宰割,这是其二;受尽真火穿心之苦,永世不得翻身,这是其三!”
  那柄铜钱剑飞一般的射向黑影,正中其胸口。查文斌一个箭步向前,拔起七星剑,挑着符纸做仙女散花样“铛”得一声又把那铜钱剑再次打散,九枚铜钱落地,依次练成一条线。眼神已经发红的查文斌怒喝道:“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荧明,元灵散开,流盼无穷,降我光辉,上诛金仙,下诛恶鬼,以我神威,化剑成雷,魂飞魄散!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
  “嘣!”得一声,一道闪电直直砸向了龟地之山,厚厚的岩石被径直砸穿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远比查文斌引的那道强烈了不止百倍的雷电狠狠的劈向了那团已经瘫软在地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