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八章 神咒

  棺材上漆是下葬之前的惯例,极少数人在实在来不及的时候才会选择白皮棺材,常人多会选择黑漆或者深红的大漆,一则好看,二则油漆可以让木头保存的年份持续更久,三则密封防虫。

  见长辈者下跪烧香,尽管查文斌知道里头躺着的已经不是那个让他尊敬崇拜的玄沌师尊,出于尊重,他还是照样做了。

  那方“天师道宝”大印就放在棺材翘着的那头,或许曾经玄沌也拿它威震四方过,只是现在它的主人是查文斌!“卍”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朝着那口白皮棺材作了个揖道:“师尊,你若心中还有道,便请自行了断离去,我取印便走;你若心中无道,执意成魔,晚辈也只好替天行道,清理门户了!”

  “咚”得一声,后面那扇开着的石门突然重重的关上了。

  “嗖”得一下,只见原本放在升仙台前的一枚令旗飞速向查文斌射来,直取命门查文斌原地侧身,躲闪不及依旧在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要取“金甲道尸”需开启棺椁,以雷火灭之,查文斌不退反进,一个箭步冲向白皮棺材不料自觉脚下一痛,接着便整个身子一头栽倒在棺材前定睛一看,原来是脚下有一天蓬尺横劈中自己小腿。

  这连续两下,都不是准备要查文斌的性命,而是给了警告,这说明玄沌对于这个擅自闯神宫的晚辈还没有杀意可是查文斌除魔决心已定,哪会就此罢休,忍着剧透,拔剑而起便准备挑落那方砚台,棺内这时传来一阵难听的怒吼,几枚铜钱跟子弹一样的飞出直接把半空的查文斌打落在地。

  口吐鲜血的查文斌只觉得肋骨都要断了,这玄沌果然厉害,自己连招架的余地都没有,若是还这样面对面的冲突,玄沌的耐心恐怕也没那么好了。

  “轰”得一声,突然背后的石门轰然倒地,一股剧烈的冲击波再次把查文斌给打的口吐鲜血,刺鼻的硝火味和弥漫的烟气过后,超子带着卓雄大山冲了进来。

  此时的查文斌狼狈不堪,也没有力气再责怪三人,超子见他受伤又见那棺材,举起猎枪便和卓雄齐发“呯呯”两下,这种装填大型鹿弹的的猎枪可以在五十米的距离直接撂翻一头野猪。

  白皮棺材的头部瞬间被轰出了两个大洞,一股黑色的液体开始顺着那洞缓缓流出,味道难闻至极。

  “文斌哥,有时候对付这玩意,还得看手里的家伙”就在超子暗自得意的时候,突然那棺材板“轰隆”一声向上飞了出去,一具已经看不出原来涅的黑色尸体爬了出来,嘴里的嘶吼声显得他十分愤怒。

  “玄沌师尊!”查文斌大喊道,这哪里还看得出他生前是一个道士,身上破烂不堪的穿着金色盔甲,外面套着一件早已腐朽不堪的黄色道袍,面部的肌肉因为氧化作用完全干涩发黑,一口黑黄色的大牙露在外面。

  因为人死后毛发和指甲还会继续生长,所以这“金甲道尸”的手指显得格外长,大约有一千年都没有修剪过的指甲已经弯曲成了钩状,这幅涅哪里还有当年半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只说是一个怪物显得更加恰当。

  超子和卓雄的两抢显然是击中他的肩膀,因为那儿有黑色的液体还在淋,一双已经干瘪的眼球死死的盯着来犯之人。

  “呯”超子抬手又是一枪,正中玄沌的胸口,但是他似乎只是微微向后倾斜了一些,接着便一声怒吼跳出棺材,身上同时金光一闪,直扑超子而来。

  “让开!”大山猛的一把推开超子,“噗嗤”一声,电光火石之间一对长长的利爪就插入了大山的胸口。

  嘴角流着鲜血的大山“啊”得大叫一声,双手猛的抓住那对干瘪的双手,“金甲道尸”想往后拔出利爪却不能动弹。

  “你们快啊”大山大喊道。

  几人这才如梦初醒,查文斌拿出那张天罗地网,三人合力套住玄沌,收住网口大山这才放开双手,利爪随即脱离,只见他的胸口多出两个黑漆漆的血洞,人径直往后一倒,血流如注。

  “我去你妈的!”超子和卓雄举枪射击,打的玄沌血肉横飞,虽然每次射击都能让他“嘶嘶”怪叫。

  “你们两个快去看住大山,帮他止血,这东西打不死的!”查文斌翻出墨宝,起一黑纸,忍着胫骨疼痛,拿出那枚请来的‘三日印’。

  直接朝着地上吐出一滩鲜血,拿笔沾血起书,画了一道“地祗斗罡煞符”,此符乃是请召请温帅下凡,脚踏斗罡,运结五雷,站立于云霄之上来驱邪化煞画符之时,点墨书符于纸上,走火奔雷,步青灵斗罡,存昭武元灵法合于窍,窍存于身,开于心,心合于咒,身合于罡,罡动于足,手中笔墨纵横,默运元神飞诀派兵遣将,是雷符中最为上乘的一种。

  当查文斌符落之成时,再翻‘三日印’落章,此三日印是用被雷劈死的桃木雕刻而成,用它来落雷印是再也合适不过了,此种木材十分难得,若非今日之事十万火急,这方桃木原本是打算留给河图的。

  手捏阳雷决,四指伏藏,突然口中再喷一口血至符纸之上,隐隐间可以听到山间传来“隆隆”得雷声,这时外面已是狂风大作,乌云压顶了。

  那“金甲道尸”像是感应到了,随即不再挣扎那天罗地网,反而席地而坐,手中同样捏了一个手决,查文斌识得那便是天正道最正统的三清决。

  查文斌持符口念:“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脚下天罡步左三右九,一时天地间万鬼嚎哭,电闪雷鸣,真叫:九狱酆都尽破,万鬼伏出皆嚎哭,此符内结天罡五雷煞,外承日月五星,南辰北斗,把那三山五岳之正气尽入符中。

  符咒结的时间越长,威力便越大,同样查文斌索要承受的反噬之力也就越大,已经受了伤的身体明显承受不了如此强大的道力,五脏六腑似要翻滚开来,嘴角颤抖着不断涌出鲜血。

  “金甲道尸”嘴里呜呜啊啊的不知念些什么,想必也是某种符咒。

  查文斌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马上就要爆炸之时,突然喊出:“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脚底下的大地都在颤抖,原本密封着的墓室里开始不断有小石头往下掉落,忽然只见一道刺眼的闪光没入眼前,一股耀眼的蓝色直劈向坐着的“金甲”道尸“,“哗啦”一声爆炸过后,查文斌如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得砸在墙壁上。

  一阵烟雾过后,超子缓缓睁开眼再看,地上的“金甲道尸”已经被劈得只剩一堆焦炭,那身铠甲道袍散落的到处都是。

  再看查文斌,脸部被熏的漆黑,方才吐的血都在瞬间凝固了,靠着墙壁的他四肢瘫地,眼瞧着就是受了极重的伤,撑住一口气艰难道:“快走!”

  查文斌和大山两人看似马上就要断气,超子和卓雄只想快点下山,拖着就准备走查文斌提醒道:“印。”

  超子放下查文斌准备折回拿印那方“天师道宝”大印此刻早已不知飞向何处,超子便开了射灯准备找。

  还是卓雄睛尖,他提醒道:“在右上角。”

  超子果然在右上角发现了那枚滚落在地的大印便跑过去弯腰捡,射灯的光线照在墙壁上,后面的卓雄赫然看见一个人影缓缓得在那片被照的雪白的墙壁上站起,人影便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双手开始慢慢探出,那对齐长的手指绝不是常人所有。

  转头再看,这里空荡荡的并无其他人,卓雄大喊道:“超子,小心你后面有东西。”

  超子捡了大印正欲回头,只说了一句“翱”便立刻觉得嗓子一甜,接着便说不出话来,只感到有一只无形的打手死死捏住了自己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