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七章 入宫

  凌正阳何许人也?藏吟法师关门弟子,茅山派天正道创始人,查文斌真正的祖师爷!此人天资聪慧,半路被赶出师门而后悟道开山立派,到了查文斌这里,天正道已经整整传了二十七代。

  见师祖,先行三叩九拜之大礼。查文斌是百感交集,天正道是道门小派,世代收徒单传,怎样也不会料件自家祖师爷的画像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跟“金甲道尸”这等邪魔恶鬼扯上关系“我想这人八成跟我门派有关联,说不定真是某代掌门下葬于此,总算明白为何他要抢我大印”这个再也明显不过的结果着实让他十分难受,谁能接受自己的祖先成为道门中人人咬牙切齿,危害四方的恶鬼?超子指着那画像道:“这里面真的是祖师爷?那我们还要不要进去掏窝子了,挖自家祖坟那可是大逆不道的。”

  “是不是祖师爷我不能确定,八成能判定是天正道某一代的掌门,既已成魔,便不再是我门中人,自古正邪不两立他若害人,我必除之!你们再找找,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卓雄举着手电在前头,发现里头有一块石碑,擦去上面的灰尘之后露出了一排小字“文斌哥,你看,这里好像有墓志铭”字迹工整流畅,乃是用刀刻,待全部字迹被清理出来之后,这个“金甲道尸”的身份终于被确定了。

  超子把那石碑上的文翻译了一下说道:“鲁燕堂,字袭明,道号:玄沌生与明洪武年间,临安府西天目人士少年从军,初授宣武将军,升授显武将军,加授信武将军,任骑都尉四十入道门,拜天正阗梓道人为师,后立天正道第十五代掌门,病逝时七十八岁。”

  查文斌默默从八卦袋里拿出三支长香,又取了一点干粮放在师祖凌正阳的画像之前跪下道:“师祖在上,不肖弟子查文斌,天正道二十七代传人,今日本无意冒犯师尊玄沌之神宫,只因门中出邪魔,扰乱四乡八邻,危害人间弟子无才,只得冒死进宫探访以除妖孽,正我门规,还我派一世清白。”

  三叩后,查文斌持香跪道:“今日弟子要为天正一脉清理门户,望师祖保佑”说完,再行三叩首方才起身“听师傅介绍过每一代的掌门,其中师傅曾经特别提过这位玄沌师尊,这人原本是临安府的四品骑堵将军,后一心向道入了我派据说此人天生神力,道缘又好,悟性极高,是我们天正道历代掌门中道法最为精湛的一人,师傅的评价的是他很有可能在修为上已经超越了师祖凌正阳,没想到他最后竟然会走上这条路。”

  些许无奈,些许巧合,更多的是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再添一劫。做道士免不了要和恶鬼凶灵相斗,当有一天手中的剑指的方向是心中曾经神一般高的人时,那种落寞和忐忑不是常人所能体会的。

  查文斌眼中的目光突然变的坚定起来,对他们说道:“他生前就是大杀四方的将军,死后必定凶戾无比,你们三个出去吧,就在门口等我”超子立刻摆摆手道:“那不行,我们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一个死了快千年的尸体能有多厉害,再说了,我们哪一个没有在这种地方来过”其他两人也纷纷表示不愿意让查文斌独自一人进去。

  “几位都不要再多说了,这是我门派中的事情,还是我亲自处理比较好你们虽是我兄弟,却不是我门中人,清理门户的事外人插手不得”看着他们一个个不肯的样子,查文斌语气一转道:“放心吧,我给自己算过,还有几年好活,这一场进去死不了,你们就出去安心等我把,人多我反而施展不开。”

  卓雄还想再继续说,却被超子拦住了,他抢先说道:“好,行,那我们就听你的,瞎子,大山,我们走。”对卓雄账一下眼后,他拉着一直嘀嘀咕咕的大山先出去了看着一脸不情愿的卓雄,查文斌劝道:“去吧,没事的,在外面等我就是。”

  “那你多保重”说完,他便也走了,一个空荡荡画满道家图案的墓室里就只剩下查文斌一人这恐怕也是命运吧,后人面对祖先,总是有一种敬畏的心理,如今却要成为剑符相见的仇人“超子,你搞什么,就把他一个人丢里面?”出了墓的卓雄对超子刚才的表现很不爽。

  超子把玩着手中的猎枪道:“你懂什么,他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不会让我们去的”接着他又嘿嘿一笑道:“他不让我们去,可不代表着我们不会自己去。”

  “哦”大山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是说等文斌哥进去后我们再偷偷跟着去”

  “什么叫偷偷的,我们又不是做贼,一会儿就光明正大的杀进去,我就不信冷兵器时代的将军玩得过我们有枪的侦察兵!”

  道士的墓在过去的考古活动中发现的并不多,甚至是很少,一则道士多半清贫,这种墓葬不会有很多有价值的文物出土;二则便是道士对于风水堪舆很讲究,多半会把自己的墓修建的十分隐蔽道士的墓和平民的有些不同,跟帝王将相的又更加不同,他们的墓室更多的反应的是道教文化,以追求升仙为主。这不,查文斌需要推开的便是第一道门:阳间门天正道历代掌门的墓葬规格都有记载道:入室有三门,阳阴仙代表着一代掌门从生到死而后成仙的过程,每一道门代表经历的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穿过三门,意为三界,最终会有一个升仙台停放棺椁也有的掌门在坐化后是以火葬的方式,但骨灰一般也由后人采取此等规格入葬这是早些年他们天正道的规格,到了近代,特别是五代之内,有能力修建这样墓室的掌门已经没有了,到了查文斌师傅清风真人这一代就只剩下一口薄皮棺材外加黄土一堆了。

  虽然道士历来讲究清修,但是过去,人们信奉这种中国本土宗教做道士的,除了基本开销之外,往往能积攒出一笔不菲的香火钱,有的道士甚至入宫做官,官拜三品二品普通道士开坛做法,保一方平安,当地的乡绅富豪也都会捐款捐物,信徒们还会出力为其修建这样规格的墓室,以代表道教香火昌盛,哪是现在道士们的这一副落魄相。

  玄沌早年官从四品,完全有能力为自己建造这样一座墓室,这恐怕也是天正道历来掌门中最为豪华的一座第一道石门是关着的,地上的痕迹显示这座门在近期就被打开过,查文斌只轻轻一推便入了门这门里两边都是壁画,讲述一个年轻人戎马半生而后拜入道教的事迹,壁画中有一个非常让查文斌感兴趣的画面是这人跪在地上双手向天从另外一人手中接了一枚大印不用说,这枚印便是现在查文斌所用的掌门大印。

  第二道石门则是半掩着的,这里所画的是十八层地狱中的情形,描述的是墓主人死后在一群阴差的左右拥簇下为那些在地府中苦苦挣扎的恶鬼们开坛做法,替他们超度苦难。

  第三道石门则是完全打开的,火折子的亮度不足以照到里面的升仙台,查文斌深吸一口气,大步朝里走了进去,才跨过门槛,手中的火折子便随即熄灭他尝试着对着火折子多吹几口气,每次亮起又马上熄灭,索性便收了起来,站在那门口说道:“玄沌师尊在上,徒孙查文斌叩拜,今日前来,只为拿回天正道掌门大印并无心要闯师尊神宫,若是师尊心中还有天正一脉,请放徒孙入宫拿印”缓缓地,查文斌手中的火折子再次亮起,他试着往前跨了一步,这一次火没有熄灭神功比他想象的要小一点,正中央的位置停放着一只面向自己的石雕巨型乌龟,在那龟背之上,一具没有上颜色的白皮棺材正对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