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六章 惊天转折

  除了正在大口吃喝的小龅牙,其他几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便暗自抄起自己的家伙,不远处就在刚刚小龅牙躲藏的岩石后面,有微微一道金光闪过。

  超子做了一个手势比划道:在那卓雄从身后拿出一张网,把另外一头交给了超子,这张网便是道家抓鬼时常用的天罗地网,是用柳树树皮的纤维所织成,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对付这玩意,好歹强过赤手空拳古籍上记载的和民间传说中都是耗尽了极大的力气才能制服“金甲道尸”,并且出手的人物都是当时的道派领袖,以他们这几人的胜算。

  查文斌认为不到五成,所以要制服只能智痊不能硬拼查文斌低声道:“僵尸是日月同朽的,金甲是五行之光,这‘金甲道尸’更是厉害万分,生前都是杀神将军万一发生情况,你们可以用火器先抵挡再伺机逃走,我们今晚主要是探他窝子,千万别硬拼。”

  众人点点头,小龅牙原本只是上山看热闹,见是这阵势终于明白自己确实不该来,作为最没战斗力的一员,查文斌从怀里拿出了一件东西交到了他的手上:那面太阳轮!自从酆都重新获得此物,这面开启查文斌惊世之旅的轮形器物还没有离开过他半步。

  “拿着它,放在自己怀里,危险的时候可能会救你一命,天亮之前不要离开这个火堆半步,也不要让火熄灭!”

  “你,文斌哥,你居然给他这个?”超子有些难以相信留下后悔莫及的小龅牙,查文斌只丢下这么一句话:“再好的东西都不如人能活着,我们走!”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小龅牙就把自己下半生的命全都交给了查文斌。等他们摸到那块石头的背后发现只是空无一物,但是查文斌的罗盘却在剧烈的抖动着。他提醒道:“小心点,就在四周不远。”

  正说话间,背后有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也不过就是一只耗子踏过地面落叶发出的声音,但是超子和卓雄都在同时感应到了,两人回头一看,只见那堆篝火已经熄灭,只剩下缭缭青烟和点点火星“操,小龅牙!”超子一声大喊过后猛冲回了头不过二十米的距离,就在电光火石只见小龅牙就昏倒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这份震撼不仅让几个向来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感觉到恐惧,就连见识过道尸的查文斌也冷汗连连。

  要知道,这篝火的外面还设了一个五行阵法,从破阵灭火到击倒小龅牙前后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份力量在他们面前绝对是压倒性的。查文斌赶紧给小龅牙查看,缓缓道:“幸好只是昏迷,不过你们看这太阳轮!”只见那上古神物的体表有一丝被火烧过留下的熏痕,轮面还微微有些发烫,查文斌说道:“太阳轮是日之精华,火之灵魂,乃是至阳至热之物,三昧真火也奈何不了它。”说完,查文斌取出那只装有“真水”的瓶子往小龅牙的脸上撒了几滴,不一会儿他就醒了,接着就开始大哭道:“妈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只看到眼前金光一闪,接着就胸口剧热,感觉心脏都要被烧穿了,我感觉能看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火堆上烤……”

  “好了,没事了”查文斌安慰道:“明天一早你先下山,今晚估计他不会再来了,三昧真火一天只能用一次,需要集早中晚三个时辰的日之精华,我们可以先歇着了,大致的方向只需要看明早日出第一缕光投射的位置即可,投到哪里哪里便是他的窝。”

  那一夜,小龅牙没敢睡,超子卓雄也没敢睡,只有大山和查文斌呼噜连天卓雄守了一夜双眼通红的推着查文斌叫道:“文斌哥,醒醒,天就要亮了!”他也许是真的累了,卓雄这么一推竟然没醒,是真的没醒吗?其实他根本就没睡,现在睡着的查文斌不过是一个空壳,他的魂魄早就为这几人守了一夜。

  “算了,让他继续睡吧,折腾了几天也该累了”超子说道,说完又马上给了小龅牙头上一下骂道:“叫你别跟着,你的命不值钱,文斌哥的命可宝贵着。”

  就在天际露出第一缕光的时候,查文斌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起来说道:“找到了,就在那儿!”顺着查文斌手指的方向,果然西北方向有一棵从岩石里扎出来的老松树,第一缕光恰好投在那松树之上那棵松树并不是长在平地上,而是从峭壁上扎出来的,凭手脚之力怕是到不了,小龅牙被打发下山后,超子把绳索系在腰上慢慢放。

  查文斌先下去单从外面看,这就是一棵普通的松树,在浙西北的山区,这种树太多了,都是从岩缝里蹦出来的树是斜着往外长的,查文斌刚好落在这树的中间,丝毫看不出这里会是一个窝子,不过很快他便找到了蹊跷,这树有一半的枝桠没有长叶子!用手敲击树干,里面传来”咚咚”的声音,“树是中空的,我们应该来对了地方,一个一个的下来,我先进洞瞧瞧!”说着他便顺着树干往下,只一会儿,上面的人便瞧不见他了。

  果真如他所料,查文斌在这树的下方找到了一个干枯的树洞,大小完全可以容纳一人通过过了树洞,便是一个能勉强爬进去的山洞,洞口一股阴冷之气教人不禁会打寒颤查文斌往里没爬了一步,便摸到脚下有东西,圆圆的硬硬的,中间有孔,感觉像是铜钱,接着往前一共找到了七枚铜钱等到了能站立的地方,他用火折子一瞧,七枚铜钱都是同一款:崇宁重宝崇宁乃是宋徽宗时期的年号,“靖康”耻大约就发生在那个年代,查文斌一瞧便明白,这个老窝子都已经有足足有一千年了。

  等超子他们下来的时候,查文斌把铜钱给他瞧了,超子断定这是南宋初期的货,从腐蚀的程度看,绝对不是近代人放进去的这个没心眼的说道:“还是个千年的宋朝老鬼,有意思呀指不定我们还能捞点好东西出去”查文斌提醒道:“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刚才摸到这七枚铜钱的位置我仔细想了想,是按照天罡北斗的位置摆放的,这人肯定是懂道的而且道教在宋朝年间是巅峰时期,皇家贵族都信仰道教,天知道有多少法门老祖宗没有传下来”才说呢,他们便在四周的石壁上发现了用朱砂所描的各种道家符咒,眼花缭乱,种类繁多,更加不乏一些查文斌常用的“果真是道门中人,切记不要乱摸这里的任何东西,这些符咒能不看的尽量别看。”

  知道其中利害的查文斌再次提醒道再往前便是稍宽一点的地方,石壁上也开始出现了壁画,壁画的内容多是道家典故和一些神仙图画,不少来自于《真灵位业图》,其中元始天尊,玉晨元皇大道,太极金阙帝君,太上老君,九宫尚书,定录真君中茅君,丰都北阴大帝各个在超栩栩如生还有那个时期皇室参加道家大典的活动,好像这个墓主人当时的身份并不低其中。

  有一副壁画吸引了查文斌的注意,壁画的内容讲述的是有一个道家弟子因为做错了事被赶出了门派这是一个极小的事情,为何会出现在这墓中?超子捏着下巴说道:“不会就是这人自己被赶出来了吧,看样子他也不像一个正派道士。”

  卓雄附和道:“我看有这个可能,道士都是一身正气,哪会把自己搞成人不人鬼不鬼的僵尸啊”就在他们对这幅不起眼的壁画讨论时,已经走到前面的大山嘴里吐出了几个字硬是把查文斌给惊出了一身冷汗。大山对这种壁画什么的是绝对不感兴趣的,他在前面又发现了一幅新的壁画,这幅壁画不同上面有写着一些字,大山识字不多,认得不全,便想要念,结果一念念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茅山天正…祖…正阳…”

  查文斌听到马上赶了过去,呆呆的看了好一会儿,只见那墙壁上画着一位右手持宝剑,左手拿大印的道士盘坐在蒲团之上,旁边一行小子写着:茅山天正道掌教天尊师祖凌正阳!“咣当”一声,查文斌手中的七星剑落地,这剑不就是这幅画中人所拿的七星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