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三章 金甲道尸

  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鬼差不进无人坟,看着这阵势,查文斌心里估摸着八成又是针对自己来的阴阳两界,素来是讲究井水不犯河水,阴间的到了阳间也得守阳间的规矩,如此这般刁难,查文斌纵使再好的脾气也会忍不住。默默取出一根长香走到大门处,缓缓推开大门,朝着西北方向的夜空做了三个揖,点上香后再行跪拜大礼,磕头三下道:“三清祖师在上,弟子天正门下查文斌学道多年济世救人,素来苦难,却屡遭劫祸,如今欺我至绝境,弟子奋起反抗,只为讨个天地公道若世人学道皆是此般下超亦道又有何用?”

  把那根已点燃的香轻轻插于地上之后,查文斌起身拔教于手中,仰天狂啸道:“上苍无珠空瞎道,谁岂信天本痴傻古今怨恨冲九霄,荡破苍穹终难消!”

  “哗啦”一声一个惊天炸雷突然响起,一道如风又如骤的闪电急射而下,照亮了整个被大雾笼罩的山村,也劈得一屋子的阴差们腿抖胆颤“轰”得一声,直直砸向了老宅外面的凉亭,这座经历了百年风雨的建筑瞬间被削去了半个脑袋提着姜身而回的查文斌指着屋子中间大喊道:“想取我性命的就过来吧,查某今天要是后退一步,就算不上道家弟子!”说完手中的长剑猛得向下一插,那层水泥地竟然被这剑硬生生的贯穿了,抖动的剑不断发出“呜呜”得声音,极像是战前的兴奋。

  双手抱圆,单腿站立,右手起,左手落,一个标准的太极在身前凌空画出,憋了几个月的怒火在这一刻被完全释放“查文斌!”一个声音幽幽的在角落响起,接着一个身着黑色丧服,手持哭丧棒的阴差身影慢慢现了出来:“你跟我们之间的确有恩怨,但是我们今日所来并不是针对你,也无意和你发生冲突。”

  查文斌冷哼一声道:“难道带个鬼魂回去还用派这么多阴差出动吗?莫不是地府已经落魄到到抓个村野匹夫都要如此动静,废话少说,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们做个垫背!”阴差手中的哭丧棒朝着查文斌一指道:“你不要张狂,今日到此处与你无关,我劝你识相点的赶紧走!”

  “与我无关?那你还要伤我兄弟?”说着,查文斌就从兜里掏出一枚灭魂钉阴差看见此物下意识的后退道:“伤你兄弟的绝非我能本意,实属无奈,你要再不走,我们只能赶你走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说过今天要是后退半步,便不是道家弟子!”查文斌话音刚落,便准备拔剑冲上,突然门口面传来一阵阴森的猫叫声,就徘徊在大门口的门槛前查文斌转身一看,只见黑暗之中一对绿油油的眼睛正在不停对着自己大量,再转身发现那个阴差早已遁迹他心想道:“这猫刚才不是死在小龅牙手上了吗?怎么这儿还有一只”正想着这件事儿呢,突然刚被他打开的两扇门自己合上了,“咚”得一声撞击在这灵堂之中荡起了久久回声一股煞气,一股浓郁的煞气铺天盖地的袭来,这股煞气比当年他在封渊死位嗅到的还要浓,如果说那里是充满了天地间最可怕的煞气,那么现在就是死亡的味道,那种近乎是在地狱最下层才能有的死亡之气。

  “金甲道尸!”查文斌只瞧得黑暗中那一抹金光便猜到了是此物,他也有点明白刚才为什么那阴差说不是针对自己的,碰上这东西,只怕真得三清下凡或是天兵天将来帮场了神仙也好,恶鬼也罢,三界之中所有的生灵都是人修成的三界大门关闭之前,人间作为最有灵气的空间,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神话,自从昆仑之门被关闭,扶神树被折断,人间反倒是沦落只为其余两界孝敬贡品的最弱者“金甲道尸”是行道之人最为忌讳的东西,大多数的道士一辈子都无缘睹其一面,极少数见过的也都没有机会阐述这东西的厉害,因为他们都死了。

  相传在唐朝景云年间,茅山一派出过一名天资极高的道士,名叫司马承祯,道号:白云子!此人道术造诣极高,他认为人生来就具备修仙的天赋,并创造了道家大名鼎鼎的“五渐门”修炼法,总结为:“神仙之道,五归一门”,认为需勤修“简缘”“无欲”“静心”三戒便可达到“与道冥一,万虑皆遗”的仙真境界,后来在道家名山王屋山开坛立教,被封为上清茅山宗第十二代掌门。

  白云子年轻时曾经被唐钰召进宫询问阴阳术数和理国之事,并在那结实了当时的左神武大将军,也就是朝廷中央禁卫军的军事长官,名叫常进常进能文能武,并十分推崇白云子的道法,并为之着迷,遂在宫中偷拜白云子为师后白云子出宫,常进以假死抛弃官位投奔白云子,跟随他修习道法,追求神仙之道常进此人非常有道根,白云子也是倾囊相授在白云子仙逝过后,常进觉得习道终究免不了入土,便对道法进行改进,创造了一套独一无二的修炼之法,那便是自掘坟墓,闭棺修炼常进从当年假死出宫突发感想,便为自己造了坟墓,躺进棺材内要求他人为其举办丧事,并设假魂让地府带走,以造成自己死亡的假象这种方法能否成功的关键是让自己的名字在生死簿上被消除,一旦被消,三界六道他便不再受任何人的控制,与蕲封山那座大墓的主人有着类似的作用。

  常进入棺需等一个甲子方可再出棺,这样他便逃掉了第一个轮回,殊不知这种极端的修炼之法会让人成为一种恶灵!待六十年后,他的后人按照他生前的吩咐打开坟墓,开启棺材,只见里头金光一闪,后人都以为常进已经升仙,却不知等待他们的是祖宗无情的杀戮根据野史记载,当时参加开棺的三十余名常家后人无一幸免,全部遭毒手地府知道当年被骗,便派阴差去捉拿常进,不料几个阴差全部魂飞魄散,他真的做到了三界都耐他不可的地步。一时间,人人自危,日不进荒野,夜不敢出户,据说常进为了维持自己需要不断杀人吸其魂魄,天下修道之人皆拿他毫无办法。

  那一年,唐朝出了另外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纯阳子吕洞宾!他是道教全真派北五祖之一,也是全真道的祖师,后来位列八仙,为民间香火顶礼膜拜吕洞宾得知普天之下还有这样一害苍生,便寻其踪迹,誓要除其而后快,终于在今芦山山脚一小山村找到了常进,并与其恶斗整夜,终在天亮之前将其斩于剑下据说常进是僵尸和道士的结合体,他又是将军出身,杀气极重,拥有道法和僵尸的不死之身,人们便把这种东西称为“金甲道尸”。

  后来,在明朝万历年间也曾在现江苏句容一带出现过类似的,后经句容茅山合全派之力剿灭如今在这荒山小村出现了这么一个传说中的东西,查文斌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阴差会出来,现在可没吕洞宾那样的神仙人物,也没有鼎盛时期的茅山全派,所以才有人想拿小龅牙昨个替死鬼吸引这东西的注意力!没想到幽幽阴差尽然打算用活人来保全自己,想到这儿,查文斌大笑道:“你们不过如此罢了,凡人在你们眼里终究不如草芥!”

  正是这一笑,引得那一抹金光突然再现掉头直扑查文斌而来,无边的杀气犹如狂风一般吹得查文斌站立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