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二章 交锋(一)

  这几人都是黑暗里摸爬滚打惯了的,超子一个箭步射到开关处,“哗啦”两下过后,灯并没有变亮:“估计是灯泡炸了。”

  几人抄起手电,屋内的光亮一片惨白,瞅了一眼,尸体还在,查文斌悬着的心暂时先放了下来卓雄去隔壁厨房拆了一个灯泡下来给换上,这下可好,大家发现少了一个人谁不见了?小龅牙!

  超子笑道:“那小子不见了,该不是刚才被吓跑了吧。”

  “不可能”卓雄指着外面那一片漆黑说道:“就外面那片地,你让他一个人去试试?”就在两人争论着小龅牙的去处之时,大山突然说道:“嘘,你们听,好像楼上有动静”这二楼是用木板隔成的,木板的隔音效果非常差,只听楼上传来一阵“嘶嘶”得摩擦声,那声音听的非常轻。

  几人相对一视,超子和卓雄反握着匕首就朝着楼梯口摸去,查文斌看了一眼那熄灭的蜡烛叮嘱道:“万事小心”大山和查文斌则留守在一楼,以防这边还会发生什么变故二楼是一个拐角楼梯,也是木质结构,没有灯,黑漆漆的楼梯的一边是墙,另外一边则是用木板,这种结构可以挡住客人在大门处直接看见楼梯,但也间接的造成这地方平日里见不得半点阳光,所以老宅子的楼梯多半晚上是没人上去的。

  超子和卓雄是艺高人胆大,猫着腰在这种积满灰尘的楼梯上行走也没发出半点声响,那种“嘶嘶”声在这里也听的更加清楚两人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等下要发现危险目标就直接击毙到了最后一格楼梯时,卓雄把手中的电筒突然打亮,超子按照声音发出的位置突然冲了过去手中的刀还没扬起来,超子就蔫了,后面准备二次进攻的卓雄也停下了脚步超子骂道:“操,你这货怎么溜到这里来了,害我们在下面好找。”

  小龅牙是半蹲在地上的,屁股撅在那儿一声不吭,超子走过去抬起脚照着他就是一下,“叫你装神弄鬼的”这一脚踹得小龅牙人往前一趴。

  这一脚的结果不是换来小龅牙的惨叫,而是超子手中的匕首跌落到了楼板上“文斌哥,赶快上来!”一声大叫直接击穿了楼板,灵堂内的查文斌和大山迅速冲到了二楼,眼前的这一幕让四人面面相觑,震惊不已!一滩血,一堆毛,一只已经成了肉干的猫尸,那只黑猫被小龅牙给活活吸干了血!看着两眼无神瘫倒在地上的小龅牙,超子捡起那只方才还矫健无比的黑猫查看道:“喉咙被咬断了,我估计再晚点上来,肠子都得被他掏了吃了”

  此时的小龅牙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嘴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两颗龅牙上沾着毛发和血的混合物,整个样子狰狞无比查文斌仔细对着小龅牙的瞳孔看了下,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从兜里摸出一块死玉塞进了他的嘴巴里说道:“你们三个把他送回老乡家里,用绳子捆好手脚,等我这边处理完了再过去”

  “那不行,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在这儿,要不让他俩送,我陪着你?”超子指着大山和卓雄说道查文斌黑着脸看了看四周道:“这地方不是人力能有所为的,你们留下只会徒添危险,我不能保证下一个中招的人会是谁,有的东西不是靠人多就有用的,跟了我这么久了,你们还不明白吗?”

  “这儿真有鬼?”大山问道查文斌点点头,摸出罗盘一瞧,只见指针不停的四处乱颤,根本定不住方位“快走,再晚我怕你们都得搭在这儿,天亮之前我要是还没回来,你们就等公鸡打鸣之时提一壶童子尿先泼大门,再往屋内丢一只公鸡,照做了之后才能进门,记住了没?”

  查文斌顿了顿继续说道:“一会儿到了那边,在进门之前先把左右肩膀各扇三下,再朝着地上吐口唾沫,小龅牙今晚估计是醒不过来了,一切等我回去之后再说。”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这几人都明白,如果此事真涉及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他们三人留下只能是个麻烦,于是便扛着小龅牙下了楼“等等”查文斌喊道:“把这猫也给带回去,进门之前找个地方架堆柴给烧了,留下的灰明儿一早找个粪坑丢进去,记住别让生人碰到”三人带着小龅牙和已经干枯的死猫离去,只剩下查文斌一人守着空荡荡的老宅子和那句尸体。

  停放尸体的木板下方,长眠灯已经再次熄灭,不知是它自己灭的还是刚被猫打翻的回到灵堂的查文斌找了一张椅子就坐在丁力的跟前,把灯也一并拉掉了,对于他而言,黑暗和亮光还不如索性选择黑暗“你不想走?”查文斌对着那具尸体问道,死人显然是不会回答他的问题的,但是他却像放佛听到了回应一般继续说道:“人死灯灭,六道轮回不是你我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如果能改的话,我又如何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到这儿,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我不想伤你,但你却接二连三的伤别人,死后况且如此爆戾,生前想必也是个火脾气。不是你把我们这些人赶跑你就可以不用死的,阎王要收你,你又怎能逃脱生死簿?早一日走便早一日投胎重新做人,在这世上强留,终究是会灰飞烟灭的。”

  “哐当”一声,原来是挂在墙壁上的相片框落到了地上摔碎了,过去人们照相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黑白照片留下的印记都被很珍惜的用镜框裱上挂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我已经给了你机会,你若再执迷不悟,我便收了你!”查文斌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支香插在跟前点燃说道:“一炷香后,自动现身,否则别怪我剑印无情!”七星剑“噌”得一声被拔出绞,横放在查文斌双膝之上,而他则闭起了眼睛静候变故。

  道士的剑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金属制,一种是木制金属制的角以攻击性为主的法器,在过去道士们也需要武器防身,这种既能做法又能防身的宝剑便成了他们的随身物品一柄好的剑不仅需要材料和锻造,更加重要的是道法的熏陶七星剑历经千年道法,日夜与道相随,早就成了威慑恶鬼精怪的利器,加上死在这柄剑下的恶灵不下数百,只一出鞘,孤魂野鬼当即下跪求饶。丁力他再凶不过是死了一日的普通庄稼人,还能强得过查文斌身上那几件让阴差都低头的法器?

  出乎查文斌意料的是,一炷香烧完,屋子里的阴气反而更显得重了,门外的浓雾似乎也开始侵了进来,眉毛上都沾着湿气查文斌叹了一口气缓缓起身:“自作孽不可活,既然如此,我便留你不得!”鬼魂这东西肉眼看不见,凡人也识不得,查文斌却有多种办法只见他走到大门处关上大门,从乾坤袋里掏出八卦镜悬在门头之上,此为“封宅”,再摸出一枚天师符夹在八卦镜后头,此为“闭门”楼梯口设红线一根,离地约莫十公分高红线中间穿了一枚铜钱,铜钱下方再用一根金丝拴着一只三条腿的蛤蟋那蛤蟆的大小约有人的巴掌大,一对眼睛已经不输刚才的老黑猫。

  “伙计,后面这条道就交给你了。”

  “咕呱!”那蛤蟆叫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三足蟾贵为道家历代传说中的神物,它能震慑一切恶鬼邪神,虽然这只三足蟾年岁尚小但对付一个乡村野鬼绰绰有余查文斌一脚踹翻那用来烧纸钱的铁盆,右手抓了一把火硝粉往盆里一丢,七星剑顺势往那铁盆上一划,火星四溅,火硝粉瞬间“滋”得一声发出白亮的光芒,一团浓烟随之升起就借着这么一丝亮光,查文斌只觉得后背上冷汗一阵接着一阵,这屋子里何止丁力一个,单是他正前方就有几个穿着白色寿服,手持招魂幡和哭丧棒的阴差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