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零一章 丁家老宅

  丁家大约是从三代之前迁移到这儿来,祖籍浙江东阳人士,那座宅子是采用当地比较常见的土坯房,共计上下两层,其中二楼主要是以木质结构,屋顶是江南地区常见的小黑瓦。

  这种房子有一个优点那便是冬暖夏凉,尤其是夏天,屋后面都是青苔,因为土坯吸水这座宅子有些年头了,原本是按照金华地区最常见的祠堂样式建造,后来拆掉了一部分,现在剩下的只是当年的三分之一。

  丁家人口众多,大家都挤在一块儿,现在条件稍好的都搬出去了,偌大一片屋子就留给了丁力一人这种屋子,即使是白天进去都有点阴,因为采用天井结构,所以阳光并不是能够通透的屋子的正中央有一个小凉亭,凉亭的中间是口井,井上又做了一个可以活动的石桌,夏天在这石桌上喝茶纳凉很是狭义。

  推开贴着挽联的木门,即使是现在这规模依旧让他们几人感觉到宅子当年的规模,查文斌的心头跳出的第一个字便是:深!下着浓雾,灯光能扫过的地方都是斑驳的墙影,只有厨房那个位置还有一盏四十瓦的白炽灯发出朦胧的黄色亮光院子里一片狼藉,桌椅板凳和瓢盆纸钱四处散落,这是昨晚慌乱后留下的痕迹。

  几个人就站在门口,小龅牙因为好奇,第一个窜了进去脚尖方才跨过门槛,只见一只黑影“嗖”得从他跟前窜过,吓得他往后一跳差点撞倒了超子。

  超子刚准备开口要骂,小龅牙出声道:“里头有东西。”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了,超子把小龅牙的头往后一按,探进去问:“有什么?”

  小龅牙索性站到了查文斌的身后紧紧抓住他的衣服说道:“没,没看清,从我脚跟前跑过去了,操,这鬼地方真吓人” 查文斌把超子轻轻拉了出来,拿出罗盘站在大门的位置查看了一下,罗盘的指针轻轻晃动了几下后汪在摆放灵堂的位置。

  收起罗盘,查文斌也不拖大,直接拔出七星剑捏在手中说道:“你们留点神,这地方是有些不干净。”

  伸进乾坤袋摸了一把茶叶混米往屋内一撒喊道:“阴阳既两隔,亲人来相送,四鬼五神皆不避,三清聚顶照神明!”这叫报号,意思是懂行的人来了,里面的东西不要太不识抬举。

  几个人跟着他鱼贯而入,查文斌没有朝着灵堂而去,反而是先走到了那凉亭下面。

  “这宅子建的有些意思你们看,我们过来的时候是一条上坡路一直通道这门口,看路面,是这几年才修的,屋子门口最忌讳的便是有一条回转路或者上坡路”查文斌用手势划了这么个比方,接着说道:“这口井叫做龙脉井,过去只有大户人家才能凿得起,水动则气动,有这么一口井落在中央,起码可庇护后代三世” 超子指着那灵堂说道:“不是说这丁力是刚刚第三世么,好运这么快就走完了?”

  “除非井干了或者被填了,龙脉一断就会反噬,龙脉这种东西不是怕找不到,而是怕守不住几千年来哪朝帝王不是把祖坟建在龙脉上,谁都想要个江山万代,最长的也不过六百年一是因为龙脉会枯竭,二是因为某些东西让这条龙死了,皇家龙脉破了则江山易主,寻常人家的龙脉没了则是家破人亡。”

  “那有钱人还拼命找什么风水宝地下葬?”

  “没有好事全让你一人占了的,所以我是建议找个吉穴就可以了,龙穴那不是寻常人能坐的住的。”

  查文斌弯腰在地上捡了一颗石子朝着那井中投了下去,“啪”得一声,这是石头和石头之间的撞击“果然,这里头的水已经枯了,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水应该是在修这条路的时候枯的路往下斜,接走了这里的地气,也耗尽了这条龙的命” 话音刚落,突然一个黑影从他们的脚边再次闪过,这一次超子也看见了,到底是老侦察兵,手中的射灯马上捕捉到了那个黑影的方向,全部人的目光落到了丁家正大门口,也就是灵堂所在的位置。

  透过山雾,一对绿油油的眼睛和他们对上了,超子摸出插在鞋子上的匕首,这距离他有五成把握用飞刀射中。

  “一只该死的老猫”还没等查文斌发话,超子手腕一抖,一抹寒光径直射向那对眼睛“嗖”得一声,匕首没入那木制的门槛足足有半个刀身,那对眼睛却在匕首到达之前就“喵”得一下闪开了。

  一击不中,查文斌大喊一声:“追,千万别让那畜牲碰到尸”

  几个人赶紧飞奔着冲向灵堂,等他们杀到门口,只见那对眼睛正在原本钭庆利放置贡品的案台上站着。

  “妈的,让你再跑!”超子拔出匕首准备再射却被查文斌拦缀。

  “别乱动,要是让它蹦到后面去,很有可能会起尸的。”

  据说猫有九条命,当它碰到尸体的时候,身上的其中一条命就会被尸体吸走,从而形成诈尸,现代科学的解释是说:猫身上带着很强的生物电,当它和死尸接触的时候会引起原本已经僵硬的尸体产生通电造成肌肉的抽搐本身它就有通灵的作用在动物界,猫,特别是黑色的猫总是会让人不知不觉的和恐惧联系在一起,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习惯黑暗和独处,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它都被视为不详之物。

  那只猫似乎并不害怕这么多人,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他们,似乎有心要做一个较量。

  查文斌示意几人慢慢分散,超子和卓雄往尸体的后方移动,准备随时抄它的后路,大山合小龅牙则负责两边要想徒手抓一只活猫,这难度堪比查文斌下一次地府 据说猫有九条命,当它碰到尸体的时候,身上的其中一条命就会被尸体吸走,从而形成诈尸,现代科学的解释是说:猫身上带着很强的生物电,当它和死尸接触的时候会引起原本已经僵硬的尸体产生通电造成肌肉的抽搐本身它就有通灵的作用在动物界,猫,特别是黑色的猫总是会让人不知不觉的和恐惧联系在一起,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习惯黑暗和独处,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它都被视为不详之物。

  那只猫似乎并不害怕这么多人,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他们,似乎有心要做一个较量。

  查文斌示意几人慢慢分散,超子和卓雄往尸体的后方移动,准备随时抄它的后路,大山合小龅牙则负责两边要想徒手抓一只活猫,这难度堪比查文斌下一次地府 此时,查文斌离那猫不过也就一臂的距离,猫是半蹲的状态,脑袋斜歪着看着他查文斌瞅准机会,拿起手中的乾坤袋猛得向前一扑,那猫的半个身子都已经进去了,突然那猫怪叫一声一下子又重新射了出来转身便往尸体上方跳。

  眼瞅着那猫就要落在丁力的脸上,突然一根木棍横扫而来,“啪”得一声,黑猫被狠狠摔向了墙壁再跌落在地上一声惨叫过后,那只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窜向后方通向二楼的梯子,一个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出手的人原来是大山,这只黑猫刚才被他像击打棒球一般给砸飞了出去,这只猫九条命起码一下子就给扇掉了七条,他出手的力气何其之大。

  超子还想追去二楼又被查文斌给打住了:“一个畜生先不急,你们先把这儿的电给通上,这么黑就没不闹凶也会招野鬼” 电灯的开关就在旁边的墙柱子上,以前的老房子都是用粗木头做柱子,顺着柱子上垂着一根线,这线便是开光卓雄随手一拉,电灯“啪”得一下亮了起来。

  卓雄检查了一下说道:“这灯没坏了,只是谁把开光给拉了。”

  有谁会在做法事的时候突然拉掉电灯?如果真是人干的,那这出恶作剧也闹的太大了点吧!

  屋子里头比外面还有狼藉不堪,丁力的尸体都是一半悬在外面,地上满是布满脚印的纸钱,香灰和贡品散落一地,放长眠灯的碗早已碎裂,地上还留着已经干枯的血迹。

  查文斌皱着眉头说道:“先简单清理一下,尸首先别碰。”有了灯,那恐惧感自然就减少了一半,几个人开始找起了扫帚开干,乘着这个功夫,查文斌重新找来了油碗放到下面给点起了长眠灯,自己则又去屋子的西北角,也就是那只猫刚上去的楼梯口点了一根蜡烛

  就在他点完蜡烛准备回身的时候,屋子里瞬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超子大骂道:“谁他妈把灯给关了呀想吓死人啊。”

  查文斌还没开口只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一晃,再回头却发现刚点的蜡烛也熄灭了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