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章 铜铃

  查文斌用手拨弄着钭庆利扣着的那个铃铛问道:“大山,你看看这铜铃是不是有点眼熟?”大山蹲下去一瞧,脑海里马上就闪现出了一个地方:蕲封山!

  “那棵神树上的铃铛似乎跟这个有点像”查文斌摸着那铃铛,一丝熟悉的感觉在身上游走开来:“他的魂被扣在里面了,要不是这铃铛,等我们这么慢腾腾的摸上村里,估计已经没命了”他接着说道:“待会儿你站在边上给我护法,这种东西有点邪门,我只是曾经听说过一些特殊的东西会护主,今天也是第一次见,你力气大,帮我把他手里那铃铛给掰下来”

  “嗯!”大山应了一声便动手,不想以他那力大无穷的力道竟然不能掰开一个昏迷之人的掌心大山红着脸大吼了一声,准备再次发力,查文斌阻拦道:“你先停下,你这么个弄法非得把人手指头给弄废了,咱们得想点别的法子”坐在床边的查文斌思考了好久轻轻俯下身去在钭庆利的耳边低语了一句什么,当他起身的时候钭庆利手上一直拿着的那个铜铃已经滚落到了床边。

  大山拿起那个铃铛说道:“文斌哥,你真厉害呀跟他说什么了?我刚才那般用力都拿不到”查文斌接过铃铛淡淡的回道:“我只是告诉他,他已经死了。”大山乘着查文斌在准备东西的时候,偷偷用手指去试探了一下钭庆利的呼吸,然后大叫道:“文斌哥,真没气了,刚才还好着呢”查文斌就在这床头做了一个简易的案子,用那三块黑瓦片罩着那铜铃说道:“那是假死,人在这铃铛里头活着呢,我只是让他的魄以为自己肉身死了,不然他那手指除非让你给弄断了才会放。”

  “那他是中邪了吗?”查文斌又在那瓦片前头立个香台,香台上插着三支香,一边忙活着他一边说道:“看着不像,我觉得应该是被吓得掉了魂,能把一个常年跟死人打交道的人给活活吓死,那想必是真的够吓了,我们今晚把这边的事儿给办完了就过去瞅瞅,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如此厉害。”

  这种魂魄被囚禁的事儿查文斌的确没办过,但是他自己却干过把别人的魂给收起来,他想这两者之间的道理应该是想通的,于是便按照之前的办法用红绳系也就是一头吊在那铃铛上,另外一头吊在钭庆利的手指上,然后再用钭庆利的血滴在铃铛上头,让这血顺着红绳留到他手上,一般这么做,魂魄也就会回到原主人的身上了。

  可这一回查文斌的手段似乎失效了,连续几次引血归魂,钭庆利丝毫没有反应遇到这种瓶颈是最麻烦的,施法的人会找不到方向感,就像一座宝藏埋在前头你却不知如何打开天色开始大黑了,窗外晃动着不停过来探望的人影,查文斌进去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再拖下去,这钭庆利怕是要凶多吉少了“大山,把那只鸡给杀了。”

  没办法,查文斌也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眼下只好试试用公鸡血泡铃铛,把那魂魄给逼出来那只鸡足足有十来斤,大山一手捏着他的脖子和翅膀,一手拿刀子准备放血,不料这公鸡闹腾的厉害,大山手上的刀子又快如风斯,一不小心他把自己的手指头给割破了,不过这点小伤对于他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文斌哥,血在这儿了。”

  查文斌那会儿正在地上布个小阵,顺口说道:“你把铃铛也一并拿过来!”

  “好叻!”大山的对白永远是这么简单,文斌哥让干嘛,他就干嘛。

  当他拿起那铃铛的时候,一股寒意猛得窜入掌心,接着他放佛在耳边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铃声,刹那间大山的意识开始模糊,紧接着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查文斌那时是背着大山的,等他那个小阵弄好了也没见大山的鸡血和铃铛,便转身一瞧这一瞧倒好,只见那大山的手指血流如注,顷刻间把那铜铃染的鲜红,自个儿则脸色惨白,气息不稳。

  “扔掉!”查文斌大喊一声迅速一掌打在大山的手上,那铜铃随即滚落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大山这才晃晃悠悠的回过神来他手上的口子不过发丝般大小刚才却能涌出那么多血来,着实把两人给吓的不轻。

  这边还没找到原因呢,那边地上出现一个模糊人影蹲在角落之中查文斌捏住大山的手掌,先示意道:“先别动,出来了,这个就是魂。”

  乘着钭庆利的魂魄刚出来还处于迷茫的状态,查文斌迅速右手捏成一个兰花状,左手符纸一枚直扑床上的人,左手贴纸放置额头,右手拿决死死按住腾出的左手挑出七星剑,剑端再起一符,顺势往那水泥地上一划,金属摩擦过后一阵火花闪起,前端那符立刻跟着烧了起来查文斌持剑指向地上的人影,口中大喝一声:“起!”人影跟着查文斌站起,随着剑的方向开始缓缓向床边移动,人影也开始站立起来“飘”向床边,一旁的大山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

  人影开始“悬”在钭庆利上方的时候,查文斌右手突然弹起,贴在钭庆利额头上的那枚符纸也一并跟着粘起来,七星剑顺势往床头放着的一碗清水里插去,“噗”得一声,火熄光灭。

  “捏住他的嘴,灌下去!”大山把那一晚黑乎乎的符水顺着钭庆利的嘴强行倒了进去,流得到处都是,查文斌则再行祭出那枚“天师道宝”大印以印压着纸横放在钭庆利的胸口念到:“太极莲花狮子吼,大日如来定三魂!”大手狠狠一巴掌拍到那枚大印之上,原本都已经没气儿了的钭庆利一口符水被压的往外一喷,接着便是开始咳嗽,从喉咙里不断涌出难闻至极的脏水,好久他才开始睁开眼睛在这行混的,谁不识得查文斌?钭庆利睁眼见是他,心里明白自己这条小命八成是被他给捡回来了,还来不及道谢他便立刻跳下床来大喊道:“这地方不能呆,赶紧跑,赶紧跑啊!”

  外面的人听到动静也都冲了进来,一群人围着钭庆利,他是进出不得,人虽然站着,小腿依旧还打着颤呢过了好久,这厮才开始缓下情绪来,把自己看到的那一幕给说了出来这事儿一说,那可好了,当时就在一群围观的人中炸开了锅这丁力本是个普通庄稼汉子,谁知道他死后会闹凶?这村子本来就小大家又都是亲戚,连来做法的道长都差点丢了小命,如今哪里还敢有人再出去?很多人已经开始琢磨天一亮就带着家人投奔外村亲戚了,这村子八成得因为这事给毁了。

  钭庆利那个后悔呀后悔不该接这档子生意,更加后悔自己干了这一行当,他只想能够快点回去然后把那铺子给盘了,下半生老老实实的种地为生,死人钱真不是那么好赚的听完这些,查文斌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几个管事的人说道:“今晚村子里能不睡觉的人就尽量别睡,最好把人都集中到这儿来,一会儿我会给门窗上贴符,我走后,你们听到鸡叫再出来”说着他便招呼兄弟几人准备去那灵屋探一探,临走时他又想起一件事儿来,问道:“对了,你这铃铛是从哪里来的?”

  “从一收破烂的人手里换来的,觉得用的挺顺手,就”一想起昨晚那事他那心又提到嗓子眼了“我曾经见过类似的铃铛,可以肯定的是这东西绝对不是做法事用的避邪铃。”

  超子接过来一看,端详了半天喊道:“居然是这东西,真奇了怪了,我们这一代怎么会有这东西。”说着,他又狡猾的对着钭庆利说道:“你这条小命是文斌哥捡回来的,这铃铛我们就收下做报酬了,如何?”

  钭庆利老脸一红,自己这一身行当根本就是凑起来的,看着那沾满鲜血的铃铛就是给他,他也不打算再用了,反正自己以后是不会再干这差事了,这枚铃铛也就这么到了超子的兜里推开门,查文斌才发现这夜里的村庄已经下起了浓雾,打着手电都透不了多少光,顺着村里人的指点,他们确定了位置,朝着那座停放尸体的宅子慢慢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