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九十九章 恶鬼冲道士

  钭庆利活了大半辈子,自认为整天就是和死人在打交道,稀奇古怪的事自然也是见过的,可像今天这般找到自己身上的还是头一遭。

  屋内的人见这请来的道士脸色都变了,赶紧就问个究竟,他们在意的是这纸被吹下来是不是那人有遗愿未了。

  钭庆利如何解释?他是没法解释,自己吓得手脚都在发软,恨不得立刻逃下山去可现在是晚上,山路又垮了,这桩子买卖做到这份上,他钭庆利是后悔万分。

  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这人下午是跟自己要元宝来着,既然是这样,那多给他烧点元宝便是了,大不了自己只收个成本钱。

  故意装作没事的样子,钭庆利往后退了几步,他现在就想离那死尸远一点。

  “把我带来的元宝拿过来,可劲烧,不要停,烧完了继续叠。”

  师都发了话,亲人们自然照办死尸跟前放着一个破铁锅,元宝就放在这里头烧,下午来的时候,钭庆利是足足带了两箩筐手脚利索的妇女们都拿着黄表纸继续叠,钭庆利自个儿是第一个烧的,一边烧心里头还默念着:这位小哥,我可是来帮你超度的,你有事儿可别找我。

  烧完了纸,他便在那开始念经,因为心里头紧张,经文老是念着一半就忘记好在这群老农民可以忽悠,暂时没人能看出破绽,他只盼着快些天亮,只要天一亮,他就决定找个借口溜下山。

  刚开始发现有古怪的是一个孩子,这孩子不过六七岁,算是丁力的侄儿辈,晚辈给长辈烧元宝是应该的,这孩子在烧纸的时候喊道:“元宝没烧干净,叔叔拿不到钱。”

  他家大人顺手就给了孩子一个巴掌,打的那孩子哇哇大哭,可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在那说元宝没烧干净。

  孩子的哭声引起了大人们的好奇,有胆大的人用棍子去撬那铁锅里厚厚的一层灰,赫然发现似乎每一个元宝都有一个小角没有烧完(。

  人们很快便互相得知了这一诡异的事情,一种不安的情绪开始弥漫在灵堂里,老人们开始把目光都聚集到钭庆利身上,消这位高人能够解惑。

  钭庆利脑袋瓜子一转,正寻思着找个理由,却不料那孩子又哭喊道:“你们看,叔叔的眼睛在流血!”

  那孩子手指的方向正是钭庆利所在的位置,他一见满屋子的人都把目光对着自己,顿时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从背后缓缓升起,他感觉到似乎自己的后背是有一点异样,他想转过头去看,却发现怎么样也驱动不了自己的脖子。

  他手上拿着的那个辟邪铃是很多年前自己花了两瓶酒从一收破烂的人手里换来的,据说这玩意是有点年头的,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手也是因为自己有这么一个真家伙那种压迫感越来越强,钭庆利发现自己的双腿也开始慢慢变的僵硬,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开始冒出,他努力的一咬牙,用尽自己的毅力使劲晃了一下手中的铃铛。

  “铛”得一身清脆铃声从这灵堂里头响起,那种压迫感随之消失,钭庆利下意识的就想试试脖子能动不一转头,他赫然发现自己背后站着一个头戴斗笠的人正瞧着自己,这一回他是真真切切看到了全貌,那人的两眼各有一道血痕。

  “啊”得一声,钭庆利便一头栽倒,脑袋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木板下面放着的长眠灯,瞬间把那油碗给磕碎了就在这时,屋内的白炽灯也忽然闪了几下,接着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几乎是同一时间,屋内反应过来的人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惊恐的叫声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每个人都不顾一切往屋外冲去,有的人回到家才发现自己桥的那个是别人的媳妇。

  包括丁力自己的家人全部逃离平时那个熟悉的屋子,空荡荡的灵堂里只剩下一具死尸和一个不知死活的道士,当立着的香头熄灭过后,世界彻底黑暗了。

  当晚,没有人敢再回去,在极度惊吓过后,人的潜意识里是要远离,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倒下的道士,一直到了天亮才有胆大的人约在一起去查看情况。

  灵堂内的一片狼藉似乎还在诉说着昨晚发生的事情,钭庆利被胆大的后生给抬到了屋外,他的脸上满是血迹,那是被油碗的碎片划破的,可是人却一直陷入昏迷。

  道士被鬼给冲了的消息充斥着整个村庄,这场白丧事因为人本就死的蹊跷,这下更加让整件事情蒙上了可怕的阴影。

  没有人敢说再去料理后事,包括那间屋子也没有人敢再回去老人们合计了一番之后,开始派人翻山走下路出去找人,这事要是不解决,村子里怕是无人敢再睡觉了,要不了多久这儿就会变成一座空寨子。

  一个道士做法被冲的消息开始迅速传播开来,下山找法子的人们靠着指点来到了查家那时候的查文斌还在闭门中,要不是引荐的人是五里铺的村长,怕是大山不会放来人进屋。

  那时候的查文斌状态并不好,人也消瘦了很多,超子和卓雄退省城的生意,小龅牙也在查家住了几个月,这四个人刚好凑一桌麻将,几个月下来小龅牙不仅把那没结算的卖盒子钱给输光,而且还倒欠着他们。

  听说了事情经过的查文斌坐在椅子上考虑了一会儿,好久他才像是决定了什么事一般站了起来说道:“你们都收拾收拾,跟我过去一趟。”

  见查文斌几个月来终于主动开口说话了,几个人丢下手中的麻将牌相视一笑,心里知道那个无所不能的查文斌又回来了!

  小龅牙本来是要被留下看家的,可是禁不住这小子的苦苦哀求,超子勉强答应带上他一行人马不停蹄的绕小道,这说是小道其实就是翻荒山,等他们进了村子天都要大黑了。

  村里的人听说请回来的也是一道士,都在那偷偷捏了把汗,当听说来的道士名叫查文斌的时候,老人们纷纷叹道:“这回有救了!”查文斌是谁?那可是你花再多钱也见不着一面的活神仙,七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他查文斌的名号!

  钭庆利那会儿正在一农户家里躺着,查文斌见着的时候他的气息已经比较微弱了,通体检查了一番过后发现他的外伤只是小擦伤,昏迷绝对不是因为那一下摔倒造成的。

  查文斌倒是对钭庆利一直捏在手中的那个避邪铃有点兴趣,不知怎的,一进屋见到这个人,他的目光便落在了这铃铛上。

  查文斌也有一枚辟邪铃,这是他师傅传给他的辟邪铃又名“三清铃”,一般都是用黄铜所制,在铜铃的顶端有一个柄,柄的上端称作剑,呈“山”字形,以象征三清之意《太清玉册》卷五:“道家所谓手把帝钟,掷火万里,流铃八冲是也”这辟邪铃自古也就是道家用来招魂驱邪的法器,诸如查文斌的这一枚铃铛上便刻着密密麻麻细小的经文,做法事的时候他便对着铃铛上的经文照念便是。

  可钭庆利的这一枚似乎有一点不一样,虽然查文斌一眼便瞧出这人是一个江湖道士,身上的家伙事几乎都是冒牌货,但他手中扣着的那枚铃铛却十分不一般。

  查文斌几次三番想取出这枚铃铛却发现他抓的死死的,而且每一次触动,钭庆利的额头都会皱紧一次,显得很紧张的样子。

  走出屋外,天色已经蒙蒙黑,查文斌写了一张清单,都是农村里能够找到的东西:成年公鸡一只童子尿一壶上了年头的黑瓦片三张。

  看出了人们心中的疑惑,查文斌说道:“先救活着的,死着的那个在他醒过来之前不会怎样,那屋子暂时不要去生人。”

  让超子和卓雄守在屋外,大山则和自己一起进了屋子,小龅牙刚好乘机和那群村民一顿胡吹乱侃,惹的众人对这位道名远播的查文斌是更加膜拜,殊不知这一场事下来,查文斌要经历多少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