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龅牙的故事

  盒子本是放置在床头,查文斌突然在睡梦中醒来,瞧见那盒子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方形的盒子里头是一个墨绿色的圆球,查文斌离着那球不足两拳距离,能真切明白的看见那球里头还有一个人形东西在不停舞动他想看的更明白一点,便把脑袋往前探了一点,就在这时,那圆球忽然化作一条恶龙猛得向查文斌扑来,小小的一个不足鸡蛋的大球就这样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嘴巴,查文斌瞬间被黑暗所吞噬。

  “啊”得一声大叫,查文斌猛然坐了起来,摸了一摸自己的后背,几乎全部湿透看着床边洒下的点点月光,墙上是窗外的树影不停晃动“咕呱”,这是三足蟾的叫声,这只小蛤蟆不知何时爬到了那个方形盒子上头蹲着,脸正对着查文斌查文斌知道自己刚才是做了一个梦,他点了点那只三足蟾的鼻子,示意它只是一个梦。

  第二日一早,查文斌便收拾了东西准备随他们一起下山,这些日子住在这山上他也多少想明白了一点东西,刻意的保持距离并不能改变什么,师徒的名义可以断,但是有些感情却是一直在的。

  根据小龅牙的说法这东西出土已经有三年多了,最后超子给了他一个还算不错的价格,但是钱却只付了一半,另外的一半必须是小龅牙要带他们去找到当年的那个窝子查文斌绝不是有心收宝之人,他在意的是这盒子上面的那一串字符,可以说到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他相信命是天给的,既然老天给了他这么一个天煞孤星的命,那总得有个缘由吧?既然已经卷入了,那便卷的更深一点吧。

  卓雄是第二日的飞机回来的,几人重聚自然也有说不尽的话,小龅牙见到这几位爷一个比一个杀气腾腾,心里头那点打算开溜的小九九也打消了,不过一个新的算盘又在脑海里头盘出,要是真把他们带到那儿,指不定还能跟在后头弄点汤喝喝因为有太多需要了解的东西,所以那一晚算是在查文斌的家中开了一个简短的说明会,会议的主要内容便是小龅牙讲述他们那次盗宝的经历。

  小龅牙今年不过三十出头,书没念到初中便被学校赶了出来,这人可以说是除了杀人放火之外便无恶不作,其中最喜欢的便是干些偷鸡摸狗的活儿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终于在三进宫之后,小龅牙在二十三岁那年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他老家是江西的,犯案的时候是在浙江境内,服刑的过程中结识了几个同样游手好闲的狱友,还成了拜把子的弟兄出狱后,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寻思着要干点来钱快的活儿,那时候的古玩市场已经开始悄然兴起,一个看似其貌不扬的瓶子,往往就能卖个上万,这群家伙便也跟着走上了这条路。

  要说全国哪里地下文物多,那肯定当数陕西,这个黄河文明的发源地,曾经的七朝古都据说只要随便挑一块儿地用锄头挖下去都是文物他们几个刚开始挑的都是些明窝子,也就是用肉眼都能瞧得出来的,那些墓的年份多半以晚晴为主,就是偶尔有个把明代的也都是别人吃剩下的。弄古玩的都知道,唐宋元明清出土的东西,就是成色好那顶天了也就是个国宝级,但你要是往汉代以前,或者到了春秋战国的那种,那开出来的可就是神器了。要弄这种年代久远的墓,就不是这几个流氓能搞得定的,于是他们便开始物色起能在平地里认墓的人先后也跟几个掌柜的合作过,但大多掏的要么是别人吃剩的,要么就是小平民墓,日子久了这群想干一番大事业的人便有点垂头丧气了。

  那些年,国家对于盗墓这种越演越烈的勾当打击开始加强,只要是有人活动的地方,他们想要出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于是他们便打算回老家重新谋个新路子也就是他们打算回浙的时候,有人来了口信问他们愿不愿意干一票大买卖,发信的人是当地的一个小痞子,据说找他们做这趟买卖的人叫“蛇爷”。

  蛇爷是当地地下文物界的一个传说,据说他控制着整个陕西地下文物交易量的三分之一就像有的人从未踏入江湖,但是江湖上依旧有他的传说一样,蛇爷就是这样一个传说,从来没有人能确切的说出他,只知道在这片土地上出来的顶尖好货多半最后都会通过蛇爷的路子出去。

  有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大佬出面邀请,这让小龅牙一伙激动万分,几乎是没有考虑他们便答应了,只有跟着大人物混才有机会出头,这一直是地下王朝的不二法则传说中的蛇爷他们见到了,确切的说是见到了人,但是却看不清蛇爷的具体相貌,因为那个蛇爷始终带着一个面具,一个似乎是用纯金打造的面具他的手中捏着一条不足七寸长的小蛇,整日在手中把玩,若是有生人想靠近,那条小蛇便会张开小嘴露出尖牙冲人扑过来跟一般的蛇不同,这条蛇的嘴张开后里面是全黑的,据说死在这条蛇口中的人已经不下十人了。

  蛇爷只带了两个马仔,腰里都别着枪,小龅牙他们一共五人,加上他们一行八个人开往了一座大山此山地处陕西和四川两省的交界,也是后来红军长征中所到过的一座名山:大巴山!这里完全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他们六人光是徒步穿越无人区就花了足足十天,当时的时间是四月底,据说这里一年只有四月和五月不是雨季,其它时间根本无法进入,因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一场暴雨而带来凶猛的泥石流。

  即使不是雨季,这里依旧寸步难行,他们赶路的时间只能是日出之后的两小时,因为这山上的雾气实在太重了毒蛇猛兽之流更加是让这群江湖底层的小混混们叫苦连天,要知道这大巴山可是起源于湖北境内大名鼎鼎的神农架,这块地方也是现今少数没有现代文明所打扰的蛇爷也是他们这次行动的向导,他似乎对于这片地区非踌,因为这十天来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蛇爷使用地图或是指南针,要去哪里,从哪里走全是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蛇爷说了算。

  最终他们来到了位于一座不知名的山坳里,在那个山坳里有一片湖,面积不过五亩田大小湖水很清澈,到了这里,蛇爷便把队伍扎了下来接下来的几日里,这位蛇爷整日便坐在湖边发呆,而小龅牙他们则被安排了就地休息,一直到了第七日的夜里,蛇爷突然让全部人起床,然后两条充气艇一前一后驶向湖面小龅牙说他们似乎是在湖的对岸穿过了一片岩洞,然后便到了这山的另一头,月光下,四处倒塌的巨大石柱和完整的祭台让这这位“蛇爷”仰天狂笑说到这里,小龅牙强调蛇爷的笑声十分让人感到狰狞乘着月色,蛇爷径直带着他们来到了一片废墟处,用石灰粉在地上圈出了一个白色的圈,然后便指挥小龅牙他们往这里挖下去搬离了地面倒塌的那些大石头,渐渐的地面上开始出现了一层青色石板,揭开这些石板他们又往下挖了五米,大约快要到天亮的时候,终于一个类似甬道的黑洞出现了。

  下洞的人一共有六个,其中有四个是小龅牙的兄弟,还有两个则是蛇爷的马仔这也是道上的规矩,要下洞必须得两方人马都派人,在过去盗墓这个行当里头为了财宝翻脸的列子不计其数,其中不乏父子和亲兄弟这小龅牙留在上头和蛇爷呆在一块儿也就是防止对方会做出不利于己方的事情,毕竟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是合作关系大约半小时后,洞里开始传了枪声,很闷的一声,蛇爷喊了一声不妙,接着单手撑地一跃而下便进了洞,小龅牙胆子本来就小稍稍犹豫了一阵再看,洞里面蛇爷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小龅牙索性就在洞上面等,终于在一个小时候,一只浑身是血的手伸了上来,接着他便拿到了那只方形盒子,在他兄弟重新掉下去前喊了一句:快跑!小龅牙连自己究竟是怎样重新走出那座大山的都已经记不起,足足一个月时间,他吃过树皮,喝过自己的尿液,等到再次见到村落,他已经被人当成了传说中的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