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九十一章 隐居生活

  回了老家,发现查文斌也不在,超子问了村子里的人都说好久没见他人影了推开屋子,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都开始有蜘蛛网,查文斌这一走到底去了哪儿呢?村子后头有一座大山,山顶上原先是公家的集体林超六七十年代闹饥荒的时候,村里的人曾经在那片林场里伐树开荒种玉米为了看护这些粮食,在那山坳里修了一座小房子,如今的人们早就不再上山谋生,国家又出了封山育林的政策,那座屋子的四周早就被参天的树木给包围了起来。

  屋子的边上有一条小溪,溪水边蹲着一条大黑狗正在用爪子把一团金黄色的东西不停挠来挠去,几次想要张嘴咬却又不知如何下口定睛一看,那黑狗的脚下是一只金色的蛤蟋只有三条腿,个头已经不比一只兔子小“黑子,过来!”一个中年人站在那间有些破败的屋子门口喊了一声,那条大黑狗便轻轻叼起地上那只三足蟾摇着尾巴来到了他的身边一人一狗一蛤蟋这般和谐的自然场景除了查文斌还有谁?

  他实在不想连累太多人了,或许终老在这座离家很近的荒山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是放下手中的那些道,就这般过一生,何尝不是一种选择?冒着热气的锅里是玉米糊糊,他需要给黑子也弄一份,这狗的饭量已经越来越大了放下黑子的狗盆,查文斌摸了摸它的脑袋转身又进了屋子,静坐的时间到了自从他开始学道,这就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当这个点他就会进入冥思的境界,也许对于他们这种精神领域的修炼者而言,悟与不悟全在某个一念之间,只可惜这一次,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走出来。

  黑子不挑食,查文斌弄的虽然没有大山的手艺好,但它依旧甜食的欢,那只三足蟾有些可笑的也蹲在地上用大舌头从黑子的碗里卷走了一块食物,惹得黑子有些生气的对它一吼那蛤蟆像是有些怕这狗,挪动着有些笨重的身子向后退了退,可乘着那狗不注意,它又卷走了一块,这下可彻底惹毛了黑子,张开大口就要作势咬下去,只见那三足蟾用力一蹬射向了溪水,然后转过身子露出两个小眼睛偷看着那狗有没有追来黑子也跟着冲到了河边,那三足蟾见势不妙赶紧把脑袋又缩回了水里,要是往常,这狗肯定会跳下来然后弄得一身湿,然后黑子就会被查文斌好一顿臭骂,因为湿透了的黑子会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

  这种场景是三足蟾最喜闻乐见的,这只蛤蟆可不是普通的蛤蟋它的灵性造就了它还只有拳头大小的时候就会戏弄黑子了,如今它依旧乐此不彼的逗着这只狗只是这一次,三足蟾没有向往常一样等到黑子跳入水中,它已经找好了自己所要躲藏的石头缝,可是过了好久还没动静,三足蟾又把小脑袋探出了水面,却见那只大黑狗正围在一个年轻人的身后不停得转着圈一。

  看是那人,这小三足蟾吓得立马又重新钻回了洞里,这人是谁能这么让那只蛤蟆害怕?正是何毅超那个混世魔王,这小子经常乘着查文斌不在给三足蟾喂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有一次他居然丢了一团辣椒酱进去,可怜的三足蟾以为是什么好东西,舌头一卷便收进了大嘴,那次足足让它的舌头在外面拖了两天都没法缩回去,所以看见这货,它宁愿自己躲远一点。

  超子推开那扇破木门后轻轻喊了一声:“文斌哥?”他的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形边上还站着一个矮小猥琐的男人,黑子这会儿正不停得龇着牙对着那个小个子吼着“你们怎么来了?”

  见是他们,查文斌多日不见笑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还同时带着一丝忧虑在山下的村子里,超子准备回省城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护林员,他跟超子说曾经在林场附近看见了查文斌家的那条大黑狗,于是超子便爬了五个多小时的山才来到这儿,他有些不明白查文斌为何把他们送走之后又搬到这儿来了。

  查文斌给他们泡了一壶茶,茶叶是他自己在这片老林子里头采的野茶,虽然不好看,但是喝起来却很香,苦中带着一丝甜拿出那件从小龅牙那儿收来的东西,超子开门见山的说道:“从这个朋友手里得来的,你给瞧瞧里头的门道。”说着,超子又瞟了一眼小龅牙,小龅牙心里寻思着你还一毛钱都没付呢,怎么就好意思说是收去的。

  “怎么,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查文斌以为是超子收货的东西遇到什么鬼物件了,这事他们不是没遇到过超子把手上那东西递给了查文斌说道:“不是,这东西我想普天之下可能就你能看得懂,你看这上面写的字。”

  查文斌接过来一瞧,当时眉头就一锁,超子接着说:“要说咱们一开始遇到的事儿就跟这些乱七八糟的字有关,虽然你说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但这事依旧还缠在我心头,那就是那些天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那张翻译过来的经书到底是谁给的?老王和那些当兵的去了哪里,另外就是把我们引到酆都去的那个人呢?”

  超子一连串抛出的这些问题一下子又重新涌上了查文斌的心头,的确这些年他带着河图走遍了大江南北,一面是为了历练那孩子,更多的还是他想找一些线索《如意册》他的确已经研究了很多年,总得七十二个字能倒背如流,可在查文斌如今看来,这本在传说中神乎其神的经文更多的像是一本道德经的精华版,其中也参杂着一些法门,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对这本书的理解也只能在表面的层次。

  端详着手中的那个方形盒子,查文斌问道:“这东西的来历你能跟我说说嘛?”超子拍了一下小龅牙的脑袋喝道:“我哥问你话呢,照实了说一遍!”小龅牙耷拉着个脑袋,这几天他可是吃够了这两位爷的手段,便把当日的如何得来这东西给说了一遍,当查文斌听说这玩意是出自陕西的时候也有些不明白了如果从地理上看,羌族主要的活动区域并没有在黄河中部流域汪,这可上面刻的确实是羌族文字这上面的文字,大多数都是查文斌所不认识的,古代文字并不是很发达,所以文字的发明往往只用于一些重要的词汇,比对那本《如意册》,他还是找到了其中一个熟悉的字体,在这方黑子的其中一面的一行字中,查文斌找了一个“鬼”字。

  “我不是很能确定这东西是干什么的,但我有点怀疑我们看到的恐怕还不是这东西的本来面目,如果我没猜错,这东西应该是一个盒子,真正重要的东西在这个盒子的里头”说着查文斌便去找了一个手电,几个人进了光线较为黑暗的屋子里,拿手电对着玉的那一面一照,却见光线从这头穿了进去却在另外一头没有穿出来回到门口,查文斌指着那方形盒子的顶部那个小孔说道:“你们看这个小孔,应该不是后天加工的,有点像是一个钥匙锁。

  古代有很多工艺可以达到巧夺天工的地步,超子你做这一行久了应该知道”超子听着点头表示同意,查文斌接着说道:“如果说这是一个装着东西的盒子,那么这个孔就极有可能是一个钥匙孔,这东西也叫做玲珑锁,只有找到正确匹配的钥匙才能完全打开这个盒子。”

  超子笑道:“那我们去省城找个锁匠就完事了嘛”查文斌摇摇头道:“玲珑锁最为巧妙的地方是它只有一次开锁的机会,只要你塞进去的钥匙不对,这玩意就会有一个内部自损系统曾经我们门派也有这样一个类似的东西,据说是开山祖师爷那一辈传下来的的,师祖有令不到门派生死存亡谁都不许打开这个锁,一直传到了我师傅那一代给毁在那群红小兵手上了,他们拿了去用刀子硬撬,结果里头也不知道装着是什么东西当场就给炸了。”

  超子寻思着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找不到这钥匙岂不是永远也打不开里头的东西?”“也可以这么说,这东西宝贵的不是这盒子,而是这盒子里头的东西能用这么巧妙的工艺保存的东西想必是非常重要的,还有,这东西上面画的这匹马其实不是马,而是龙马。”

  “龙马?”查文斌点点头道:“不错,这就是龙马,河图的名字就是照着这匹马取得有段记载叫做《龙马记》,上面是这么写的:龙马者,天地之精,其为形也,马身而龙鳞,故谓之龙马高八尺五寸,类骆有翼,蹈水不没,圣人在位,负图出于孟河之中焉传说中伏羲氏观天下看龙马之身,出河图”他接着说道:“你们看这马身上的图案,其实就是八卦图的原型,这东西确实有点不简单”整整一个下午,他们几人都在研究这玩意,到了天黑,查文斌建议他们就在山中留宿一宿当晚,那个方块盒子并没有还给超子,查文斌躺在床上一直在研究着,不知不觉的他竟然睡着了,接着便做了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