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九十章 收货

  落河的那几个孩子还是被查文斌给送走了,最后一个那个拉了河图垫背的孩子,查文斌也没有去多的计较,在他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命做这件事的时候,他谁都没有通知,只是一个人来到了那桥上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摆贡品,开法坛,查文斌只是带着河图常穿的一件衣服来到了河边。

  他把那衣服用竹竿子挑着悬在河上,衣服上会残留着人的气息,寻替死鬼的最怕便是那人没死衣服是用支架撑开的,农民常用这法子做稻草人吓唬糟蹋田地的野兽夜里很安静,查文斌有些颓废,静静的拿着八卦袋在桥上坐着,只见那衣服开始豁然一动,接着便恢复了平静用竹竿轻轻挑回衣服,查文斌有些苦涩,就为了你,差点搭上几条人命。衣服的里头是贴着符的,只要进去便再也出不来,那个小鬼把这件衣服当做了人,想附上去,结果等待他的便是和自己的同伴们再次见面。

  第二日清晨,查文斌替那三户人家找了个地方,三口不大的棺材并排埋在了一起,没有起坟堆,只是一平地那个地方,后来长了一棵野柿子树,从开始挂果子那年起,每年就只结三枚果,据说那棵树的果子连鸟儿都不去啄。

  大约是一个月以后,超子和卓雄带着大山去了省城,据说这也是查文斌的意思,尽管那三兄弟是说什么都不肯走再过了一个月,查家的大门就再也没开过,有人说查文斌是云游去了,也有人说他是闭关修。炼超子他们在省城开了一家古玩店,因为自己懂行,人脉又不错,所以他的生意做的还不错但是他有一个原则,就是刚出土的东西不收,既盗墓盗来的东西价格再低东西再好他都不碰,这也是查文斌告诫他的死人的东西都沾着气味,特别是那些在地底下呆了不知多少岁月睡在棺材里头的东西,有的东西是墓主人生前最为喜欢的,这类东西里头也最容易保存怨念这类东西得需要走过过场才能收,什么叫走过晨那就是需要放在人家里过个一年半载的,见过光了,沾过阳气了,那才可以碰第二手。

  虽然这样做,利润难免比不上第一手直接收那土货,可这样却要相对安全的多不过古玩这行当向来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市场上流通的那些东西九成都是赝品,能不能赚到钱就看你的眼睛够不够毒。

  省城杭州有一条仿古街叫做河坊街,这里据说也是南宋的御街,这条街依吴山而建,也是杭州人流最密集的一条街道在这条街的头部有一幢建筑叫做吴山通宝城,这里一年四季很少能够晒到阳光,来光顾的人也很少,超子他们的铺子就开在这儿这儿就是整个浙江地区最大的古玩交易中心,来这儿的人很少闲逛,因为游客多半会选择在那条繁华的河坊街挑选满橱柜的赝品,这儿才是真正的行家们来的卓雄回四川淘货去了,今天守铺子的就是超子和大山两人。

  七八月的天气有些热,可这地方好在晒不到太阳,两人一人一张竹藤椅躺在铺子里头睡午觉,这个点一般是不会有人来的“老板在吗?”超子听到差点一个趔趄从椅子上摔下来,揉眼一看,来者是一个年纪在三十出头的男子那男子个头不高,很瘦,一对大龅牙,头发是四十年代最典型的中分汉奸头。

  这人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的大旅行箱,眼神不停得对外面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人超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人一看就是个土耗子出身,一准就是到这儿来想出货对于土耗子,超子一般是不待见的,用他的话说,现在的土耗子们干活太没技术含量了,一个炸药下去,好多宝贝就这样给毁了,还有一些诸如漆器他们也根本不懂得保存,拿过来的时候多半都废了。

  “我就是老板,有事?”超子翘起了二郎腿,给大山使了个颜色,让他准备去关门。

  那小龅牙嘿嘿一笑道:“有点菜想让出来,不知道哪家老板要不要吃?”这人说的是古玩里头的黑话,菜就是指货,问吃不吃就是问要不要超子又问道:“是鬼货?”

  鬼货就是指那些从古墓里头盗出来的货小龅牙又朝外头看了看,确定没人了之后,轻轻点了点头大山“咣当”一声把那卷闸门给拉了下来,屋内的灯也随之点亮了,“吃我是吃,不过我这人只吃熟坑的,要是新坑的,我劝您去别家走走。”

  小龅牙一拍箱子道:“掌柜的说笑了,新坑的哪里轮得到这通宝城里来,早在坑边就被收了,这年头有几个胆子敢把货捂在手上到处跑也就是我这件东西有些特殊,寻思着得找个有眼力的人,搁在家里已经有三年多了,要不是赌博欠了一屁股子债,我还真不舍得拿出来”

  “哦?”超子一听还真来了兴趣,要是这小子敢拿个瞎货骗自己,保管大山会废掉他一胳膊,“里边请”这铺子外头放着的东西都是些晚晴的货居多,价格不会很高,但也清一色都是真家伙,这些东西一般都是拿去卖给那些喜欢来中国淘宝的洋鬼子。

  可哪个玩古玩的手里没有些硬家伙,这类东西拿出来可都是能换栋小楼的货,全部都放在这铺子下面的一个地下室里头呢打开三道锁,连过三道铁门,小龅牙跟着超子来到了一个不足十平方的地下室小龅牙一看到那些玩意,眼珠子都在放光了:“啧啧,老板真是大手笔呀这里头的东西每一件可都是压堂货啊!”

  超子笑道:“都是早些年在乡下收上来的荒货,说说看你手里头的那件宝贝吧”小龅牙打开皮箱,里头的东西用一块黑布包着,打开黑布,小龅牙取出一个绿油油的东西来,超子远看着挺像一块玉超子接过来一看,这东西还不光是玉的这是一个方形的盒子,大小不过玩具魔方那么大这盒子一共八个面,其中四面是玉的,四面是青铜,其中青铜的那个面上刻着不少文字,这文字超子一眼便认得是那蕲封山的那种文字。

  超子捏着那盒子问道:“哪儿来的你?”小龅牙搓着手回道:“您就别管我哪来的,您要是瞧得上就给我个价格”超子把那盒子轻轻往桌子上一放笑道:“你还怕我惦记你掏的那窝子?你们光顾过的地方连尸都拖出来给卖了,还能剩下个屁我不妨实话告诉你,你这东西上面可沾着青铜,但凡只要是有青铜的,被抓了可是铁定蹲号子的,我就是收了也没办法走白道,在这个城市里肯收你这东西的人不少,但是价格敢开的高的我寻思不多。”

  超子这话倒是不错,其实这小龅牙已经拿着这玩意走了好多地儿了,因为青铜器只能进行地下交易,上不了台面,所以一直给的价格都不到他的心理预期,这才拖到超子店里来试试运气。

  “我们几个兄弟三年前在陕西掏窝子的时候出的,我也不满着您,为了掏这玩意,四个弟兄下去只上来一个,手里头就带着这么个东西,到土面上了我那兄弟一声惨叫又重新跌进洞里再没出来过这一回卖了还得回去付他们四个的抚恤金,所以掌柜的您看要真想吃,价格上”超子拿着那玩意用放大镜仔细看了看,这玉石倒算不上顶尖的玉,不过这工艺确实不错,其中一面玉石上还刻着一匹马,马的身上似乎还有些特殊的纹路,顶部的青铜器上有一个很小的孔,看样子不像是后天人为打的孔,而是一次铸成形不知怎地,超子觉得这玩意他应该拿去给查文斌瞧瞧,因为单从造型上来看,这东西好像并不属于什么常规用品。

  超子把玩着那东西笑道:“兄弟,你这件东西我先收了,给你的价格也不会低,但是你先得跟我走一趟去见一个人”小龅牙一听这话,心想该不是超子打算黑吃黑吧,于是他伸手就要拿回那东西说道:“我不卖了。”

  超子转了个身就把那东西揣进了自己兜里说道:“不卖也得卖!”小龅牙突然亮出一柄匕首来怒道:“想强拿,我不吃这套!”只是瞬间小龅牙就觉得自己的双腿已经离地了,大山站在他后头拎起他的衣领,一巴掌扇在他头上,小龅牙顿时就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