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八九十章 青衣再现神话

  黄泉路那自打三界分立之日起就是给死人走的,这条路很少有人说出是什么样的,因为走过这条路的人都死了听那些还魂的人描述也是各不相同,有的人说是春花灿烂的光明大道,也有的人说是一条一黑到底看不着边际满是鬼哭的小道。

  也许一百个人死后走黄泉路都会遇到一百种不同的景象,黄泉路本就是人这一生在世上走这一遭的缩影,但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一定有阴司押着。

  查文斌不是第一次走,他已经走过好多次,一个人来的,被人押着的都有,这儿他不陌生单枪匹马径直冲过奈何桥,正在给人灌汤水的孟婆一瞧怎么都觉得这人有点眼熟,思来想去若干年前此人不正是那个一跃跳入忘川河的男子吗?

  孟婆心头大惊,手中一碗汤没有拿稳,泼洒了一地,千百年来,此人怕是第一个从忘川河里活着出去的。

  阎罗殿上判官早已接到报告,他们早就对这个人间小道忍无可忍,今日送上门来,又岂会善罢甘休?一人一袭紫金道袍,仗剑而立,脚下踏着的乃是人人畏惧的无间地狱,四周满是凄惨的鬼叫之声,可那人丝毫没有半点胆怯,单手附背,狂笑道:“是不是还没到我该来来的时间?”

  民间传说中掌管人生前阴德罪孽赏罚的便是判官,有句俗话叫:人在做,天在看,也就是说活着的时候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判官的记录之下,死后再来依次判定生前功过所以判官历来也是个肥差,巴结好了他,你就少受一点罪,将来便能投个好胎;若是惹恼了此爷,十八层地狱中的各种酷刑就等着,六畜轮回的大门也会对你敞开所以,在道士们的口中有一直有一个说法:宁惹阎王,莫惹判官。

  判官见他那副样子,心中不免大气,喝道:“查文斌你好大的胆子,杀我阴差,今日还敢擅闯地府,来人呐,给我拿下!”

  这里有的小鬼平日里也是受过查文斌的恩惠的,更多的则是对他咬牙切齿,手持招魂幡的黑白无尝马上前作势就要拿人,查文斌冷哼一声:“做鬼也有做鬼的规矩,是他草菅人命在前,我替天行道在后一个阴差下凡修邪术不说,还公报私仇,你们这些做官的不但不管,还要包庇纵容,这个理就是告到三清祖师爷那儿,我也是照杀不误!”那个阴差的所作所为,判官哪里会不知,不过在他们的眼里,凡人只是脚下的一条虫罢了人命,对于他们而言,太不值钱了。

  判官气的把手中的笔砸向了地面,一拍堂木吼道:“就算是他错在先,那也轮不到你一个小道士来管,不要以为你头顶有三清,我就拿你没办法这里是阴间,我说了算!动手!”

  “蹭”得一声,查文斌拔剑而出,横在胸前喝道:“谁敢上来!”

  那判官其实心知肚明,此事要真往大了捅,自己怕也是站不住脚的,心中本来也有点虚他想着要是查文斌能求个饶,再好生教训他一顿这事可能也就过了,但没想到这人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拔剑,心中那个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小小泼皮道士来地府撒野,今日我就把你丢进烊烔渊里受尽地狱业障之苦,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白无常的锁魂链呼哧着射向了查文斌,查文斌后撤一步,突然左手虚空画圆,右手以指为笔,这一招乃是他当日斩杀了阴差所用本以为会给对方来个下马威,不料最后一笔完成,锁魂链已经结结实实的捆在了他的身上,而黑白无常没有半点损伤符,不灵了!

  查文斌脸上一丝呆滞一扫而过,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峻,但这哪里逃得过判官的眼睛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那个你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妨实话告诉你,我们一直没有动你的原因并不是你躲了三年就找不到你,而是要不了几年,你就会亲自来报道,只是没想到你等不及了,提前跑来投胎,那我也只好成全你”判官给无彻了一个眼色,喝道:“带走,直接打进烊烔渊!”

  “这,要不要先和阎王说一下,开启烊烔渊,我怕”黑无常似乎有些忌惮什么。

  判官不耐烦的说道:“不用报了,只管送下去,有那个怪物看着子的。”

  黑无常还想说什么,却被白无场声提醒道:“别触霉头,这个查文斌也是咎由自痊那下面两个大怪物在,下去了也就永远别想再出来了”

  不是查文斌所做的动作不对,虚空画圆,右手画笔,这个动作在梦中他不知做了几百遍;也不是他填的符错了,这些符字早已如幻灯片一般印入自己的脑中道法,尤其是霸道的道法,是以自己的身体为引子,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自然之力查文斌以前能使,是因为三魂在体,那可都是修了三千年的老妖怪,神话传说中的存在,现在的查文斌哪里有能力承受这般的反噬之力,自然得也就使不出来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大难就要临头的查文斌丝毫不改面色,黑白无常拉扯着手中的链子试图把他强行拖走,可查文斌依旧站在原地,就在判官打算亲自动手之时,外面有个阴差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喊道:“有人闯进来了,拦,拦不住!”

  还不等他说完,一个小阴差倒飞着砸向了判官的桌子,门外一袭青衣飘动。

  皇,这是一个超越神的存在,中国所有的神话体系都是围绕着三皇五帝开始,青衣神,蜀山神话的缔造者,蕲封山真正的主人三千年的铜铃赞歌,十万恶鬼的哭泣声中,青衣缓缓踏步而入 他查文斌是不是看着有那么一点的想象呢?判官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北宋年间才来到地府的家伙显然不认识这位爷,但是他却晓得什么叫真正的强者,单就一个气势,这便是他到此地见过的最强者。

  在这个三界大门早已关闭了几千年的时代,会有这般强者的存在,判官把自己脑海中所有认识的神仙都走了一遍,但就是寻不出此人的任何信息。

  何止是判官,十殿阎罗纷纷现身,将这一道士一青衣团团围住阎王终究是发现了查文斌,青衣是何等的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挠刻画出来的,还有,还有那个被送进烊烔渊的恶棍,他们仨全都是一个挠刻出来的!

  有些小心翼翼的示意他的人全部往后退,查文斌的所有信息,他的生死簿上都有记载,包括他的每一世轮回,每一次死亡和投胎此人命犯天煞孤星,本就该在五年前归天,不料却莫名被人强行加上十年阳寿,这十年是超越生死簿的存在,阎王爷拿他无可奈何这也是为什么查文斌斩杀了阴差之后,他们只能派小鬼梦中骚扰,却不能得手的原因因为在他们管辖范围内的那个查文斌应该早就在五年前就来报道了目光的对视,这青衣,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是他开启了那口棺材,开启了接下来的坎坷之路,他们两人总在纠缠着,不是一个时代的同一个人!

  查文斌想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在蕲封山的那口玉棺里,也在封渊的湖面,还有忘川的河里,更有那聚阴之地的九宫棺内只是他们或死人,或半死人,或道士,唯有裂开的大地一起埋葬了那些氐人得时候,才是一袭青衣他总觉得他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又说出来,终于,再次见面了。

  旁边,一层又一层的小鬼外围,一个拿着破葫芦的道士咂了一下嘴,脸色开始微微红润自言自语道:“早知道你们会来,我就继续在下面睡觉了”说罢,这道士又摇头晃脑的消失了

  这道士便是那年给小姨下命批的疯道士,清风道人,马肃风! 这道士便是那年给小姨下命批的疯道士,清风道人,马肃风!

  查文斌是人,阎王判官和阴差是神,另外一个则是神的缔造者!这就是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