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八十七章 救徒(二) 走阴

  七盏油灯绕着河图全部点燃,屋内门窗紧闭,不得进入半点光线┏查文斌席地而坐,双腿盘膝,放置一根招魂幡横卧与腿上。

  外七星可用明火点燃,内七星则就只能用意念了,有点类似与中医上所讲的打通某些经脉这在道家七星续命法上也被称为由武火阶段开始进入文火阶段,依次序将此七星本命灯点燃,然后充分消化吸收所采聚的炁光之”,既让河图的身体可以吸收外七星回光时的力量。

  点灯需要顺着七星斗罡的顺序,先意守膻中穴,再意守天目穴前虚悬之一穴,接着意守泥丸穴,最后再守夹脊命门炁穴阴跷余下四穴。

  这些穴位中,夹脊穴是最为关键的穴位,电灯成败也就看此穴能否顺利成事在道法的修炼中有这么一句名言是:“夹脊双关透顶门,修行径路此为尊!”古人对于这个穴位曾说:”以其上通天谷,下达尾闾,中通心肾,召摄灵阳,救护命宝,此非修行径路而何?”足以见得夹脊穴乃是人体穴位的重中之重,也是七魄所在的关键位置,此穴若是伤了,人非死即伤,即使得救,免不了落个终生瘫痪的下场。

  道家阵法并不是单纯的凭空想象出来,而是根据大自然的变化和人体的结构,用自然的力量去刺激身体的自我修复或者激发身体的潜能。

  夹脊穴,不是指浅表皮肤下,而是指深层脊髓内为中心的一片区域在七斗星位上,此处也正处在文曲星位,文曲星乃是北斗星之枢星,整个北斗的转动,都以此星为中心夹背穴在人体之重要位置也从此星位中可见一斑。

  查文斌坐约莫有一炷香的时间,然后杵着招魂幡站了起来,伸出左边手掌,用朱砂笔在手掌中心画下北斗七星,然后右手对准河图的夹脊穴按了下去。

  左手拇指迅速将掌心七个点连续点上一遍之后,重重的用指尖再掐准文曲星位,双眼逐渐开始闭上所谓的用意念点火,在道家也叫做执念,说白了就是脑子里头幻想把这个穴位用火点燃,有点跟气功里头的引导真气在自己体内行走差不多要想点燃内七星,没有一定的道家功底是不可能的,这也是道士们经常打坐静修带来的好处,他们的精神力远比普通人要强大的多。

  因为人身上是不可能直接出现火光的,如何判断一盏灯有没有被点燃的关键便是感知皮肤上的温度变化当查文斌察觉到自己的右手掌心温度开始逐渐升高,一直到后来放上去有点吃不住烫的时候,他心中幻想到此处穴位已然是火光旺盛了,接着便再去寻第二个穴位。

  如此这般,当七个穴位全部点燃之后,又要再从第一个穴位逐渐添油,没有油,灯总会有燃尽的时候,需要添加七七四十九个周期之后,才算是彻底点燃了内七星。

  再点内七星的同时,还要时刻注意外七星的油料,所以七星续命阵法自古能成的并不多见,需要极高的道家修为和坚强的意志力可能是《如意册》给查文斌的确带来了不少帮助,也可能是爱徒心切,总之当他完全虚脱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四十九个周期,此时已是第二日的中午。

  查文斌给亮着的油灯依次添完油之后才红着眼睛出了房门,大山他们几个在外面守了一夜终于见到出来了忙问结果,查文斌却摇摇头道:“还要点时间,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洗个澡,然后守好屋子,不准任何人进来。”

  吃了一点清淡的食物,查文斌叮嘱大山日落之前把他叫醒,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三年前的查文斌尚可连续几日不合眼,但是三年后,他感觉自己已经逐渐力不从心了很多次在梦中,他都模糊的看见有三个人在一起下棋,自己则在远处看着有时候那三个人在棋局结束后一起离开的,有时候棋局结束那三个人又只剩下一个人,那些人的背影他总是觉得很熟悉,却又看不清,每次想问点什么,总发现喉咙发不出声音。

  天色大黑之后,大山把他叫醒了过来,查文斌先是去茅房,此为排出不干净的污秽,接着又去沐浴更衣,晚饭他则没有吃,道士在做法前通常都会这样,为的是尽量不沾染太多的世俗之气,这也是千百年祖宗传下的规矩。

  换了一身新的道袍过后,查文斌让超子他们几人先回内屋,自己一个人来到了院子里这里的灵台是昨晚就搭建好了,师傅的牌位之上,符纸微微飘动查文斌亲自点了一炷香插上,然后跪在了牌位前说道:“今晚弟子要再走一遭地府,怕是凶多吉少,若是师傅在天有灵,就保我天正一脉不灭;若是弟子今晚回不来,便同师傅一起在地下做个伴!”

  查文斌给师傅重重磕了几个响头之后,大步转身走进屋内,“啪嗒”一身,马肃风的灵牌竟然一阵小风给吹到了地上,只是查文斌此时已经关上了房门。

  点一炷命香,查文斌盘坐闭目,明明屋内没有光,可是查文斌却能看见自己的眼前慢慢的开始亮堂起来,等到整个世界开始一片雪白,雪白到刺眼的时候,再睁开眼,他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活人从阳间到阴间,也叫做“走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