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八十五章 钓水鬼(三)

  查文斌脸色一变,右手快速的把两个小纸人丢进乾坤袋,左手扶着桥上的栏杆准备一跃而下,只要让水鬼再入水,想再抓它恐怕就有些难了超子箭步冲向那个大爷,一把捂住他那张酒气熏天的大嘴,可是为时已晚,鬼有时候确实比人要精说时迟那时快,却见河图那小子身子往前一探,伸出手臂贴着水面,手指呈剪刀状前有古龙笔下的陆小凤灵犀一指,今有夏忆文中的童河图神来一夹!

  那片纸人现在正立于河图的两指之间,距离水面不过两公分的距离,查文斌那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捂住乾坤袋的口子,查文斌顺着小路准备前往河边接应,只要拿了这张纸人,今晚就基本大功告成无奈成也河图,败也河图若是这纸人现在被查文斌捏着,那是决计不会再出半点差池的不知是查文斌大意了,还是真的是他也无可奈何,接纸人的虽然是他的徒儿,可河图毕竟才是一个刚入门不过数月的孩子按照正常速度,查文斌从桥上跑到河边的竹筏不过十步路,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小段距离,却足以发生一个不可改变的结局。

  纸人是用常见的宣纸所剪,又薄又轻,几乎没有多少分量,大小也就人的一个巴掌河图夹住的部分是纸人的大腿,纸人的脚几乎就是贴着水面的,只要有哪怕一滴河水拍到纸人上面,这个小鬼立刻就能脱身杯子里的水如果没有人动,那么它是会保持平静的,可这是河里!

  竹筏本就是浮在水面之上,稍微一动便能激起水晕,只消那么一个小浪拍来,这后果连查文斌都不敢想单是水鬼溜了也就罢了,可现在河图还在水面之上,小鬼发现被戏弄势必要寻他报复,本就又都是孩子,这个现成的替死鬼上哪里找去?唯恐河图要出意外,查文斌三步并做两步,换做以前,这类小角色他都不需要开坛,直接收了便是可。

  自从蕲封山归来,查文斌发现自己对很多曾经轻而易举能办到的事情都做不到了,道法这玩意,说白了没有一个实质性的东西,只是自己心里头明白,若让今天的查文斌去面对阴差,怕是连半点胜算都没有了河图也是发现了这点,他有心把手臂微微高高抬起一点,心里想着是尽量让那纸人离水面远一点可是他忘记了两指之间夹着的只是一张薄纸片,就是手臂那么轻微的一动,纸人的腰部便往下一弯,当查文斌离竹筏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纸人的脑袋已经接触到了河水纸片落水,魂归河流,无影无形,八方难觅这就好比钓鱼的时候,这鱼儿在拉离水面的时候脱钩落水,你要再想重新钓起这条鱼,那难度自然不是大了一点半点。

  只见白色的纸人迅速在头部着水的时候,迅速开始变化,因为纸张具有吸水的作用,一截小小的水印开始迅速向整个纸人的全身蔓延开来,更加让河图有些手足无措的是这河水明明是干净的,可纸人的颜色却发生了变化黑!一如墨汁一般的黑色随之从纸人的头部开始向下侵蚀,看见这杂耍一般的变化,河图有点呆立了,眼看那黑色就要蔓延到被他依旧夹在手指中间的部位时,查文斌大喊道:“快扔掉手中那东西!”说完,他已经一个箭步射向了竹筏。

  竹筏哪里承受得了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筏子猛得向下一沉而后又因为浮力向上一弹,那激起的水花瞬间涌向了河图的手掌孩子终究是孩子,哪怕是查文斌的一次大吼加上突然这么一窜,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当查文斌的手掌拍到河图的手臂,河水已经将他的手掌完全浸湿,一种近乎是被电击的感觉瞬间从河图的手指传递到大脑,接着他人一动,以极快的速度双腿一蹬朝河里扎去一步之遥的距离往往却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被一个愤怒的水鬼缠住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即使是他的身边就站着一个曾经横扫阴差的道士。

  自古但凡水里生的东西,多半是最难弄的十八层地狱里的哪一个恶鬼见到欧马面都得乖乖的,哪怕你生前是千人斩的阵前大将照样得低头可有个地方确实列外,就是那条忘川河里的冤魂们,这些人跳下去没有死的,便在河中化作了厉鬼,这些厉鬼就连阎王爷也无可奈何,只因他们在水中水在五行之中是黑色的,因为水的深处暗淡无光,也只有乌云密布之时才会降水黑色这本就是一个最接近邪恶的颜色,无论是上古还是现代,无论是中国还是欧洲,但凡是有宗教和神话的地方,黑色永远象征着最为邪恶的势力。

  水中的秘密太多,生活在陆地上的人们对于这个黑色代表的世界所知道的太少太少了这河原本也不深,可这孩子跳进水中之后一折便不见了踪迹,此时的月光又再次显露了出来,河面上不停被拍散的月影诉说着刚才发生的那不平静的一幕。

  超子现在心中真有想把那老头一并丢进河里醒酒的冲动,河图这孩子他们谁都喜欢,生的就是一副灵气的样子,这种娃娃即是成道的好苗子,也同样是恶鬼们最喜欢寻觅的目标查文斌站在竹筏对着水面仔细搜寻,不远处的人家开始亮起了电灯,听到动静的村里人们披着衣服拿着手电都在不远处围观怕死的心人人都有,但是看热闹的绝不嫌多,这就是典型的国人心态。

  超子和卓雄分别从围观群众那找来了辆盏手电,河水很干净,所以一眼便能见到低,就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河图绝对不会消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那么唯一看不见的地方很显而易见便是这块竹筏的下面!大山是直接从桥上跳进水里的,他那坦克一般的身躯一入水,溅起的水花把桥上的蜡烛都给直接拍灭了胡乱抹了一把眼睛,大山双手插到竹排的下方,一声怒吼,原本这竹筏是被绑在两岸的粗绳固定的,眼下救人要紧,解开绳索的时间足以让河图在水里多遇上一点危险。

  查文斌迅速也跳进水中,只听“蹦”得一声,食指粗细的绳子应声而断,这家伙的力气绝对不是盖的这扇竹筏被大山高高的举起,然后用力的掷向岸边原本这竹排是青绿色的,可是这竹排的背面却看上去是黑色的,因为着急河图,众人也没在意,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竹排的背面的确不一般水中,一个少年的背部向上浮着,查文斌一把抱起这孩子便向桥上走,可他却发现自己的手似乎触碰到了一些不舒服的东西。

  当河图的的身体被翻过来的时候,桥上不少围观的男人都受不了了。螺蛳,那种浙江山区河流里最常见的钉螺,文革时期曾经爆发的大规模吸血虫病就是拜这种钉螺所赐。

  河图的脸部几乎看不到肉了,满眼望去,整个面部到脖子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钉螺,无数只的钉螺紧紧的挨着,它们死死的吸在了河图的脸上,甚至连耳洞里都爬满了这种让人厌恶的生物查文斌几乎流着眼泪给这孩子去除脸上的钉螺,钉螺实在太多了,只要是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的都布满了这玩意,似乎整条河的钉螺此刻全部在他身上附着了这时,超子才发现那竹排的背面也全是这玩意,几个人七手八脚的给河图去除钉螺鼻孔里,嘴巴里,耳洞里,眼皮上,这些该死的钉螺无处不在,它们的吸盘死死的贴着河图的皮肤,它们就像赶不尽的小鬼,一只连着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