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八十四章 钓水鬼(二)

  熄灭所有灯光之后,整个村子只见两处还有光,分别是那桥上摇曳的蜡烛和河里漂浮着的竹排此时的河图便在那竹排之上静静坐着,他的身边散落着几件小孩子们喜欢的玩具,河图现在就手拿那些玩具并不时发出笑声天空中挂着半轮明月,河里的涟漪让倒影着的月光聚不能,散不得岸上的汉子们静静的猫着腰,或盯着竹排,或看着查文斌三个用纸片剪成的小人用细线吊着,查文斌的手中正拿着这些线,他人站在桥上,纸人则垂在水面之上竹排上的蜡烛把这三个纸人的影子拉的好长,偶尔一阵河风吹过,那些影子便舞动起来。

  换做旁人家的孩子见此情景怕是要吓的大哭的,可河图却很镇定,今晚他是关键那三个孩子河图在上学的时候也认得,虽无交往,但颇有印象河水本就不深,月光下,甚至可以看见河底的鹅卵石这幅景象,很难想象出这河底会突然浮出一张脸来冲你微微一笑吧?若是一张脸也就罢了,可河图现在面对的确是三张因为长期水浸泡过后发胀的脸这三张脸已经完全扭曲变形,因为皮肤过度吸水造成的水肿和惨白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不知何时起,头顶的乌云已经渐渐盖住了那半轮残月,河面的威风也悄悄停止红色的蜡烛燃烧的火苗“扑扑”向上窜着,也不知道是哪一支香燃烧后留在上面的香灰突然折断掉进了水里“噗嗤”一声,火与水的接触,一团乌黑的头发开始慢慢出现了河图轻瞟了一眼,很明显他已经看到了,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很快他便又镇定了下来,继续摆弄着手中的玩具一张河图已经认不出的脸率先贴着水面出现了,这是第一个落水的孩子,接着便是第二张脸和第三张脸他们可能认识这个手拿玩具的哥哥,也可能不认识,不是每个鬼魂都有生前的记忆的。

  可是他们是孩子化的,依旧有那份童心,玩具这是他们在死后都最放不下的东西山里的孩子是没有多少机会拥有玩具的,城市商场的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玩具对于他们而言是奢侈品,而现在就在他们的眼前摆放着各种前所未见过的玩具,好玩的天性一下子便被勾起来了。

  “哥哥,可以给我们玩玩嘛?”一个幽幽的声音在河图的心中响起,这声音并不是从耳朵里传进来的,而是在他的心中有一个孩子跟他发生的对白河图只是装作没听见,继续摆弄着手中的东西并不时的发出高兴的笑声水本无形,流到哪里动到哪里,落入而亡的人也是这般,他们很难幻化出平常所讲的一些亡魂的样子所以在水中出事的人多半在落水前是不会见到任何异样的,有些落水后但是又被救上来的人回忆他们在水中见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比如人脸水鬼只有在水中才能保持形体,也只有在水中他们才能害人,不要小瞧了一个水潭,要淹死人得话,哪怕只是一只脸盆大小都照样能要你的命。

  只要水鬼上了岸,那几乎就不可能逃得了道士的手掌心,但是因为它们无形,所以要想上岸就得附在一些东西上,查文斌手中的那三个小人就是为它们而准备的水底下的三张脸互相靠近了一点,嘴巴一张一闭,听不见它们说什么,看样子像是在商讨没过多久,河图就觉得自己坐着的竹筏开始在摇晃,这股摇晃的力量来自于水底因为竹筏事先已经被粗绳牢牢固定河图去扶了一把那差点被摇下去的烛台,然后轻轻朝水里丢了一枚生鸡蛋,瞬间河里开始变的安静了经常在江河里跑船的人都知道,如果航行在风平浪静的水面突然船体开始摇晃,多半是遇到脏东西了,这时候就需要朝水里丢一些贡品以前的船多半是木质结构的小船,不像现在有大吨位的钢铁船,禁不起折腾很容易造成翻船,所以很多跑船的都会在船头准备着各种祭品,小到鸡蛋,大到半熟的猪头,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需要把祭品丢下去多半就会立马消停下来。

  玩具对于这几个孩子的诱惑显然是要比鸡蛋之类的祭品大得多,没一会儿,河图又开始觉得竹筏在晃了,可这回他坚决不动,任凭怎么折腾,过了没一会儿,竹筏也消停下来了缠在查文斌指尖的一根线传来极为细微的一丝抖动,他知道有鱼儿要上钩了!靠中间的那个小纸人微微动了一下,接着河图的身边便多出了一个孩子,那孩子他认得,名字叫做刘志,是那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

  一开始刘志只是拖着腮帮子看着河图玩,河图的身边堆放着不少东西,见河图好像对他没有任何反应,他开始胆子大了一点偷偷用小手拿过一个小纸马这纸马的腿和尾巴是有机关连着的,只要拉动那尾巴,它的腿就会不停得动,呈现奔走状这个叫刘志的孩子明显是觉得这东西很好玩,窝在桥上的男人们都能听到那让人觉得心底发毛的“咯咯”笑声水底下,还有两张翘首观望的脸,他们看到自己的同伴玩的很开心,心底早就按捺不住了,很快查文斌便觉察到另外两根线上也分别传来了抖动三个孩子围坐在竹筏上,身上不停得滴着水,从发梢到泡的发白的脚掌,他们互相争抢着玩具,互相嬉戏打闹,如果他们没有死,这本该是属于他们的童年。

  查文斌的手开始慢慢的向上提着,只要这三个纸人被完全拉上来,这三个孩子将永远都回不到水中,前提是在他们不知觉的情况下只要不出意外,桥上那已经张开口的乾坤袋将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要说不巧吧,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几乎全村的人都知道今晚此处在做法,所有的人也都被通知回家不要出门,可偏偏有一人漏掉了。

  学谐堂里的那位大爷因为这事出了之后便丢了工作,他不是那个村的人,儿子待他不孝顺,家里呆不住原本以为找份看门的活可以一直过到死,不想却出了这档子意外人这心里一烦躁,就喜欢买醉,一旦买醉就容易忘记回家的路他在这个学校已经干了八年了,他早就把这儿当做了自己的家劣质的白酒喝多了容易上头,大爷迷迷糊糊的就顺着脑子里的印象摸到了这儿那位大爷唱的一口好京剧,平日里就在学校里哼哼,这会儿喝醉了哼得跟个蚊子似得东倒西歪的大爷一手提着酒瓶子,一手在空中比划着,摇摇晃晃的冲着这桥便过来了。

  查文斌的眉头已经皱的很紧了,这种关头是决计不能被打扰的,可是现在他却不能喊,一旦喊了惊动下面那几个孩子,下回想要再钓可就难了不过也就还有五十公分的距离,三张纸人就能到手了也不知是那大爷感觉自己快要到目的地了,还是心里实在憋得慌,突然“嗷”得一声撂起一嗓子,大半个村子里的人都被他给叫醒了,一时间村里的狗们开始狂叫,不知情的人们纷纷披着衣服准备出门,以为是法事现场出了问题。

  那三个孩子生前本就是归这大爷管的,一听是这大爷的声音,以为自己还是在学校呢,丢下手中的玩具就准备跑查文斌见势不妙,双手拽着细线猛得向上一拉,却赫然发现到手中的纸人只剩下两个着手中另外一个光溜溜的线,查文斌探头一看,只见其中一个纸人摇摇晃晃的落入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