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八十三章 钓水鬼(一)

  此次落水事件,对于村里人来说不是一件小事,查文斌原本有意开始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可是无奈之下只好再度出山三个小孩里头有两个是堂兄弟,年少夭折的孩子,尤其是这种横死的,说不上凶,但是却也麻烦孩子贪玩的天性注定了他们死后依旧,也许他们在找同伴的时候就盯上了村里某户人家的孩子,其实他们本没有害人之心,可这无心之举却会要了别人的姓名。

  因为事发已经大约过了半个月,落水的孩子也都被家里人带走安葬一般小孩的过世是不会摆白事的,通常都是自家人悄悄挖个坑给埋了,因为自古就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道理三个新立起的小土包便是储在那个半山腰村子的对面,也许再过十年,剩下的就只是荒草了。

  那所学校查文斌是知道的,村里人都是从那儿过来的,那个地方的风水如河图所言确实不怎么好河道在此处是一个半月形,中间形成了一个水潭,这在风水学上被也被成为杀人潭月牙似刀,水潭则是落头处,若是没那石桥和成片的柳树倒也无妨那道石拱桥恰好连接着通向学校的小路,桥本属阴,俗话说白天给人走,晚上给鬼过所以老一辈的人经常会叮嘱夏天那些在桥上纳凉的人们,让他们别超过十二点一定得回家村子里。

  没有特别好的地方可以幽会,大夏天的后半夜经常会有小情侣们在桥上谈恋爱,但凡是在桥上私定终身的,多半以后会有一些劫难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桥,就非常容易出事,桥下终年晒不到太阳,又受水流影响,所以桥底是非常阴冷的,再加上河口多半又是迎风面,所以这些地方都是脏东西们的最爱柳树条如果折下来能够有驱鬼的作用,一些跳大神的经常会用柳条抽打那些看似被附体的人,但是柳树本身却是属极阴的柳树多半是栽种在河边,水属阴,聚阴而生的柳树自然免不了沾上阴气,过去柳树林都是成片的,那些个地方白天看似风景如画,可晚上要你进去呆着,八成是会遇到你不想遇到的东西的越老的柳树越发厉害,那些歪着脖子,残缺着身体的柳树,树皮开裂,树根盘根交错,如果拿掉那被诗人称颂的柳枝之后,它不会有半点美感,所以柳树林也被称作是聚阴地。

  学性的那块柳树林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人种下的,很早的时候林子里死过一个人,那人跟查文斌还要大上十来岁柳树很容易被蛀空,这片林子里最大的柳树能两人合抱,曾经村子里头有一个脑袋有问题的人大冬天的爬进了其中一个树洞里睡觉,结果当家里人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大雪融化后,他就跟钻进了冰箱里的一般,活活冻死。

  河图在学校里的时候就觉得这地的风水不咋滴,回去后也跟查文斌说过但是查文斌跟他的解释是,此处设立一个学校确是恰好风水学上认为学星正的象征,莘莘学子们的朗朗读书声是最积极向上的代表,可以压倒一切,用来镇压这种风水歪地是再也合适不过的,没想到终究还是出了问题古。

  老的石拱桥上已经没有人敢来坐着了,十月下旬的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查文斌受人所托准备做一场法事一大早,那几个落水孩子的家长便提着各种礼品来到查家,他们消这位久不出山的道爷能够超度一下死去的孩子。

  查文斌不但没有超度,而且干了一样让这些家长非常接受不了的事,那就是把这些埋进土里不过半月的孩子尸首全给挖起来这件事几乎遭到了所有家长的反对,但是查文斌说如果你们不肯挖,那么这法事他也不会做。

  虽然查文斌的名号是响彻千里的,他的事迹别说村子里,就是省城里头也广有流传,为了尽早息事宁人,不停得有人去给家长们做功课,但是家长们实在想不通查文斌这么做的道理最后查文斌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要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在水里浸泡一辈子,那就别挖!如果不信你们打开坟墓瞧瞧,看看里面的孩子是不是从头到脚都是湿的。”

  事情最终的转机是来自于一位家长夜里受到他儿子得托梦,梦中他的儿子站在他跟前,发梢不停得滴着水,衣服上,裤子上,鞋子上,脸上,总之所见之处都是水,那衣服上面的水,怎么拧都拧不干后来,那位家长第一个打开了坟墓,撬开小棺材一瞧,果真,自家孩子的尸首已经完全被棺液浸泡,尸体正漂在水面上要知道,坟地可是在山脊背上,这里是不可能有河道的!

  另外两家听说情况后,也打开了各家的坟墓,里面的情况基本相同,三个孩子的尸体全部泡在水中,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些孩子的尸体一点也没有泡的发胀的感觉,捞起来的时候就跟刚从河里落入一般法事的地点就选择在那桥上,因为是村里的事情,所以那天来帮忙的人很多,搭台子,设棚子,还有各种看热闹的围着桥上水泄不通,近处的那几乎人家阳台上屋顶上都站了人河图那天只是作为一个看客,这是查文斌第一次在他面前开坛做法,他要学的有很多。

  选择那几个孩子落水的地方,查文斌让人在水面上用毛竹扎了一个筏子,并且固定住筏子上摆着酒肉熟食若干碟,还有两碗倒头饭,倒头饭上插着香,这算是给那三个孩子吃的贡品桥面上也搭着另外一个灵台,同样也有酒肉贡品倒头饭,就多了一些蜡烛纸钱和彩纸桥的西边已经被清空了人群,那个角落里堆放着的是三个孩子的生前衣物,还有一点玩具和书本有三块临时的小木板被放置在灵台上,上面写着的是这三个孩子的生辰八字,一个大香炉放在前头,里面东倒西歪的插着孩子们的亲人上的香前半夜,查文斌就坐在灵台边念念经文,每当他摇铃之后,孩子们的亲人则继续上香等到十二点左右,超子和卓雄还有大山便开始真正清场了大部分的人都被赶回了家,留下的只有七八个青壮年还有村里的一个负责人,孩子们的家属只被允许各家留下一人,且只能为男性,其余的则统统被要求关门闭户。

  隔着近的那几家在查文斌的劝说下也不得不抱着被子去亲戚家里借宿,看热闹谁都喜欢,可听说要惹霉头,那一准都跑的比兔子还快临近开工前,大山搬来酒食,请在场的人们吃喝一番,这些东西都是孩子们的亲人拿来的,这也算是帮忙酒喝了酒,吃了肉,就得替人办事,不得有退路,这也叫壮胆酒,因为接阴这伙计,一般人是干不了的因为此处本就是聚阴地,孩童落水至此处,怨气不能散短时间内充其量也就发出点声响吓唬吓唬路人,时间久了,必成一害,这就需要人为的把怨气从这儿疏导出来,接引到别处去,这又不同与一般死后的超度,这也叫“钓水鬼”。

  溺水而亡后形成的冤魂一般被称为“水鬼”,死在水中的人几乎都是投水自杀或者意外而死的,这些人的死都是不甘心的,所以既容易生成冤魂冤魂不散不去,便会徘徊在淹死的地方,变成水鬼然后它们就在水里耐心的等待,引诱,或者是强迫人落水而死,来当自己的替死鬼,千百年来,水鬼无忧无虑的靠这个方法投胎转世,摆脱来自地狱的苦难。

  可是终于有人找出了可以欺骗水鬼,引诱水鬼让水鬼像钓鱼一样,被钓上来的方法,大家称这个方法叫“钓水鬼”河图现在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按照查文斌的吩咐,身上穿上了一套用桐油纸做的衣服,这玩意有个好处就是防水河图的衣服里头有个暗仓,里面装着三张查文斌事先写好的纸符既然是钓,就会有饵,这个饵不是别人,正是查文斌收的徒弟:童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