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八十一章 入门

  当查文斌带着小河图回来的时候,超子正捧着一个瓷器跟卓雄在争论这是花瓶还是夜壶“啪嗒”一声,那个超子花了不少钱刚从老农收来的瓷瓶摔了个粉碎“文文斌哥?”三人转眼看着眼前那个有些邋遢,甚至是有些像要饭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先给烧个热水澡,有些日子没洗澡了。”查文斌自嘲般的嗅嗅自己的衣服,一股难闻的馊臭味确实不怎么雅观当桶里的水变成黑色的时候,查文斌方才和小河图一起出来道士最为讲究的便是干净,因为那些邪物本就被世人称作为脏东西,过去讲究一点的道士在做法前都得沐浴更衣,从头到脚梳洗一番以示为对神灵的尊重席间,推杯换盏,这三年的离别尽数在杯中之酒男人,不谈感情只论酒杯一顿午饭从一点钟吃到了傍晚,待这四个大男人全部趴倒在桌上之后,只剩下一个半大的孩子收拾残局。

  查文斌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念着他的人不在少数,没几日家里门槛都要被踏破了,来者多半都是些求算命的或者是替孩子看前程的来的人有的准备着土鸡蛋,有的则直接是红包,但多少这些人全都吃了闭门羹,查文斌对所有的来者都是不见一时间,四下乡邻里头,有的人传言查文斌收山不做道士了,有的人则说他是在闭门修炼,还有的人说这几年查文斌得罪的神鬼太多了,前阵子是出去避风头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段时间,查文斌是在闭门传道道士收徒,颇讲究一个缘字。

  河图本有道根,有跟在他爷爷身边那么多年,身上自然沾染着一股跟别家小孩不同的气质道士这个职业,不是人人都能做得,首先第一点,得让祖师爷认,不然得将来怎么叫祖师爷保佑你天正道虽说是茅山一脉的偏支,又算不上是什么大门大派,到了查文斌这一代,也可以用香火凋零来形容了但是做道士,最讲究的便是一个辈分,所以,河图得拜过祖师爷,上过祖宗香才算是真正入门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查文斌差超子几人备了酒菜肉食,香烛纸钱,又用竹子扎了一柄小轿这轿子做的却不是给人坐的,下方两根用黄枯竹做杆,再在那竹子之上用篾扎了一个小顶,大小不过一张床头柜柜子的顶端是仿造凉亭的涅,用红纸贴着算是当瓦片,整个轿子上都绕着绿色的纸带在那宝鼎的前端,还特地设置了一个空地用来摆放香炉。

  查文斌换上一身全新的紫金道袍,这是托人在省城定做的脚上一双登云鞋,方头黑布白底子,头戴一云冠方巾,后面还挂着几道镶着金线的布片片左手拿着一只拂尘,右手高举避邪铃,身背七星宝剑,这一身装扮,好不威风,好不潇洒河图这一日是早早便起,查文斌早就给他准备了一桶热水,用呀草沐浴之后,再用柳条擦身,最后得身裹麻布之后方能出门只见查家院子里爆竹“咚”得一声冲天而起,在查文斌吟诵咒语完毕之后,恭敬得将那师傅的牌位从屋子里头请了出来,双膝跪地,又轻轻的放置在那轿子之上三根贡香依次点起之后插在那香炉之上,查文斌牵小河图的手,大喊一声:“起轿!”抬轿子的是超子和卓雄,剩下的贡品都由大山一人独自挑着,目的地是那查家的祖坟山一路来看热闹的人好多,也有胆子小的不敢靠太近,有胆子大的便跟在查文斌的后头。

  这一日,查文斌满面笑容,也不驱赶众人,没一会儿这支队伍就扩大到了半个村儿有懂一点的老人说,这是查道士要开坛祭祖了,为的是告知祖师爷门下后继有人,一时间查道士要收徒的消息传遍了四乡八邻,那就跟过年似得热闹非凡大人们图热闹,孩子们则是看新鲜,查家的祖坟山上怕是有多少年都不见这般热闹了大家把他们几人围在了中间,全看那查文斌如何收徒了。

  查文斌的师傅马肃风,号清风道人,天正道第二十六代掌门,如今早已魂归黄泉查文斌手持纸钱一叠轻轻扬空一撒喊道:“弟子查文斌今日祭师,还望师尊保我天正一脉香火永存!”

  做道士者,做为重要的便是有一枚属于自己的印印章就是道士的身份象征,也是驱邪的利器,有了大印的道士,才算是一个合格的道士一般来说,一个门派会有一枚象征掌门的大印为世代相传,得大印者则为掌门同样,每个道士在入门之后也都会得到一枚属于自己的印这枚印一般是由师傅传授有了印才能画符,有了符才能驱邪做法,印的好坏直接影响到符咒的威力和成效刻印自然也是一门伙计,这可不是刻萝卜章那么简单,每刻一笔都会耗废大量的道力,其中蕴含的神鬼之精需要用尽刻印人的心血。

  查文斌就是足足花了三个月时间才刻成这么一方印台,虽然材质不是顶好的,但质量却不含糊查文斌让河图跪在师祖的坟前,又给他点了三根长香河图接过香举过头顶,恭敬的朝着坟上拜了三拜上完香,接着递过来的是酒杯,再给祖师爷敬过酒之后,查文斌解开那只大公鸡,把它的一只脚用绳子捆着,绳子的另外一头则绑在河图的手腕上。

  这里有一个公鸡叫做师傅领进门,怎么领呢,就由这只大公鸡来领过去人们认为公鸡是能够通灵的,祖师爷能否认徒弟,也全仗着这只大公鸡公鸡大概是被吊着的时间太久了,一下地便拼命的扑腾着膀子,扇得河图一身鸡毛,惹的围观的众人一顿哄笑可怪就怪在之后,只见没过多久,这只大公鸡翅膀一拍,纵身跳到了河图的头顶之上。

  那孩子也不敢吓动,只由得那鸡在头顶上踩着再过一会儿,那只鸡开始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方位,逐渐的把身子移到了正对马真人的坟墓不多久,那只鸡脖子向上一挺,猛得张开嘴巴一顿大叫查文斌见状,赶紧上前解开那鸡脚上的绳子,公鸡抖翅一飞,一跃跳上坟头,再转过身来瞧着河图查文斌再拿给河图一只碗,碗里头装着的是五谷,河图恭敬的拿着碗也举过头顶递到那公鸡的前面。

  公鸡低头看了一会儿河图,慢腾腾得把脑袋伸进了碗里,每种粮食只啄一粒共计弯头五下之后,又再次跳下了坟头,闪到一边的草堆里,想必是去寻虫子了到这里就代表祖师爷算是认了这个徒孙,河图又换上一身事先为他准备好的道袍,手捧着轿子里头的灵位站在了队伍的最前端,带着大家开始下山这时候,有胆大的人已经开始在抓那只公鸡了这只公鸡是可以吃的,而且据说吃到的人还能带来好运回到家中,查文斌正坐屋内,河图再给查文斌行三叩大礼,献过茶碗,接过一枚大印这便算是真入了门拜过三清,再拜天地,拜五鬼,拜八殿阎罗,十八路神仙河图都要拜上一番干这一行的,多求点神比得罪神要好,明枪?躲,暗箭难防嘛当晚,查家开了十桌宴席,邀请村里人齐聚一堂,一来是为了感谢这些年村里人的照顾,二来也是正式宣告童河图是他的徒弟。

  天正道,第二十八弟子童河图就此成为查文斌的关门弟子,查文斌也确实用心去****他,只是后来没想到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也让此事就此成为天正道的绝唱。

  回到浙西北那个小山村已是三年之后,查家的屋子还在,超子和卓雄的生意已经做的相当成功在查文斌走的那些年里,来找他的人依旧是很多,但是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曾经有一个非常厉害的道士云游去了,最近这一年来找的人已经格外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