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七十七章 道士命

  这年夜饭,狗爷如同嚼蜡,喝了一口烈酒之后,说道:“一会儿还得去给弄口棺材,没想到终究还是他先走一步”那白发老人名叫童坤卜,人如其名,十岁那年便跟了别人学道,精通风水易经,也会超度做法,在过去是一个名气不小的道士,与狗爷是同一年生狗爷自从那次约赌之后,家道开始一蹶不振翌年,因为二老咽不下心中那口气,双双抑郁而终。

  那一年,狗爷家里穷得连口薄皮棺材都买不起,过去往来的亲戚都跟瘟神一样的躲着狗爷,双亲的尸首在门板上直挺挺的躺了三天连根香都烧不起后来是坤卜替狗爷的双亲买了两口棺材,又帮着做法超度下葬,为此狗爷就把他当做了自己的亲兄弟狗爷是个浪荡子,家道中落之后,便一人搬到了这个地方,也有人给他说媳妇,可是狗爷却以女人是麻烦为由拒绝,并且一直单身至今。

  坤卜学道到二十三岁开始自立门户,其实也不算在那个贫苦的年代,他的师傅已经没有多余的口粮再养一个徒弟,虽然坤卜资质颇高,但他也一样面对肚子的问题从帮人算命取名开始起步,坤卜在几年后名气已经盖过了他的师傅可那时候,道士还不是一个职业,只能是一个身份,他跟查文斌一样,没有去过道观,也算得上是一个野道士坤卜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在种地的时光中度过,道士只是他除去农民那身衣服之外的一个称呼罢了坤卜的命运和查文斌有几分相似,他也是从帮人收魂开始便走了下坡路,那次收魂听狗爷讲比查文斌救姑婆还要惊心动魄。

  年轻时候的坤卜道行是在查文斌之上的,他没有什么掌门大印七星剑,全凭一杆桃木剑和师傅赐的一方小印硬是救回了两条人命狗爷那会儿也是看热闹的人之一,村里那时候嫁来一个南方的姑娘,据说是跟着爹妈逃荒到此处,人生得十分水灵在逃荒路上,父母双亡,便跟了村里一小伙成了亲,可羡慕死那一群大小光棍又过了一年,姑娘怀胎即将临盆,十个月的肚子人见了都说里头是个儿子,可把他一家人给乐坏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就在临盆那一天,产婆挥舞着沾满鲜血的双手冲出了房间大声喊着救命那时候医学不发达,接生的多半是村子里头的产婆,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难产往往意味着死亡果然,院子里头的人们在忙着套马车准备把人送镇上去的时候,里头便有人传来消息,说是那姑娘一口气没接上来,已经死了因为是一尸两命,所以童坤卜被第一时间请到了现场。让给算算回煞结果童坤卜到场一看,不过是有个因难产而死的女鬼急着投胎赖上这户了。

  坤卜发现因为外头的人气过旺,这姑娘的魂魄还未出屋子,他觉得还有救,便立马差人搭台布场东家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全让他去试试看,结果坤卜硬是在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让那女子回了神,还顺利产下一小崽从那以后,童家道士坤卜仙名远扬,十里八乡的都请他为上宾,只为求他给算一卦渐渐地,他家的土地开始由女人耕种,孩子也由女人看管,坤卜整日奔波在各个白事场所或是东村西镇,不折不扣的成了一个全职道士坤卜最为出名的便是算卦,据说让他算的卦基本都能灵验,可他也和查文斌一样,从不给自己算卦,最终没想到会落得那么一个下场。

  首先是文革,在那一场全国范围内开展的轰轰烈烈的打倒封资修运动中,刚刚结婚没几年的童坤卜几乎是封建迷信的典型,那个曾经亲自找他上门算卦的红卫兵头头揪着坤卜的耳朵拖他去了晒稻场村里批判过后,他又被当做典型送到镇上批判,镇上吃完了大字报又被送去县里,上万人激动得挥舞着手中的红本本高声嚷嚷打倒封建主义臭老九。

  童坤卜那段时间,他白天被拉上街游行,晚上就丢在棚里过夜,因为是典型,所以他收到了格外的关照,代价是惨痛的,因为持续的殴打没有得到医治,他的一条腿就此残疾奄奄一息的童坤卜再被丢到村口后,无人敢去接应,谁都怕被扣上一个同党的高帽他是爬的,一直爬到了家门口,老婆捂着儿子硬是不敢去动他,最后是狗爷看不下去了把他抱回了家修养了半年,童坤卜再次被拉了出去,这回的理由是他是瘸子!

  别人是瘸子,那是残疾人,是中下贫农的代表,是可以团结的对象而他是瘸子,那不行,别人说他是在装八仙里头的铁拐李,是封建主义的升华,是死不悔改变本加厉的典型于是这个可怜的童家道士,再次被一群十几岁的红卫兵倒拖着拉上了大街等他回来,已经是运动结束后了,可惜那时候已经物是人非家早已在那场运动中被抄的还剩下半间房,老婆实在受不了承担那个罪名,跟他离婚彻底划清界限后嫁了人爹娘先后上吊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只剩下一个瘦的皮包骨的儿子手捧破碗跟在狗爷后头混饭吃他这儿子,还是狗爷强行给拦下来的,他待他如己出,勉强给拉扯到坤卜回家。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这个小村庄比沿海地带晚了好些年,期间也有人再来找过他算命,可是童坤卜无论来者是谁一概拒绝,或许那时候他心中的道已经死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老祖宗留下的文化,咋就能成了别人口中的封建迷信呢?后来等到他的儿子长大结婚,家里的日子才太平了一两年条件好了,人们开始追求精神的享受了,越来越多的有钱人开始造房子,修阔气的墓地,这都得找人看风水十里八乡的都知道童坤卜过去是个有本事的道士,于是有人开始拿着厚厚的红包来求他一卦一开始,他照旧是拒绝,可那会儿村里有钱的人家已经开始起大瓦房了,他们家还是土坯房为这事,他那儿媳妇整天骂他儿子没本事,坤卜听多了明白那是再骂自己,自己是个残废人,一点收入挣不到还拖累儿子后来想想,道士自古也就是给人算卦瞧风水的,自己挣俩小钱补贴家用也是靠本事吃饭想明白了这个理儿,童家道士的名号再次响彻,一时间,童家一跃从落魄户成了香饽饽,家里的条件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逐渐的改善,到了第三年,家里已经起了大瓦房,可就是有一点,媳妇怎么都怀不上。

  童坤卜是决计不肯为自己家人看卦的,这也是道士的规矩之一,又苦等了五年,他那儿媳妇的肚子终于有了动静,高兴的童坤卜因为童家有后了,整日给祖师爷上香求平安等到瓜熟蒂落的前一日,儿子特地把老婆送到了镇卫生院,那时候的医疗条件已经跟了上来在等待升级为爷爷的喜悦中,坤卜丝毫没有感觉到悲剧的即将来临几十年前,年轻的坤卜手持桃木嚼回了一对母子的命,今天已经开始佝偻着背的他,饱经岁月的风霜,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老人赖掉的账,终究是要还的从医院回来的亲人带给他的消息是儿媳妇难产大出血,在送县医院的途中就已经不行了,医生勉强薄了孩子一个晴天霹雳砸在了童道士的头顶,准备迎接好消息而喜悦的那张脸,也变的僵硬因为是难产而生,而且这孩子从小就没有母乳,所以身体特别差,医生说这孩子怕是不怎么好养童坤卜就把这孩子取名为河图,他消可以用这个名字镇住这孩子一出世就不得不面临的噩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