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七十六章 探友

  从那以后,狗爷便不养狗了,但是村里的人依旧还是这么叫他查文斌静静的听着狗爷一边低头折纸,一边跟他诉说当年的故事,从这个年满花甲老人面孔上,透过那些岁月留下的皱纹,依旧能分辨出当年他的风流和不羁。

  “你怎么也会?”查文斌指着他叠的那堆元宝说道这元宝叠的可不赖,而且用的是惯用的道家手法,并不是民间的那种,没学过的人是不会弄的狗爷汀了手中的动作,将一个折好的元宝轻轻放在地上,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又止住了嘴,站起身来说道:“家里还有一点冬天搞的野味,晚上我们俩好好一盅。”

  乘着狗爷下了厨房,查文斌领着装满元宝的篮子走出了院子门,外面的雪依旧很大他用木棍在雪地里画了一个圈,然后把那些元宝全部都倒在那个圈中,一把火点了起来这些元宝,是烧给远方的亲人的,他今年没能去上坟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捎过去虽然在这一天,超子大山和卓雄已经替他办过了该办的事儿,可是他口中依旧默念着亲人们的名字,虔诚而肃静,此刻的他真的不像是一个道士,而是一个迷路的异乡客在圈中放置上贡品,点完香烛,查文斌站在这漫天飞舞白雪的村庄里,这是在逃避吗?他也不知道,他知道顺着天的时候,天并没有顺着他;逆着天的时候,老天爷也没把他怎么着,偶尔他还会梦到有马面守在自己跟前,只是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了。

  查文斌自然明白那不是它们打算就此放过他,而是他自己越来越凶了,凶到连阴差都开始忌惮他了道由心生,心静方能悟道,现在自己戾气过重,杀伐之心主宰了一切,这道还是当初的道吗?每当他在提醒自己需要冷静的时候,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再告诉他,杀一人是屠,杀百人是魔,杀万人那便是君了。

  “你是想家了吧,大过年的,看你的样子应该不像我是个光棍”狗爷这会儿也出来了,手里捧着两个土罐子,里头还在冒着热气查文斌转身过去,也没有作答,狗爷笑笑,指着罐子说:“给一个可怜人送去的,今儿过年,你要是没事,就跟我一起,你懂算命的,要是有缘也给人瞧瞧,指条生路。”

  村子的西边有一处低矮的小平房,墙壁上糊满了黄色泥浆干涸后留下的斑点,一扇已经烂出三个洞的破院子门在呼呼的北风里不停的来回摆动今天是年三十,这户人家的烟囱没有冒烟,门上既没有对联,也没有钢虽然积雪很厚,查文斌依旧能瞧出来这院子大概有许久没人打理过了。

  狗爷提着罐子一边走,一边跟查文斌说道:“这里以前是生产队的仓库,里头住着我一个朋友,我每天得来一次”进了屋子,屋内的气味有些难闻,混合着潮湿和各种异味参杂在一起,即使是大下午的,屋内的光线依旧很差窗户上没有钵,用的是过去农村常见的塑料膜,有好多都已经破裂,有的根本就是光着的大冬天的,冰冷刺骨的北风在呼呼往屋子里头灌着,查文斌心想这里头还能住人吗?屋子不大,也就两间房,一间里头凌乱的堆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地上有两块烧的黑漆漆的砖头,砖头之间的柴灰都已经泛白,看样子是有些日子没人用了靠西南角的角落里,有一张破桌子,桌子上供奉着一块灵牌,桌前的两个小碗上布满了红色的蜡烛油,那个香炉里剩下的也全是烧完的木签。

  让查文斌有些意外的是,墙壁上悬着一张天上老君的画像,纵横交织的蜘蛛网已经完全掩盖了老君的胡须,泛黄的纸张因为受潮,所以有些微微卷,看样子这东西也有点年头了不知是处于老君的画像还是别的,查文斌从兜里摸出了三根香,点燃之后插进了香炉之中,然后再转身狗爷的朋友另外一间屋子里,一个满面污垢的白发老头正倚在床上吃着狗爷给他喂的东西因为吃的太急了,烫着了舌头,白发老头一哆嗦,差点让罐子里头的烫泼到狗爷手上。

  狗爷骂道:“吃这么快,赶着上路翱大过年的,又没人跟你抢,一辈子都是这个德行,活该你这副鸟样子。”

  在发白老头的身边,还有一个神情有些迷茫的孩子,不过10岁的光景,身上穿着深蓝色的棉袄,只是棉花胎都已经翻在外面,那张脸不知是因为脏还是因为冻的,都已经完全开裂,他的跟前有一个罐子,自己正在用脏兮兮的勺子搅动着那老头和少年像是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个陌生人,只顾着自己吃,或许是他们饿的太久了狗爷见查文斌来了,想招呼他坐,却尴尬的发现这个屋内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只好挠挠头说道:“他跟你一样,过去也是个道士”那个白发老头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想抬起头来看看这个生人,可是他的眉头只抬到一半便又垂了下去,接着便是继续喝汤吃肉了狗爷好像已经习惯了,又指着那孩子说道:“这是他的孙儿,也是他的命根子。”

  那孩子抬起头来,听着这位狗爷在介绍自己“他叫河图,河图快点叫声查伯伯,一会儿吃完了,狗爷爷给你包红包”只一眼,查文斌便觉得这孩子的双眼晶莹剔透,纵使这孩子身上的衣服有多邋遢,脸上有多脏,都挡不住他眸子里射出的那股精光那孩子并没有依照狗爷的意思喊,反而是转过头去看着那白发老头,那白发老头嘴里还塞着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快吃!”,那孩子便低下头继续扒拉着罐子里头的东西,也不做声狗爷骂道:“爷孙俩一个德行,你这老不死最好快点归西,免得这小的跟着你受罪。”

  那儿孙两人正在闷头吃喝之时,查文斌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叫河图的孩子,待他们吃完,狗爷又给那孩子包了个红包狗爷有些怜惜的看着那孩子,摸着他的头说:“拿着,只要狗爷爷还在,别人有的,你也有。”

  “行了,老东西,我也该回去整桌酒菜了,今年有朋友陪着一起过”他指着查文斌说道,然后便准备回家,这两人到现在还没吃过呢“咳咳”睡在床上的白发老头一阵猛咳,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老狗子,我怕今儿个晚上还得麻烦你一点事情。”

  狗爷提着罐子蹬了一眼道:“就你屎尿事儿多,今晚是年三十,我不想在你找晦气,吃完快点拉倒睡吧”白发老头看着他,欲言又止,静想了片刻之后说道:“你还是来一趟吧”“不来,下这么大雪的,冻死个人,来你这还不如去王寡妇家烤火。”

  说着,狗爷便拉着查文斌出了门,不料查文斌到门口的时候说了一句:“老前辈放心,十二点之前,我会来的”床上的老人身子一震,然后抬起那只跟老树皮有的一拼的手摸着孙子的额头,竟然笑了后来,听河图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爷爷笑,也是最后一次。

  刚才两人留下的脚印这会又被一层浅浅的雪给盖上了,查文斌抬头望着天空,那些雪花迎面飘到了他的脸上,再没一会儿,连眼睛都给遮住了“你晚上来这里干嘛?不用管他,就这个臭脾气,六十岁的人了,一点也不知道改,要不然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哎”狗爷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又拍了拍查文斌的肩头示意他可以走了站在这个有些破落的院子里,查文斌回头瞧了一眼,淡淡说道:“今晚,他真的要走了”狗爷的身子一僵,在雪地里储了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