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七十三章 斗僵

  僵尸的厉害之处,在于他对普通的伤害没有疼痛感,所以对付这东西,最好的办法依旧是用符查文斌是何等的身手,岂会怕一个僵尸,从兜里掏出一根绳索来,名唤“捆尸索”。

  “捆尸索”通体黝黑,想必跟那墨斗线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在加上朱砂糯米混合而成的墨汁里头浸泡许久,自身材料选用上等亚麻,手工搓制而成每隔七寸之间用一枚铜钱相连,共计有七枚铜钱相串,总长度不过一米多点看那成色,似乎是有点年头了,这玩意,是当年查文斌的师傅用来做腰带的那时候穷,没条件买皮带,那疯道士就拿这玩意扎裤腰。

  在抄家的时候,红卫兵见老头穷的连裤腰带都没有,把这件东西也就给留下来了,后来就给了查文斌查文斌利索的把那“捆尸索”套住下方干瘪死尸的颈部,手捏绳索的两头猛的背过身去,人站在棺材前方,双手举过肩膀身子再往前一探,背一拱,那尸体就这般活生生的被拉了起来。

  因为僵尸有一个特点,无法原地转身,这般之后,这人和尸之间就不会面对面,而是背对着背了那僵尸的力气要比常人大的多,查文斌只觉得那手上的“捆尸索”都要嵌进掌心了,每往后拉一寸,手心都会传来钻心的疼查文斌打叫道:“你们仨快过来帮我!”卓雄超子和大山马上冲了过去,这大山的力气了得,替查文斌腾出一只手拉那绳索,卓雄和超子合二人之力拉另外一端,三人一齐出动,这才完全制得那僵尸不能动弹,足见其力道之凶猛。

  查文斌空下来之后,大吸了几口气,方才他都觉得自己要被那畜生给拉进棺材里头了也来不及再检查手术的伤,马上铺开符纸一张,这对付僵尸的符他兜里可是从来都没有备过,因为遇到这玩意的概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只有在生于红沙日,死于黑沙日葬于飞沙地者才会成为这种东西拿砚台,加墨汁,再倒入朱砂一把,快速研磨之后,起笔落笔之前,查文斌念道:“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凶神恶煞去千里外”念咒的同时,三连笔后,纸上跃然三个勾此三勾整个符上代表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三位尊神,在敕令及神名之下者代表三界公,即城隍土地和祖师爷此一处也被称为是“符头”。

  笔锋转而向下,起了一个“罡”字,此“罡”非汉字中的“罡”,而是采用道家独有的虫鸟文撰写,此处也被称为是“符胆”一符之胆,何其重要,起胆之时,需要叨念祖师爷名号,请君入符,化胆成字,成为镇守此符的门神此一处,也算是鉴别道家不同门派的方式,不同门派的道士,自家的祖师爷名号通城报不同的查文斌报的便是自家恩师,清风道人马肃风!最后一笔,道家谓之“符脚”画符同道家教育做人的道理一致,要求有始有终,行得正,站得稳,符脚便是这符咒的根基换作以前,查文斌填符脚通常会使用茅山一派,可根据自身需求画上神雷真火或者是天水,狂风等符脚的属性便是确定这符咒的类型,用的多的一般便是神雷,茅山一派最为厉害的就是调动神雷之力,能劈天下各路恶鬼邪魔。

  可今天,查文斌的心头突然一转,眼睛也开始有了一丝恍惚到了此处,他即没有选择雷,也没有选择火,而是随着自己那颗心,添了一个“鬼篆”上去这鬼篆就是便是那古羌族文字,好像心中有另外一个自己要求这般写待查文斌再次聚齐精神的时候,发现符脚已经写成,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这符上会多出这么一个字来,这个字他懂得,相当于汉字里头的“诛”,也就是杀的意思这是一张完全没有依附任何天地之力的符咒,一个单独的“诛”,并不属于任何一种属性,但是它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再看那头,三人合力之下,那僵尸竟然开始逐渐占了上风,他们仨开始慢慢靠向棺材了这是因为人的体力是有限的,总有衰竭的时候,可那僵尸,完全则是拥有无限体能的机器。

  查文斌想再起符,怕是来不及了看着手中这么一张略显奇怪的符纸,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今天还就用这道不知名的符了符咒符咒,有符必有咒,查文斌用那七星剑挑起地上的纸,脚踏天罡步,鞋踩七星路,待人杀之僵尸跟前,举剑一挥,符纸恰好贴在那张着大嘴喷着臭气的僵尸脸上只见那符一贴,僵尸立马像是安静了下来,那边哥仨都觉得手头一松,心想道:这下可算是把你给制服了不料,那头的僵尸突然身子猛得往前一钻,那绳索立刻用力划过哥仨的手掌心,大山的手掌当时就被铜钱给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这是查文斌所犯的一个低级失误,他竟然忘了念咒!配合每一种符,都有一种对应的咒语,用以开启符文之中所蕴含的道法之力符咒是两个分开的词汇,却又是紧紧相连的看着贴在那僵尸脸上的符,查文斌一时语塞,这种符脚该怎么念?哥仨见查文斌在发呆,只好搏起命来,死死拉扯住那“捆尸索”,超子大喊道:“文斌哥,还愣着干啥呢,兄弟们快要被这货给折腾死啦!”

  查文斌被这么一句话,再次拉回现实,茅山道法里虽有数种符咒相配合,但也有一种咒,是适用于任何符的,这是最基础的咒,也是每个道士习符之时,必学的入门道法“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十六个字,一字一顿从查文斌的口中吐出,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刚劲有力有时候,最低级的,反而会有最高级的用处咒都是一样的咒,那也得看是在谁嘴中念出来的!

  道法高低之分,本就不在符咒类别,而在于心中对“道”的领悟有得道之人,风水五行,随意调动,草木皆可成为手中除魔利器,道自在心中咒语完毕,查文斌再行祭出掌门大印往那僵尸的脑门上狠狠一拍,“天师道宝”四个大字叠加在那符咒之上,那僵尸立马停止了挣扎,渐而原本僵硬的身体也开始逐渐绵软起来,慢慢的倒进了那棺材之中查文斌可没打算就这般,喊道:“继续拉起来”一声令下,在阿发那副几欲哭泣的眼神中,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被哥仨站在棺材头上彻底的提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祖山几代,原来是糟了这么一个凶神,要不是查文斌出手,自己不被那珠子克死,也该遭了这玩意的毒手被拉起来的尸体,看似普通,其实不然,只要撤了符咒,不消一会儿,它照旧能伤人举起七星剑,带着鬼篆纹路的巾,犹如一柄夺命杀器,寒光闪过,从那僵尸的心脏部位穿堂而过,从尸体身上流出的绿色液体遇到巾发出了“兹兹”的焦味,一缕又一缕的烟往上飘去僵尸之所以能伤人,乃是魄未散,反倒成了精心为魄之精华,一旦撤去那身铜皮铁骨之后,心脏被洞穿,纵使千年的道行,也已经彻底消亡这一战,连续做法两次,查文斌也累的够呛示意超子他们可以完全放下之后,他瘫坐在地上说道:“盖上棺材,然后一把火点了这里,不能再让这里的东西流出去了,僵尸碰过的,上面都沾着尸毒你们几个回家后得用呀草混合糯米泡澡,泡上一整个晚上,早上起来,各自准备一只成年公鸡,得自己亲手剁了公鸡头,然后把鸡头朝着自己背后甩,能甩多远算多远,然后需要每人再喝一碗公鸡血,得乘着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