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七十一章 残局

  有吃道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这世界终究是活人的世界,死去的人们即使是化作了鬼魂,也不过是贪念红尘阿发的腿微微有些颤抖道:“查道士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查文斌正色说道:“为何你家失踪的只有女性,却不见惹了这桩事的男人们受到半点乾?你家香火是不旺,但倒了你这一代,好歹也有一男一女了,虽然你瘸了条腿,那也是你家祖上造的孽得的报应?”

  “那是对我们家的惩罚吧,所以,所以才会是女性受难”阿发自己都觉得这个解释有些强,这冤有头债有主,要找麻烦自然也是去找那始作俑者,何必去找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呢?“不过是个引魂局罢了,夫妻二人生活在一起之后,阴阳相合,日子久了,两人的魂魄也会息息相通这个局需要女性魂魄作为修炼,一则,女性本就属阴,二则,要想引一个女人来到此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通过有配偶的男人们进来,此前,我们也在这儿见到了一些男人尸含那多半是没有配偶的单身男性,所以他们没有利用价值,只能是死而你的祖上,恰好符合这个局的需要所以,消失的人都是家中女性,在中国,有很多邪道是通过炼化女性魂魄作为一种手段来达到修炼目的,我想这里八成也是这样如你没有那降魂珠戴在身上,想必你那老婆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此番话语说完,阿发的嘴唇都开始发白了,原来自己的一家人一直是在鬼门关附近转悠,自己去了倒也无所谓,只是连累家人的话,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请查道士帮我”说着,阿发便双膝跪地,扶住了查文斌的裤腿。

  查文斌叹了口气道:“你先起来,你这戴着降魂珠,日子已经有些年头了,身上阴气太重,人和鬼都已经分不清,关于这个,我帮不了你,只能你自己帮自己。”

  他把阿发扶了起来,让超子过来搀扶着他,接着说道:“这里,本就是一个食人窝,不用你说,我既然来了,自然会除掉。”

  全场的目光开始聚集到另一口棺材上,那口棺材是一直没被开过的,谁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这口棺材是通体刷着大黑漆,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通体两米五长,头宽尾窄,属于比较传统类型的棺木看不出棺木的具体材质,但有一股幽香淡淡飘出,虽然这洞内因为蝙蝠粪便堆积发酵引出的臭味让人觉得头昏眼花,但是这股幽香却把周围的恶臭遮挡住了,这在他们一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

  超子绕着那口棺木仔细比划和检查了一番说道:“啧啧,这可真不是个一般有钱的主,沉香木做棺材,如此通体巨大的沉香,别说是钱能够买到,就是拿个城去换,也未必能换到我们经手过的,多半都是些小物件,前阵子收了个沉香雕的佛,不过才二十厘米高,转手就卖了个天价要是这棺材板板能拉出去,文斌哥,我们几辈子都可以吃穿不愁了。”

  看超子就像是发现了一块巨大的宝藏,查文斌却是一瓢冷水泼了过去:“这东西,你动不得,我也动不得我敢说,你要是把这块板板做成沉香珠子,卖给谁戴着,不出三年,那人全家都得死绝。”

  不看超子眼中那有些发绿的表情,查文斌接着说道:“这里本是一对阴阳棺,那座阳棺,用的是金丝楠木作为材料,可惜被你用降魂珠摸进来给拆了,此局你已经破了一半不过另外一棺,确实你破不得,因为那是一口阴棺,你若是打开了,指不定就会发现里面躺着的是自己”他接着说道:“阴阳两棺放在此处,你们在看,这两口棺材原本的放置,一口是东西走向,另外一口是南北走向这在玄学里头有个名堂,就是阴阳生四象这两口棺材,一阴一阳,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纵横交错,刚好恰指着阴阳变化中的四个方位少阳归属东方,形象为青龙,性质为木;太阳归属南方,形象为朱雀,性质为火;少阴归属西方,形象为白虎,性质为金;太阴归属北方,形象为玄武,性质为水现在原本那口阳棺被破,这四象也少了朱雀和玄武,现在就只剩下青龙和白虎两象此处原本黑暗阴冷,恰好属于阴气比较集中的地方,要破那口阴棺,则生人是不能靠近的原本我已经招出了这里头一个女鬼,却被人从中作梗给破坏了,再想招一次恐怕是有点难度了的。”

  阿发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怎么办?”

  “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需要花点时辰,因为我得快点出去,再晚你媳妇怕是要出事了。”

  查文斌把他如何进来的全部事都跟阿发说了一遍,阿发听完只说了一句:“都是自作孽,查先生,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了”

  “你身上有那个珠子,本就是聚阴之物,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按照你正常活下去,不出半年,便会暴毙,因为这珠子吸了你太多的阳气原本每日靠念诵《道德经》能够抵御一阵子,可惜你已经太晚了现在,我们这里所有人,你是最接近那口棺材状态的人,需要你徒手去开棺,开完之后,必须得闭着眼睛,屏住呼吸,然后帮我把这个东西悬在棺木之上,这口棺材里头是有尸体的,一定要对准那尸体的眼睛。”

  说着,查文斌从袋里摸出一柄八卦镜,然后用小红绳把四个角都给系上,递给了阿发阿发接过镜子,只觉得心头隐隐有些发堵,转身欲去,但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我这一去,是不是就没的回来了?”

  查文斌伸出一个手指道:“能回,但还有一个月的寿命过去之后,听我指挥。”

  阿发不再说什么,拿着镜子摇摇晃晃的过去了棺木的开法都是一样,找到榫头,然后用撬棍“吱呀”一声,棺木裂开了第一道缝隙的时候,阿发便屏住了呼吸,然后一鼓作气猛的向上一提,那棺盖被整个掀到了地上,一股香味瞬间充满了这个洞穴。

  “闭眼!”查文斌大喊道,“不管自己的身体察觉到什么,都不要去在意,只管按照我说的做便是”阿发赶紧闭上眼睛,根据之前查文斌的吩咐,摸出兜里的镜子,按照之前的记忆,把镜子小心的悬挂在那棺材的头部位置见镜子已经挂完,查文斌再次喊道:“咬破自己的中指,用力咬,得出血才行,把血全部滴进去,我不喊停,你别停。”

  阿发把手指塞进嘴里,猛的一口下去,痛的人都在打哆嗦,一只血淋淋的手指朝向棺内,鲜血开始顺着手指滴答滴答的流进了棺内超子嘀咕道:“这小子下嘴够狠呀怕是把自己手指都快给咬断了。”

  查文斌白了他一眼道:“别废话。”

  一阵“吱吱”的叫声自从第一滴血进去之后就开始发出了,那声音听的叫人有些头皮发麻,活像是老鼠的叫声阿发的脸色已经开始变成酱紫色了,那是憋气时间过长缺氧造成的查文斌见时间差不多了大喊道:“把手指直接插进它嘴里,要快,我马上就来!

  ”阿发心一横,手指摸索着探进棺内,摸到了一张冰冷的脸,他都能感觉到那种因为皮肤水分的快速缺失,皮肉开始逐渐萎缩再确定了嘴巴的位置之后,手指猛的向里头一戳,这一下是真疼,疼到他实在受不了了,大喊了一声:“啊”棺材里头一双只剩下骨头的手掌开始向上伸起,直奔阿发的喉咙而去说时迟那时快,查文斌已经快马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