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七十章 降魂珠

  兔儿爷在那棺材里看见不是他老娘,而是他那媳妇,也就阿发的娘他那一枪打没打出去,是没人知道了,但是那一天,他媳妇穿的的确是一件碎花蓝布的小袄子,还是他亲自去镇上扯得布,找了曹老裁缝给量身做的。

  那棺材里头躺着一个人,也是个女人,没穿凤冠霞帔,也不是寿衣丧服,的的确确就是他媳妇兔儿爷终究是平安的回来了,到底是他命大,还是别的,阿发也不得知总之他回来的时候,他媳妇也没了,也是失踪。

  至此村里头就开始议论纷纷,老子把媳妇丢了,儿子也把媳妇给丢了,所以轮到阿发娶老婆,又是个瘸子,那是相当难的后来娶的这个女人,用农村话说就是有点愣,做事讲话不太经过大脑,但收拾阿发挺有一套的。

  也许是自幼残疾,阿发很小便是一个独来独往,书没怎么念,但是家里笔墨纸砚却不少见,这会儿跟查文斌承认他是在家里学道画符呢进了那个洞,必定会丢掉自己的媳妇,这几乎成了他们家的一个魔咒这事搁在谁身上都不会舒坦。

  于是阿发也曾经在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过江湖,就是到了他们家的祖籍:句容句容,因茅山而出名,道家三大圣地之一,也是国内为数不多道派可以香火鼎旺的地方他去句容,一是为了学道,二是为了破那个局家族三代香火不旺,两代女性莫名的失踪,还都遇到了同一件怪事,他是个有城府的人,想破掉这家族百年诅咒学做道士,那得看天资道缘,阿发是一个有脑子的人,但是身体确实有缺陷,有点名号的人都不肯收他为徒,最终穷困潦倒之际遇到一个散道收做弟子。

  阿发因为心里惦记着那段往事,所以学道之心颇急,这恰恰是犯了道门大忌学道之人最为讲究的是个心平气和,顺其自然,并没有速成的办法虽然阿发的天资在中上,但却没有一颗向道之心,那散道在带了他三年之后,终于打发他回了老家。

  阿发在那里还是学到一点东西的,最让他得意的事情是他从那散道的兜里偷来了一样东西这件东西就是连查文斌都没有见过的,也是让他几番看走眼的原因。此物有一个名字叫做降魂珠,涅倒是有些普通,一颗带有墨绿色的圆形玉石状挂件,大小也就钵弹珠那么大这东西阿发才一拿出来,查文斌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哪里是什么降魂珠,他只瞧了一眼便知道此物的大致来历道士驱邪,经常会用到死玉一物。

  这玉在行家眼中分好多个等级,国际上对于这类东西根据产地,光泽,透光度,颜色还有纹路等等进行区分但是在道士的眼中,玉只有两种:死的和活的何为活玉,都说好玉得靠人养,由其是女人一般女人戴玉饰都是戴在左手上,左边历来象征着朝气如果一个人的心态都是向上的,而且容光焕发,那么她所戴的玉饰也就会越来越有光泽,玉里面的纹路也会随之生长,越来越好看,水灵灵的,这就是活玉,玉通人心还有一种则是死玉,这类玉石多半本事材质都不好,带了,也不会变的温润,感受不到人的气息,于是道士便拿这种玉做封锁冤魂的最佳道具,困在里头,与世隔绝封了魂的玉,一般都是埋进土里的,时间久了,玉石和土壤里的某些金属元素发生反应,便会在玉石的纹路里头沁入黑色质地的东西,有经验的人在地里头挖倒这种像玉但是又比较难看的石头都会重新埋回去,并且恭敬的上香烧纸就是这么个手艺,有的人,却拿来做了另外一种文章很多人,喜欢在夜里活动,不跟活人打交道反而专门跟鬼玩儿有的道士,便拿好的活玉,在玉里头封一个小鬼的魂魄这办法传进来的时间不算太长,也就百来年,是根据南洋一代的降头发明的小鬼,自然是那种胎死腹中尚未到人世的婴儿魂魄这种魂魄最是好养,因为他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有的道士便把这种魂魄封印进了玉石里头,然后常年戴在自己身边或是干脆找一个人养,以自己的身体通过玉石这个媒介和里头的小鬼产生了一种依赖关系因为那小鬼本事戾气极重的东西,所以活人戴在身上之后,自己的人气旺旺会被这小鬼给盖赚通抽况下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会把这个当做自己的同类。

  阿发便是戴着这玩意摸进洞里来的,他倒是没在棺材里头见到自己媳妇,也没见着自己的老娘和奶奶,只是一副空荡荡的棺材放在那儿,里头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棺材的旁边还有一口稍大点的,没有人开过棺,他寻思着要不要把这口也给开了也就那么犹豫之际,洞口里进来一个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从句容拜的那个老道老道知道自己的东西被偷了,也不点破,一路跟到浙江,只为看这个半路弟子到底心中是有何结。

  那老道只进来说了一句话就让阿发打了退堂鼓,老道说:“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跟你打个赌,这口棺材只要你打开,你绝对会看见你自己趟在里头这里的风水煞局不是我能破的,也更加不是你能够破的,要想活命,最好马上出去”这老道毕竟是他师傅,看他说话的严肃神情也不是在吓唬他,阿发便跟随老道一起出了洞。

  老道这人也有点意思,总是师徒一超那枚降魂珠就这般送给了阿发,临走之时,他告诉阿发,要想破此局,需等二十年后,自然有人来解这一等就是二十年,在这二十年里头,阿发娶妻生子,只是专注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农民,在村子里头甚至给人的印象还有点窝囊。

  查文斌听完这个有些长的故事,问道:“那么,今年是不是刚好有二十年了?”阿发点点头道:“我想,那个能够解局的人应该就是你”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查文斌见他那副坦然的样子,一扫过去印象中那个窝囊男人,还真有点道门中人的意思“只有你能看得出那块木板的来历,那便是我用来寻人的记号”阿发继续说道,“我没有多少本事,只能懂点皮毛,可是有了这珠子,我便可以通灵刚开始用的时候,我有点怕,后来发现它们不过是活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我们,也有感情,也有思想于是,我便弄了几个搭档一起来完成这件事,目的,也就是把你引进来替我破局”。

  查文斌问道:“那棺材板和中招都是你自己一手搞出来的咯?”阿发走了几步,抬起头正色说道:“我已经等不及了,你来我们村里已经有几次了,我见过你的本事,的确是高人那块板是拆自那副棺材的底座,我拆的,中邪的事儿也是我通灵拜托一位老兄干的,还请你别怪它。”

  查文斌摆摆手道:“世间的鬼魂多了去了,只要不害人的,我查某人一向不过问人有人道,鬼亦有鬼道,人鬼虽然殊途,但能够和鬼交友的,你恐怕是我见过的头一个不过我好心劝你一句,你那所谓的降魂珠吸取你太多阳气,只怕对你有害无益”。

  查文斌还想继续提醒点什么,却被阿发阻止了:“我明白,所以,我说我已经等不及了我没有把握来说服你替我破局,因为这祖上干的毕竟是不光彩的事儿,说是报应也不为过但是他们毕竟是我的亲人,我想就是死,也消能死个明白不得已,出了这么个下策把你给请来了,现在我想查道士不知有没有兴趣帮我破了这个缠绕家族三代人心头的局。”

  查文斌对于这类煞局,本身是不太热衷研究的,一来,这类局多半万分凶险,其中的诡异程度不会亚于当年诸葛摆的八卦阵二来,煞局多半是为了防御而设,不会设在人多热闹的集镇村口,害人的事情也鲜有发生,就像这墓里,墓主人最终也不过是为了讨个清净“帮你破局,我的确是没有多大兴趣,不过,老兄我想再次提醒你一句,不要被人当了局中棋子还不知情,你可知道,你招的那魂是个男的,却还有女的鬼一直参合其中?如果真像你说的那般简,”查文斌又指了指身旁的大山继续说道,“不用我出手,就我身边这位兄弟,单手便可以替你毁了那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