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八章 撵爷

  与鬼斗,那是查文斌的专长,与人斗,则是另外哥仨的看家本事。两个侦察兵出身,外加一力大无穷的肉搏战高手,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即使他们不占地理的便宜,也在其他所有方面占了上风人是活的,既然是活的,就会动,在绝对安静的环境里,汗毛的舞动都会被察觉,加上现在查文斌他们心里有底,但可泰然处之,就紧张的那一方躲在暗中私下焦急了人一紧张,呼吸声会变大,频率也会变快,而且还会时不时的观察别人的举动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经验老练的侦察兵一个石子的轻微滚动,让他们迅速锁定了目标方位,几盏手电的照射交错成了一个点,不出意外,那块石头背后应该有人超子清了清嗓子喊道:“出来吧,瘸子,别躲了,就你那点把戏,躲得了多久?”

  对方没有出现,这让超子颇有点恼火,“咦,你这瘸子,跟我们玩这一套,信不信逮着你,直接把你按进蝙蝠粪里去,识相点,自己滚出来”就这么连威带吓的,果然从那石块后面一个人耷拉着脑袋走了出来,腿照旧是一瘸一瘸的,那人不是阿发是谁?

  走到查文斌的跟前,还不等阿发张口,超子甩起手来一巴掌扇他脑门上骂道:“他娘的,我们差点都被你给害死了,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嘛,还会装死哩,装呀你继续再装啊。”

  打完一下还不解气,接着又给了那厮一脚阿发也不吭声,只是在那站着,查文斌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试问,这个世上论侦查太多人比他强,但要说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被中邪,那他是决计不会看走眼的那一日,阿发明明是陷入了被恶鬼侵体的状态,而且也确实是有东西在作祟查文斌从超子那要了一根烟,点上之后插到阿发嘴上,说道:“说吧,最好实话说一遍,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不会为难你。”

  事情的起源,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据我阿爸他们那一辈所知,我们村的历史,不超过一百年村里的人有来自全国好多身份的,一个小小的村庄,不过百来户人家,其中方言就夹杂着安徽河南浙江等地大多数的人,都是来自于那个逃荒的年代,出身也基本都是些农民,关于祖宗辈的事情,知道的人都已经埋入黄土了。

  因为我们村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是一个两省三县交汇的地方,虽然是山区,但也有小道可走,所以来往客人歇脚的在早几年也经常有,只是后来公路通了,这儿的信息才开始逐渐闭塞来往的那些过客,形形色色,也有不缺乏懂点门道的人会点风水的,总是会一个劲的夸我们这儿风水好,出龙脉,有龙气,但要能找出一个能说到具体点子上的人,那又找不到。

  一则,我们那儿山势比较险恶,群山叠嶂,互相交错这山挡住那一山,那山再挡住又一山二则,风水这玩意,给人看个门脸,画个地基,也就差不多了,真能到寻龙点穴那本事的,在文革的年代,也都被基本给祸害光了查文斌这般的,靠的更多是后天的机遇,可以说,那个年代,懂风水的多,但是精通的人却又寥寥无几。

  这阿发的老家来自湖北荆门,是他爷爷那一辈儿逃慌逃来的荆门那个地方,也被誉为是古墓之乡,遍地的古墓那个年代,兵荒马乱的,人们就开始把活路伸进了死人坑,也就是盗墓的盗墓是个比较邪门的手艺,跟死人打交道多了,免不了要遭天谴所以,那时候还催生了另外一个职业,就是替这些盗墓贼洗去身上的怨气,当地人把这种职业叫做撵爷。

  撵爷最早是从一批跳大神的里面发展起来的,后来那些盗墓贼遇到了比较麻烦的主,需要真有本事的人替他们消灾,而不是过去单纯精神上的洗礼。

  于是,一些懂道的人开始进入这一行当,一开始他们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发展到了后期,撵爷也进入了盗墓的行业,根据规矩,在冥器被弄上来之后,撵爷优先挑选一件自己中意的东西作为报酬,然后再替那群地耗子们开坛做法阿发的曾祖父,就是一个撵爷。

  据他说,这位曾祖父,也是师承茅山一派,祖师名号:归云道人。

  查文斌倒是没听过有这么一号人,茅山派开枝散叶的多了,很多半路出家的徒弟学了一招半式就敢出去开山立派,毕竟做受人敬仰的掌门总比端茶送水的徒弟要强这位曾祖父,说是句容人,也就是现在的茅山坐在地,估计身上是真有点本事的为了发财,一路跑到了湖北荆门,后来再那边做了个撵爷,娶妻生子这曾祖父一共生了六个儿子,三个女儿,没想到最终就养活了阿发他祖父一人其余八个均是半途夭折,就没有一个能养成年的。

  那时候的他们所在的村在荆门地区算是相当富裕的,大家干的都是那勾当,可有一点就是所有人家的香火都不旺盛,断子绝孙的更加不再少数曾祖父明白,这是伤天害理的事儿干的太多了,大家都在遭报应于是,他就叮嘱那唯一的儿子,不准再踏入这个行当半步,只是教他一些道家的东西,好让他这辈多做善事,为他过去所干的那些事多积德还愿老。

  头撒手归西之后,到了他儿子那辈,也就是阿发的祖父,世道已经变的很乱了,家境也开始逐渐继承了父亲六分本事的儿子,开始带着一家老小进行了逃荒的生涯,原本是打算回祖籍句容的,没想到阴差阳错到了浙西北落了脚。

  从小过惯了大户人家的日子,经过逃荒之后,彻底成了中下贫农的代表于是他祖父打算重操旧业,也好振兴家道撵爷算不得上是一个高尚职业,更加可以说是一见不得光的,人人唾弃的职业,那盗墓的就更加越发是了我们那一片地方,因为历史的断代,所以谁也说不清以前发生过什么虽然老林子里豁然也能见着一些用石头垒砌的大坟包,但都是找不到主的地儿坟窝子也算满道都是,就拿我念书的那个中学来说,光打一个学校地基,全村人挑死人骨头硬生生挑了半个月那些个包包,多是乱葬岗,一层叠着一层,年代也各有不同在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中,这些坟包或者被平成了良田,或者被拆了回家砌墙做猪圈,就我小时候,家里各种铜钱都是用罐子装着玩,全都是从那些地方捡来的。

  阿发的祖父,眼光不是一般高,小打小闹的事情他不做要干就得干一票大买卖,有贫民墓的地方,就说明过去这儿人丁兴旺,有人就得有大户人家,就得有做官的,他想要找的就是掏上几个大墓这家伙,不仅懂道,还懂点风水白天他和其他乡亲们一样,都上山开荒,其实就是去找地方的选中了目标,然后黑夜里再干起那勾当,自然是得心应手所以,那阵子,他们家的条件在我们当地算是首屈一指了。

  因为大家都是逃过来的,谁也不了解谁,不知道的,都以为他们家家底厚实,人人羡慕着呢后来就取了老婆,也就是阿发的奶奶可惜呀生了阿发他老爹之后,那老婆就撒手人寰了他爷爷知道,这又是天谴,寻思着家里也还可以了,不缺啥,不少啥,打算把这儿子给养大也就算了于是剩下的那些年里,那老爷子,没再动过一个坑但是他不能闲着,万一要是有一天家道中落了,总还得给子孙后代留点什么,于是这老爷子就开始到处踩点,把那些他认为是个好窝子的点全部都给记住了,抄在本子上,算是留给儿孙们的遗产如果那个年代有航拍,可能老爷子早发现这个让他心跳万分的窝子了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虽然整日里在那些林子里头以挖草药为名窜来窜去,可他始终不知道这脚下就踏着一个宝库,而且是吃人的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