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七章 线索

  山洞内处,鬼哭之声不绝于耳,就连那阴曹地府之中,正在打着盹的阎王爷也是突然惊醒阴差被一道士所斩杀,这也算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遭用震怒这个词汇来形容。

  那一群当权者是再也合适不过的了三界之中,神仙们享受着世人的供奉由来已久,他们开心的时候赐你一点福禄,不开心的时候降一个天灾阴司里的那群老爷们,是谁都最不愿意招惹的控制死亡才是最大的权利,每年的香烛纸钱和元宝让这个阴森的世界充满了铜臭味,也让这群手握生杀大权的主早已不把世人放在眼中在他们的世界里,神仙怎么可能会犯错呢?要犯错的也是凡人凡人犯错了怎么办?自然是有各种天条来对付你查文斌双膝跪地,两眼通红,那一只皮开肉腚的拳头还在不停的滴血无人敢前去搀扶,也无人敢上前劝说,只凭他一人傲立于天地之间查文斌,不愧为一代掌门!

  也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从脸颊汇集到了下巴,“滴答”一声过后,一片惊恐万分的蝙蝠再次从洞内飞出喘着粗气,迷离着双眼,查文斌一字一顿的说道:“既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绉狗!我又何须敬天遵地?只削视之草芥,践其首脊!”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泪并不是懦弱的代名词,真男人的泪,那是一种绝处逢生后对于生命的洗礼是艾老天爷,你既然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走到那山洞之外,遥看天边乌云滚滚,似乎里面藏着无穷无尽的能量,铺天盖地而来就要把这个挑战天道的凡人撕成碎片查文斌拔晋指天空,转而仰天长啸道:“哈哈哈,我阳寿未尽之前,你能奈我何?狗屁天道,我呸!”一口唾沫狠狠的砸向了大地,这个男人转身大笑着进洞,只留下一抹斜影让那乌云只能互相以闪电作为发泄,一副英雄气概,好不洒脱!

  见查文斌归来,几人都才敢小心问道:“文斌哥,没事吧?”查文斌拍拍大山的肩膀,又替卓雄整整衣服,再看向超子说道:“没事,收拾了个杂碎罢了,你们以后要是跟着我,怕是危险多多等过了这次,我想一个人到处走走,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是该成家立业了,别老跟着我一个臭道士到处跑,没个正经,哪家姑娘看得上你们”这话一出,那哥仨可急眼了,正要辩解,却被查文斌打断道:“我惹了个祸,躲不过,也不想躲,只是不想再连累其他人了有的事,因我起,也该因我了结。那屋子,你们替我住着也行,锁着门也行如果三年后我能回来,自然是最好,要是过了三年还没人影,记得帮我在师傅的坟边堆一个衣冠冢不要多问,也不必去找,好好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交代。”

  超子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卓雄止住了,这时候,他明白,无论他们说什么,查文斌都是主意已定如果能被人轻易左右,那查文斌也就不是查文斌了胸部的伤,刚才莫名间好了七七八八,只是他们没注意到一个细节,查文斌的左手刻意的伸进了衣服兜里在获得力量的同时,总是会付出一些代价,默默的收起地上的灭魂钉,这些本不该存世与人间的法器,又怎能是凡人能用的呢?

  七星剑放佛没有了往日了浩然正气,原本篆刻七星连线的巾上隐隐有了一些黑色的丝线那些丝线纵横交错,近看,并不是巾有了裂纹,而是像在铸剑的时候,已经镶嵌进去的再一对比,那些纹路虽然复杂,却又不乱,若是拿出灭魂钉一看,便明白了一切用血铸成的剑才是一柄真正的剑,恐怕连这柄剑的主人也没想到,今天有人会把鬼篆用血的方式留在了剑之中。

  从此,时间少了一样流传千年的道家法器,多了一柄让神鬼嚎哭的灭魂剑!查文斌看了一会儿那密布鬼文符咒的巾,淡淡的说道:“进去吧,时间不早了,争取天亮前,带人出山”。

  再往里面,蝙蝠粪便越来越少,相反,人骨却逐渐增多,每走几米,都可以见到白骨的踪迹其中有一具骨头还剩下一点破布尚未烂透,是蜷缩在地上的,看那布料和衣服的款式,超子说应该是在明朝中期的人在有的白骨下面,他们还发现了一些钱币,有唐朝的,也有南宋的,更早的可以追随到晚清,因为那钱币上写着光绪元宝这些人完全来自不同的朝代,时间跨度之长超越了常理最重要的一个发现,是来自那具发现光绪元宝的尸体,因为他的身边有一样东西引起了超子的主意,那玩意,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洛阳铲!

  超子拨弄着那锈迹斑斑的铲子说道:“他娘的,这人是个盗墓的,没想到死在了这里说实话,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看不出里面还有货。”

  查文斌连正眼都懒得瞧,在他眼里,盗墓贼死不足惜自古死者为大,是有多大的仇恨才会去刨人祖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若不是贪心,又怎会中了道”超子摸着下巴说道:“啧啧,看这小子,装备还挺不错的,看样子是个老手艾怎么就栽倒在这儿了。”

  查文斌盯着地面看了好一阵子,突然问道:“依你看,超子,这些人都是盗墓的没错吧?”

  “应该不会错的”超子回道,常年考古的他,在一些墓里也曾遇到过盗墓贼,怎样区分盗墓贼和陪葬者,那太简单了为了不让逝者死后受到打扰,陪葬者一般采取活埋或者直接杀死的方式,衣服也都穿着讲究体面再看这些人,身上并无伤痕,衣服破烂不堪,身边的工具更是说明了一切而一座墓里,出现了年代不同的尸骨,多半是有多批次盗墓,但都没成功的,这在一些古墓里还是挺常见的只是那些墓室,多半都有些机关,像箭弩或者是流沙,有的还有火油。

  这些人身上无明显骨折痕迹,超子有些不解,便问道:“那这些家伙是怎么死的?”查文斌看了一圈,又前后走了几步丈量了一番说道:“困死的,这里所有的人,都是被困死的鬼魂其实是没有直接杀伤力的,因为他们没有实体,不像僵尸那般,他们只能控制人的思维很多人遇到恶鬼,都是被吓死的,有的则是被困死,还有一部分是被勾了魂,病死这些人,能够进这山洞,身体想必不会太差,胆子也不会太小你们注意到没,截止到这个人,中间有将近一百年没有人再进过洞,一直到那个阿发。

  我想这也是跟下面那个村子存在一个历史断代有关系,按照我的推断,这里肯定流传着一个关于宝藏一类的传说,盗墓贼对于什么东西最敏感,是冥器我现在看见这些人,有点明白了,那棺材板为什么会冲到山下了,不给点消息出来,怎么引人上当?”

  超子摸着脑袋细细想了一遍,总觉得还不对:“不对艾那老鬼总不会把自己棺材砸了就为引我们几个吧?哪有人会引人来盗墓的,遇到个高手,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嘛再说,他要是知道把你给引来了,还不得把肠子都给悔青了翱。”

  查文斌笑道:“那可说不准,时代不同了,过去可能是有人来盗墓,搭上了性命现在,则是有人来利用这些鬼魂来盗墓”“谁艾那么厉害?”查文斌看着里面深处的黑暗说道:“人艾还能有什么比人更厉害的?为了钱,太多的人能够以身家性命为不顾。”

  超子像是明白了什么,拔出腿间的匕首笑道:“是人也好,是鬼也罢,老人家不是说过,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吗?哈哈,那就当给自己找点乐子了。”

  查文斌收起那些东西,笑着说道:“不远了,应该不会超过五十米了,你们都小心点,不要小看了任何人”不远处,一个身影,悄悄的闪到了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