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六章 重现九字真言三魂重聚

  这仇是不共戴天的仇,这仇是不得不报的仇查文斌是道士,还是这一脉最后的一个道士,也是唯一一个能够能窥得《如意册》,拥有道家至上灵兽三足蟾的道士,他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超乎了常理的道士他能够为民请命,他也能够为朋友两肋插刀,更加会为了一个约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他可以每天粗茶淡饭,种田耕作,也可以粗布草鞋,以陋室为居他甚至可以接受自己是天煞孤星,克死双亲,但是唯一不能接受的,便是他的女儿。

  他做不到认命,他也做不到向天地低头,如果可以,他宁愿得罪那些所谓的神。

  阴差又如何,哪怕你是阎王爷,今天你也得留下!

  掀开卓雄头顶那一片天师符的时候,大山都能感觉到一股风从卓雄的身上砰然而出,那是在逃命,可是他能逃的掉不?

  伸出已经如鹰爪一般的左手,查文斌凌空一抓,一团人形被他牢牢的捏在了手中这一刻,他已经不在乎了,已经得罪了天,那么再得罪一次又有何妨?你要我顺着你,向你低头,我偏不!

  甩起手中的墨斗盒,在空中结了一个繁杂无比的圈,狠狠的摔向了地面再操起手中的茅山天师大蝇高高举起砸向了那看似空无一物的圈中只是这一砸,就连村里的百姓都被惊了出来,这外面好好的天,咋就说变就变,乌云遮日,一道连片的闪电划过了天机,照亮了整片大地。

  有人看见,那道闪电直直落向了查文斌他们所在的山谷之处坐在崖上等待的人们只见一道无比雪白的亮光劈向了悬崖下部,随着一声巨响,无数山石滚落谷底,吓得那群人是坐立不安,唯恐老天爷要发了怒,胆子小的已经跪下朝着西方三叩九拜了。

  缓缓间,查文斌从口中吐出这一字来:“临!”,双手捏一决法,并不同佛门中的不动明王蝇而是道家常用手决:兰花藏指!人的身体立刻站稳,有不动如松之举!

  保持同一个手势,查文斌的口中并没有停下,而是吐出了第二字念:“兵!”一股巨大的能量迅速包围了查文斌,那上下翻腾的黑色气息,径直没入了查文斌的身体,他脸上的血几速干涸,破裂的皮肤和那些肮脏的蝙蝠粪便几乎是立刻开始了干涸和剥落,皮肤在这一瞬间竟然和新生儿一般细腻。

  第三字吐出字为“斗”,一股超强的战意让超子都从昏迷的地上开始觉醒,他都能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热血上下翻滚,军人特有的那股对于战斗的渴望在这一瞬间被完全点燃。

  “者”!这是查文斌念出的第四个字,地上卓雄的身体也缓缓开始站立,像是有一股力量在扶着他站起,他也明显觉得周围的变化,可是那股气息,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第五字:“皆!”都说二郎神有第三只神眼,能够洞穿一切,连孙悟空的七十二般变化都能看穿,其实普通人也能就像我们能够预感到一些东西一样,那些事情在之后往往真的发生了这就是第六感,如果能够抛开时间观念不说,其实就是我们的第三只眼看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第六字:“阵!”,当念出这个字,地上的六枚灭魂钉和那柄七星剑都在微微颤抖,它们几乎很兴奋,古老的中国,阵法变换无穷,究其更本逃不出一套奇门遁甲这阵便是源自奇门遁甲中所蕴含的对于天地之间组合变换之道。

  第七字:“列!”饶说之前查文斌身上的黑气布满脸庞,这字吐完,当有一股浩然的正气再次有脚底而生,此为道心,道心惟坚虽说只有坚决裂开阻碍自己修炼的障碍,方能成道,但是如果当仇恨突破了天际,一样可以称为惟坚,道有时候是拿来渡人的,有时候也能拿来杀人!

  第八字:“前!”五面小旗,瞬间落在七星阵法的周围,洞内无风,但旗却无风自动,天地间最为霸道的原始之力,在这一刻布满了天地,比原先单独的五行阵不知强上多少倍这一阵中阵,不敢说是查文斌首创,至少史书上记载的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第九字:“行!”,第九子念完,兰花手印随即切换成了拳头,就是普通的用手指捏成的拳头,他硬生生的径直砸向了那地上的圈。

  这一拳砸的他皮开肉腚,也砸他的鲜血横流这是完全靠身体砸出的一拳,带着仇恨,带着不满,带着愤怒,也带着对女儿的那丝愧疚,多少个日夜,全部都在这生生的一拳上凝结。

  是谁说九字真言是需要配合九种手决的,那只不过是在葛洪创造出来之后被密宗加以自己的心法配合出来的罢了!是谁说九字真言就是日本的奥义真言,笑话!那不过是可笑的日本人在窃取泱泱中华道家文明的时候?把“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字念成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罢了,配合日本那从中国偷来的一知半解的巫术变成了忍术中所谓最强的口诀。

  这才是真正的九字真言,一个真正的道家禁咒!东晋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卷篇明明写着: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常当视之,无所不辟!

  这部《抱朴子》中记载的那些的那些东西讲述的都是中国道教中那些不能用的禁术,这禁术又称“禁法”,古时候的道家认为用此术遏制鬼物和毒虫猛兽。

  书中记载禁术盖由早期气术符法派生而来,可分为“气禁”与“咒禁”两类其涉及内容五花八门,从行云求雨驱虫避灾到请鬼送神无所不能,现代人一直对道家最为神秘的向往“唤风雷,制鬼神”就是其中一种。

  只是葛洪所记载这种禁术只在书中有提,却并无修炼之法,但是他却道出了此种****的施法口诀,便是九字真言,以至于后来,被密宗和东瀛忍术从其中领悟出了一点奥妙就连另外一支宗教,也从中结合自己的典籍,流传着另外一种被世人所用的九字真言既然是禁术,葛洪自然不知其中的奥妙但凡道家所有的典籍中,能够达到如此通天出神入化的书籍只有一本,那便是《如意册》!

  说是造化弄人也好,还是天意也罢查文斌是为了一缕儿女梦,去寻得这传说中的典籍,却不想今天用这典籍击杀了一个曾经欺负过他女儿的阴差。

  几乎是瞬间,拥有不死能力的阴差就被秒杀,****裸的秒杀,被这一拳头砸的元神飞散,身为鬼差,连做鬼的机会,查文斌都没有留给他。

  这是一个父亲替自己的女儿轰出的一拳,这也是他体内被封印的那三位替他轰出的一拳头什么叫做人神共愤,大约这就是了试问,查文斌还没有到运用《??意册》的能力,三魂分立再行融合之术,集各家之所长,汇成一点,那是何等的恐怖之极。

  谁能接得下这一拳?没有,有机会接的再也没机会说出其中的滋味了。

  这就好像是人的潜能拥有无限大,现在流行的各种修道之术,除了精神修炼,感悟天地道德,便是激发人的潜能,他做到了!

  因为在天地三界没有关闭之前,人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宰,而不是神!神也是由人修炼而来,女娲创造的也不过是人,她并没有创造出神有人说,为了遏制人的潜能,他们设定了三界,设定了人的生死轮回,把人的力量一直封印在最初,试图把有能超越自己的人全部扼杀在岁月中,而他们就成了唯一的主宰。

  那个人说,他要成为唯一的神话,但是神不会允许所以查文斌的前世,那个残次品才会被他们弄来投胎做人,这难道又不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注定?人,终究不过是天地之间的一枚棋子,他们赋予了每颗棋子自己的命运,即使知道自己的命理,那又怎样?下棋的永远是拿棋的人,而棋子只能是被动的跳向下一个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