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五章 仇人见面

  阴差与道士之间是不需要交流的,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是两种职业之间的潜规则查文斌撤了五行阵,这时候,只需要阴差带走人,便是大功告成这种超度,他不是第一次做,与阴差碰面也不是第一回。

  拔掉几面小旗子,查文斌抬头一看,那阴差已经不知了去向,心头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是在哪里再低头一看,地上的贡品并没有食用,那些元宝纸钱也是分文未痊心想着:难道施法失败了?阴差没有理由不要这个鬼,带回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查文斌正在纳闷之时,赫然发现超子和大山两人都已经相继倒地,躺在那蝙蝠粪便之中再看,卓雄一双通红的眼睛正在不远处牢牢盯着自己查文斌一边向后退,一边轻轻的喊道:“卓雄?”

  透着外面射进来那一丝不怎么刺眼的光,查文睡梦中对着他嘶声力竭的吼着的红衣男人!斌可以看见卓雄的手上拿着一块石头,石头上还在“啪嗒”“啪嗒”滴着红色的液体,那是血卓雄提着那石块不紧不慢的朝着查文斌逼过来,嘴角咧出一抹森森的笑容,那笑容绝对不是善意的笑着了道,这是自然的,就是着的是谁的道看着卓雄的眼神,里面透着一股狠和冷,还有一丝红色忽然间,查文斌的眼里闪过一个人,金馆长那殡仪馆里曾经有个人的眼神和他现在很像那个梦魇,那个曾经在他那个以他女儿作为要挟的红衣阴差!

  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话不假,查文斌试问这一辈子除了恨老天爷让他断了后,他不怪命运,也不怪那些人那些事但是拿他女儿做文章的,不管是人是鬼,下场都是一样:死!这阴差也是分外的聪明,要知道力敌,那时候且被查文斌用一枚灭魂钉差点打的连地府都回不去,索性伏在那卓雄的身上一来,有这么一个盾牌,二来,肉搏战,查文斌并不是高手阴差和普通的鬼魂是不同的,作为一种职业,阴差更加和传说中的神仙类似,他们没有魂魄这一说法。

  他们是跳出了三界轮回的存在,不死不灭,说白了就是那个世界的公务员,身上是有牌照的上一次,查文斌的灭魂钉灭掉的是阴差借的那个壳,但是本体还是溜掉了这一次,两个人再次碰到,查文斌心里那叫一个恨的牙痒痒,喊差竟然把这家伙给喊来了话说那阴差自然记得这个家伙,第一次有人把自己弄的那么狼狈,他岂会这么放过他碍于查文斌的手段,他还不敢贸然动手。

  查文斌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这边那个已经超度完成的人还得让他送出去,如果过了时辰,自然又会重新染上戾气千百年下来的鬼魂,凶恶之气只能收住一时,要是一旦释放出来,再想抓赚又不是那么容易该死的五行阵又被撤了,借助天地五行之力,也不是想摆就摆的这五行阵是古人根据天地构成的五大要素,将这些五行之力强行收拢,汇成一阵法一旦撤了阵法,四周就会形成一段时间的五行力真空期,需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补充与阴差斗,最好的办法是困,并不是灭卓雄只瞧了一眼那个还在等待自己拉走的恶鬼,口里不知道念了句什么,霎时间,那恶鬼就一溜烟消失在了查文斌的眼前。

  查文斌心里那叫一个气,朝着那阴差说道:“身为阴差,私自修炼魂魄,谋害普通人的性命,今天还放走恶鬼,我看你回去怎么跟阎王爷交差!”那阴差显然是仇恨大于一切,他只准备跟查文斌肉搏了,提着那石头就冲了上来。

  查文斌还来不及布阵,来者速度极快,只一波冲击,卓雄的肩膀就径直撞向了查文斌查文斌只觉得喉咙里一甜,倒飞出去三四米后跌倒在那一层厚厚的蝙蝠粪便上要没有这层蝙蝠粪便,估计这一下他是爬不起来了,肋骨像是有被撞骨折的迹象,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觉得胸口痛的厉害。

  拿着石头不停掂量着的卓雄,笑的越发惨淡,就像看见自己的猎物已经无处可逃一般要硬拼,肯定得伤了卓雄,要是施法,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道士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这类阴差偷袭的,今天也可以算是载入史册的一战了眼看着那块石头就得朝着查文斌的脑门子砸了下来,那阴差只觉得背后有人的双手从腋下狠狠用力的抱住了他。

  卓雄扭头一看,原来是那大山,满体的卓雄,一时竟然被制的不能动弹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查文斌忍着胸口的剧痛,双手撑地,牢牢憋住一口气从地上翻身而起,操起怀里那祖传的茅山大蝇直接朝着那卓雄的脸上狠狠的按了下去。

  这茅山大蝇乃是茅山一派祖传之物,是天地间克阴制邪的至上法器,根本无需念法,那阴差瞬间被盖了个天昏地暗,哪里还有继续招架之力,便准备脱身而逃查文斌又岂能让这厮再次从手掌心里溜走,即使你是大罗金仙,今天小道也要撸下你几根胡子来!再从八卦袋里掏出一枚天师符,迅速盖到那卓雄的天灵盖上,此为封魂,就是把这阴差堵在里头让他出不来自古对付这一类成了精的东西,最好的办法便是纯阳之火,比如太上老君的三昧真火。

  可查文斌没有那等通天的本事,不过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暂时卓雄被力大无穷的大山给制赚查文斌心里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从兜里掏出那六枚灭魂钉按往常,肯定是朝着脑门子砸下去了,可这眼前的是自己的兄弟,他可不想误伤自己人。

  六枚灭魂钉迅速在那卓雄周围以北斗星座的位置排列,待最后一枚钉子,把心一横,直接拔出七星剑钉在了地面上,一咬牙,用自己的手指在那剑锋上一抹,鲜血瞬间染红了整个手掌灭魂钉上自由自己的鬼文,查文斌虽然不知怎么念,但是他会写研究了这么久的《如意册》,对照那翻译,他早已有了八分自己的功底以手指为笔,顺着巾,从头落到脚,连笔生花;以血为墨,鬼哭龙吟,字字为符他硬生生的把这七星姜成了一枚灭魂钉。

  灭魂钉自然是出自那鬼道之手,常人用这法术,鬼道之力自然侵入人心,也就这么一刹那,查文斌的一只手指不知不觉中已经比之前更加弯曲了厉害此等蕴含道家无上阵法,北斗七星阵,再用这六枚上古邪物灭魂钉做阵法,再加一杆道鬼合一的七星剑,恐怕也就查文斌想得出了以鬼道之法,制鬼道之人阵法自然是得有开启的东西,炎阳血便是这阵法的开启之物。

  查文斌咬破自己的舌尖,猛的向那七星较喷了一口,一时间巾上似乎有一丝黑气缠绕,从剑柄饶至巾,再将那六枚灭魂钉连为一体,汇于阵法当中查文斌此刻便是站在那阵法的阵眼之上,摇摇晃晃的身子让谁都知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古朴的羌族鬼术在他的身上冉冉升起,那些古怪的文字从口中逐一吐出缠绕着七星连环的黑色之气,开始布满查文斌的全身,从脚开始慢慢像脸部并发,让人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活人,满布死亡的气息左手慢慢抬起,凌空画圆,右手以血虚空画字,那些如幻灯片一般早已印入脑海的字符再一次降临人间!卓雄的嗓子里头已经发出了惊恐的吼叫,那是对力量绝对的臣服,那是对死亡绝对的恐惧,饶是他是阴间的鬼差,又如何能敌得过,人道鬼道天道的三道合一!

  也许不是他的出现,查文斌的身上永远都不可能再次出现三道迹象,三千年来,能做到这一点,除他之外,也仅有一人,但是那人早已成魔修道之人,最为忌讳的便是动了怒气,丢了那一份清静和洒脱,魔便会升起天地万物之间,哪里都充满着污秽之气,人之所以还有颗善心,那只不过是因为心中有德,一旦被仇恨冲破了这一层道德,那么他便有了成杀神的本钱,离魔道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