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四章 喊差

  纸人的脸本来就是惨白的,那涅绝对是算不上好看,小镇手工出品的东西,绝对就是恐怖片里的绝佳道具这会儿那张脸不知是因为紧颤的墨斗线,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已经扭曲到了一个变形的程度,那种表情,可以理解为痛苦到极致之后的挣扎。

  查文斌倒也不急,时不时的拨弄一下那墨斗线,那纸人的痛苦表情便多了几分,此时阿发的那婆娘的魂魄已安然被收进辟邪铃,正在受罪的那位主想必是没安好心才中的套。

  要让一个被困的孤魂野鬼瞬间被灭,对于手持茅山天师大印的查文斌而言,不过是举手之措但是自从修了那《如意册》之后,他脑海里更多的则是“德”这个层次的思考要知道茅山派向来是以除鬼出名的,对于这类不该存于世间的脏东西,都是采取一个“杀”字如今,他的心境已然和之前不同了,那股遗传自茅山门派的杀戮之心已经逐渐消失。

  但这妖孽确有害人之心,不然那阿发又怎会不明不白的被弄进这个洞查文斌拔出七星剑,指着那纸人喝道:“孽畜,不好好去转世轮回,留恋这人间也就罢了,还偏偏要去谋人性命,今天不除你,祖师爷都会怪我!”

  他挥谨势就要向那纸人斩去,锋利的剑刃要划破这宣纸所做的纸人,真的太简单了。

  那纸人微微一颤,接着这洞里便刮了一阵小风,风不大,只是能让人微微眯起眼睛这风是从山洞里头刮出来的,也许是那纸人太轻,就像风筝一般被吹起,在空中骤然飘落于地面。

  纸人的整个身体支架,主要是靠里面的几根细竹篾搭成的,就像过去自己用竹子给灯笼扎骨架那般说这玩意脆弱吧,也确实结实不到哪里去,但也没那么不堪一击,轻轻被吹到地面上就会折断可当那纸人落地的时候,大家却分明又听到了几声清脆的竹篾断裂声。

  断的位置很蹊跷,是在那膝盖的地方,这纸人现在的姿势就是人用手摆都未必能摆的起来,这是一个跪姿!面朝查文斌,双膝跪地,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副向人讨饶的样子这其中的过程,要是说出去,怕是谁都不会信,一个纸人竟然真的向活人下跪了!

  查文斌的皆然也收住了手,冷冷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既然知道错了,我也不会就此打飞你这冤魂但是我也不会放你出去继续害人,你本就不该留在这世上,我便做一次好事,送你一程,让你早日堕入轮回,脱胎做人,也比你在这儿做个孤魂野鬼的要强。”

  说罢,查文斌朝着超子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超度这码事,对于道士而言,是一项基本功讲究的无非是替死者减轻生前的罪孽,为其多积点阴德,去了阴司好谋一个不错的来世其实这当中,最讲究的是要替人在那黄泉路上照亮一点,好让他走的轻松,不必多受那些过去的痛苦纠缠。

  生前恶事做多了,进了地府一样会有审判就算你生前是一个万人之人的君主,死后一样得接受判官的清算,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至于怎么去清洗罪孽,一个则是靠道家几千年流传下来的经文,还有一个则是靠道士的一点小手段这个小手段,便是去贿赂那个来带亡魂的阴差阴差虽然官职小但是他却是那阴间里做事最多的主,把他伺候好了,亡魂也会少受一点罪都说小鬼难缠么,所以在开超度之时准备的那些贡品和香烛元宝,都是给这阴差享用的。

  超子的兜里还有两个土鸡蛋,是早上从阿发家的鸡窝里掏出来的,偷偷煮完了之后准备路上做点心的,查文斌看在眼里却并未有点破。

  超子手里提着那墨斗盒,见那纸人跪着,心里的底气那叫一个足,嘿嘿笑道:“啥事翱是不是收拾这纸人,文斌哥,不用你出手,我一把火就能烧了这杂碎。”

  这话说完,那纸人不觉的轻轻一抖,生怕这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哥们就会把自己当火把给点喽

  查文斌看着他那样,笑道:“把你那两个蛋拿出来。”

  超子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口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喊道:“什么蛋?哪里有蛋艾我怎么看见”这倒不是他不舍得,其实两个鸡蛋没什么,主要是他怕查文斌骂他去偷人家东西男人么,头可断,血可流,就是面子不能丢。

  “行了”查文斌笑着朝他走了过去,“早上你掏那鸡蛋的时候我都看见了,寻思着路上可能用得着,我也没点破,没想到还真用上了,一会儿做完法事,你再拿回去吃就是了。”

  超子:“那玩意还能再吃么”这话一说,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这不就是承认自己掏了人家的鸡蛋么,不甘心的把那两枚鸡蛋交到查文斌的手里,狠狠拉了一把手中的墨斗盒,那缠在纸人身上的线一紧,那厮的表情就越发难看了。

  地上有五行阵,查文斌又给那纸人额头上贴了一道天师符,这样,即便撤了那墨斗盒,它也无处可逃。

  墨斗收起,查文斌把那已经破烂不堪的纸人重新放平在那石台上,头部朝西,意为归西又拿了一张大的黄纸放在那纸人的脸上盖赚额头上再放一枚铜钱压住。

  虽然没有肉身,但是超度依旧可行,肉身本就是埋入黄土最终化为一堆白骨的,从本质上讲,肉身在死后与纸人并无区别,同样只是一个躯壳罢了。

  这两枚鸡蛋就是拿来回落这阴差的,也算为是做这场法事准备的贡品。

  香烛纸钱这些都有随身携带,一个简陋的灵台就此搭建完毕,接着便是通知阴差来领人了。

  道士和阴差之间也有特殊的联系方式,作为送魂的一方和接魂的一方,两者之间虽然是存在于两个世界,但是服务的对象却是同一人道士要想度法成功,就得让阴差好生照顾这亡魂同样,一个阴差能抓到一个孤魂野鬼回去也是功劳一件,有人送他这份大礼,自然笑纳

  于是千百年来,道士和他们之间就有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联系方式,那便是喊差。

  喊差并不是用喊的,实际上这是一种类似于歌曲的经文,这种语言,也不知是哪位能够直接和阴差对话的大神发明的,查文斌他们这一派也管这种语言叫做鬼文。

  上一代的师傅教下一代的徒弟,有很多是无法用文字流传下来的,比如这喊差,就得是靠师傅唱一句,徒弟学一句谁也不懂这些教人听不懂的歌曲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这曲子一唱,不出一炷香,便会有阴差到访,沁那已经被道士制服的鬼狐野鬼。

  有人说,这是道士老在阴差那干些抢魂的事儿,得罪了他们,于是便用这种方式弥补,总之颇有点互相平衡的意思毕竟干这一行的,少不了跟那个世界管事的主打交道,能图个方便,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歌曲先唱,每个字符都是从口中一一播出,至今还没人能翻译出这曲中的大意,待查文斌朦胧的看见这洞里多了一个人的时候,便知道,阴差到了。

  接着便是阴差享用贡品香烛,收受纸钱元宝的时间,而这一时间,恰好是留给道士念那往生咒的规矩,都是这般安排的,即方便了别人,也方便了自己。

  三遍往生咒过后,查文斌手中一剑挥向那燃烧的蜡烛,带着那么一丝火星撇到了纸人之上,瞬间,这纸人便化作了一团火焰,照的每个人的脸上都火红一片。

  一个人影在腾起的烟雾和大火之中慢慢的显现了出来,现在只要查文斌撤了那五行阵,再交给那阴差,这超度便算是结束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似顺利的过程,却又偏偏起了差漏,真当是算也算不到的一件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