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死不瞑目

  看那脚步,明显是只有一个人,并且这个人已经被确定是阿发。瘸子走路,一脚轻,一脚重,所以两个脚印就会呈现出一个深一个浅。

  超子看了一眼外面的悬崖,这高度,这刀切面一般的平面直角,就是被誉为军中之魂的“军刀”特种部队成员也绝对无法徒手爬上来。

  “有点不对劲,你们仔细看,这脚印还是有点问题的”。

  “什么问题?”查文斌问道。

  卓雄蹲下来仔细看了那脚蝇用手指着脚尖的部位说道:“这脚蝇脚后跟的深度明显要高于脚尖,正常的人走路,脚尖作为最后离地的部分,是会高于脚后跟的所以。

  “所以,这个阿发,是倒着走进去的!”超子被他这么一说,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接下来另外一个发现马上证实了这个猜测阿发是右脚瘸的,但是这地上的印记,又分明是右边要深于左边试想一个腿瘸的人,是怎么能够在这个黑暗陌生的复杂环境里倒着往里走呢?正常人,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人的后脑勺是不可能长着眼睛的查文斌说道:“中了邪的人,其实是不需要眼睛的,因为他的身体已经被另外一个人控制,那个人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也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大脑是空白的大多数中邪的人醒来后,你去问他,他都会想不起那一段记忆我倒是有点奇怪,他是怎么爬上来的。”

  “先别管了,我们先进去捉鬼?”在超子的眼里,这类孤魂野鬼不过是查文斌的一道开胃点心,昨天让他给跑了,纯属侥幸罢了。

  那脚底是厚厚的蝙蝠粪,踩上一脚,那个滑和黏糊,让人打从心眼里觉得不舒服也不知这些畜生占了这个洞有几千年,脚下踩的粪便用超子的话说,那可都是文物了。

  如果按照一般的墓室设计,这儿便是墓道很显然这个悬棺墓和普通的悬棺不是一码事,普通的悬棺一般棺材就近挂在洞穴外头,进深一般不会超过两三米,即不让棺材能淋到雨便可以了一则,开凿山体是一项大工程,在没有炸药的古代,要想从花岗岩上掏出这么一个洞来几乎是天方夜谭。

  大自然的巧妙就在于,最不容易被流水侵蚀的花岗岩内部居然有一个中空,这个中空恰好被人利用了起来,看起来这里就是一处天然的墓道  以一座大山做墓,这气势,可不是一般普通人能搞的出来的。

  往里面顺着脚印走了不到十来米,脚下忽的传来一阵“嘎嘣嘎嘣”的声音。

  查文斌的步子随即退下来,超子刚想问点什么,却听查文斌说:“刀子借我用一下。”

  用匕首轻轻挑开脚下的蝙蝠粪便,一根长长的尖尖的东西露了出来,混合那些黑漆漆的已经发酵的粪便,已经看不出这东西是什么颜色,但是大体的形状是依稀可以分辨的

  “看样子有点像人的肋骨,死了有不少时间了”查文斌说道。

  这分明是一具人的遗含腐烂在这蝙蝠粪便里已经不知有多少岁月,刚才那么一脚踩下去,恰好踏了是他的肋骨。

  超子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会有人的骨头,这山洞里别说还闹出过人命来。”

  “不是人命,是我们错了,甬道里见到这东西,并不算太奇怪”查文斌第一次开始意识到,这里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简单了“错啥了?”

  查文斌看着这山间的洞穴,若有所思的对超子说道:“这不是一个悬棺墓,你应该知道武则天的那个墓吧?”

  “乾陵?”

  查文斌点点头,乾陵是这世上唯一一座两朝皇帝的合葬墓,但怎么和这儿扯起来了

  “都是开山为墓,将整座大山当做了自己的墓室,即做的巧妙,又坚不可摧能用金丝楠木做棺,底漆描龙的主,能是一般悬棺墓?我早就该想到了,站在这山巅,远处看来,就像是一条青龙盘卧在此处,听人说过,这儿有一个龙潭,求雨是百般灵验的以前我曾经带着老王看过这一代的山势,不明白为何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竟然会有《如意册》的记载现在看来,这个村子,在很久之前的确辉煌过,更或者说,曾经有道家高人来此寻访过蛋子和尚,尚且能扎根在这儿,就一定有能吸引他的东西修道之人,最为讲究的便是一方有灵气的山水,也就是所谓的洞府道家七十二洞天,哪个不处在名山大川里,哪些不都有这样那样的传说,这儿,想必也没那么简单。”

  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石台,查文斌用那种黄表纸细细铺了一层,超子以为这是给自己坐的,不料却被查文斌给骂了一顿。

  “大山,把那纸人平放上去” 那纸人在几盏射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惨白,要不是查文斌,按照他们哥仨的心里实际想法,早就给丢到山崖里去了。

  摸出一个小花碗来,放在那纸人旁边,再捻一根灯芯,点燃之后,说道:“你们把灯都给我灭了。”

  瞬间,这山洞里,就只剩下了那一盏如黄豆般大小的火焰还在跳动。

  查文斌再把辟邪铃也放在那纸上,用一根串着铜钱的红线系在那铃铛之上,另外一头则系在那纸人的左手之上。

  借尸还魂并不是一个成语,而是一件真实的事情,至少在查文斌的经历中,他就遇到过,这个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讲只不过,查文斌现在露的这一手,叫借纸还魂更加合适。

  查文斌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都往后退:“都靠后一点,别出声,看着就行”本来阿发那婆娘的魂就被锁在那辟邪铃之内,有这东西护着,只要时间不拖得太久,倒也无妨。

  纸人自然是不会动的,即使上面真有魂魄附了上去,它依旧是个纸人在民间有一句常用的口头禅叫做:这不过是骗鬼的把戏罢了。

  没错,这就是拿来骗鬼的。

  再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瓶里装的是“初泪”,这东西要想收一瓶子,绝对是一件难事

  “初泪”是什么?当孩子从产妇的肚子里出来之后,第一声大哭,流下的那一滴眼泪据说,这滴泪是为了前世的不舍,它是在没有被这一世任何东西影响下产生的如果说无根水是干净的水,那这“初泪”当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水。

  这东西,一般道士都是拜托接生婆去收集,若是你家大人告诉你出生的时候有个道士送过自己一道符,那多半就是他收集完“初泪”之后,送给你的礼物。

  滴一滴到那辟邪铃之上,口念咒语:“一点前世泪,三魂来归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七星剑挑了一张符咒,剑起符燃,绕着那铃铛上方徘徊三圈,再放平巾,人慢慢往后退,那泪珠也开始从铃铛上开始滚落到那红线之上泪珠开始顺着查文斌手中七星剑的慢慢移动,穿过中间那枚铜钱,铜钱的寓意乃是天圆地方,同样可以理解为阴阳两地过了中间这个地方,也就是出了阴司,那一头连着的便是人间。

  待那泪珠碰到纸人的时候,符咒也燃烧殆粳跳动的长眠灯随即熄灭。

  此时,那些在家中看着阿发婆娘的人们,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山上什么时候能传来消息原本这女人只是双眼闭着,像是熟睡了,守着她的是几个侄女。

  这些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哪里懂那么多,瞧着婶婶不过就是睡着了罢了,有个丫头想去替她梳理一下头发,手指还未触摸那发梢,突然那婆娘的双眼一瞪,睁的真有乒乓球那般大小然后嘴角开始不停抖动,挣扎了没几下,牙关咬的死死的,便没了动静这可把那几个在家里守着她的侄女吓得哇哇大叫,冲出房门直哭喊道:“吓死人啦,婶婶死不瞑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