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一章 悬棺墓

  查文斌手中拿着一根柴火涅的木棍,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是从哪儿弄来的一根破木片,可超子一眼便瞧出那木棍的材质岂非凡物,那是上等的金丝楠木!

  这家伙,竟然从那棺材板上扣了这么一块下来,这下那块木头算是不完整了。要知道,那时候的金丝楠木已经可以当做黄金卖了,更加别说那么蕴含着历史和文化的东西,单单是那面漆画,要是弄到古玩市场上就是一个天价!

  可在查文斌的眼中,这不过是他需要的一件道具罢了。

  人这一生,活着的时候,与床相伴的时间是最长的所以,家里可以什么都不置办,唯独别少了一张好床人死之后,埋到那地下就是与黑暗和泥土为伴,也许是几个世纪都需要睡在那口棺材里,所以这玩意,才是陪伴人最长久的物件。

  任何一件东西,跟人呆久了,都会沾上气味比如衣服,比如床单,只需要嗅一嗅便知道这件衣服上的气味是属于哪个人的这是活人,可死人也是一样。

  活人有活人的气息,死人自然也有死人的味道这棺材板板上,自然少不了那几千年来日夜相伴留下的气息查文斌自然没有那么高超的嗅觉,他也不需要那个嗅觉,他自然有道士的法子来应对。

  古时候要害一个人,只需要拿到他平时所用之物,即使相隔千里,也便可以让那人恶疾连连,最终一命呜呼,这种才是真正的杀人于无形。

  邪术,也是出自那奥妙的自然法则,与道家无比正义的道术其原理大半也是相同的。古老羌族的巫术经过数千年的演变,被不同人吸收其蕴含着天地变化之道,也造就了各类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法门。

  只是,有的时候,邪术也是能拿来做点正道事情的。

  查文斌拿着那那个木棍,在超子那一副暴殄天物的眼神中,果断伸进了熊熊燃烧的大火之中。

  不需要祭台,也不需要香纸,人总是会记得家的方向,哪怕是死后千年留下的那一丝气息,依旧不会忘记家,是所有人最终的归属,帝王也不会例外!

  “最好都别出声”查文斌如是说道,接着待那木棍完全烧起之时,他猛的一口气吹灭了那前段的火苗,霎时,滚滚的浓烟就从那木棍的前段冒了出来。

  大家都盯着这个传说中本事很强的道士,却见他举着那木棍盘坐在悬崖边,眼睛看着远方这悬崖边,历来便是风大的地方,山风一阵接着一阵,吹那地上的火苗肆意的舞动,也吹着那烟一团揉作一团在空中慢慢散去。

  沉下心思,查文斌不再去瞧那悬崖,也不再去瞧那木棍,待他左边的眉毛轻轻往上一挑之时,口中念道:“混元一气踵息渊渊,魂魄一聚归去茫茫;乾坤一抖倒转常常,真人一枚送汝趟趟!”

  随即,右手持一纸符,扬天一洒,未见明火就已自燃,慢慢飘向那无尽的深渊山谷之中。

  接着,山风就如同收紧了口袋一般,瞬间退下来,就连一向林子最多的鸟叫声都不知道为何同时作罢,一股无边的怨咒之气在天地间慢慢的向下压了下来。

  怪异的事情也开始发生了,原本还有一小时才会下山的太阳似乎提早落山了,四周的天象开始变得有些黑暗,其实是不知道从哪儿飘来了一些厚重的云彩遮住了那原本已经是夕阳的光芒。

  那个世界永远是跟白天无缘的,黑夜才是它们的最爱。

  由金丝楠木燃烧出的烟,带着一股极为特殊的味道,不是香,也不是臭,是古朴,是那种岁月穿梭留下来告诉世人的传说。

  查文斌睁开眼,仍由那些烟雾在自己跟前徘徊,它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只是在那越发堆积的更多,不飘也不散了。

  远古的巫术从查文斌的口中缓缓念起,那不知名的文字和教人听不懂的节奏,使得那烟雾格外的兴奋,不停的在他跟前肆意的翻滚着。

  家才是你该去的地方,虽然,这个家是你的坟墓!

  豁然,这烟雾像是找到了方向,猛的向下一沉,竟然向那谷底飘去没有一点风,这是一个超乎自然常理的现象,烟雾竟然向下走了看着人,纷纷啧啧称奇,这查道士果真不同一般人。

  有个杀猪匠,是亲临过将军庙的,一脸崇拜的说道:“就是他养的那条黑狗,都是哮天犬转世,他本就是个神仙。”

  让查文斌有些奇怪的是,那烟雾似乎没有下到崖底,到了半中央,约莫也就五十米高的地方,在那不停的徘徊着,竟而就开始消失不见了。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原来是个悬棺墓!

  这是在江南一带罕见的悬棺墓,这种墓葬形式,常见于西南少数民族一则,那边多石灰岩地质结构,属于喀斯特地貌,岩石容易被侵蚀成盛饭棺木的洞穴,二则,中原人更加讲究入土为安,更加不会把棺木暴露在空气之中这可是大大出乎了查文斌的意料,本来他以为在这山谷下方是不是有一个大型的墓葬。

  他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超子,超子见过这类东西,于是,几个人马上就开始布置现超要想看个究竟,还得下那墓室,找到那真主。

  花岗岩的质地,不是一般的坚硬,无奈登山索只能拴在那些大树上,超子边搭绳子边问道:“你们说,那个阿发瘸子也能在那洞里不?”

  “怎么下去,他又没长翅膀!”一个杀猪匠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超子,这还用问吗?这样的自然条件,他一个腿脚不利索的人如何下得去。

  查文斌心里也没底,按照常理,阿发在那悬棺墓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虽然这上山的第一目的是找到人,接着是除去那对作恶的主,但是线索好像到了这儿都断了,只得先去瞧瞧那对人了。

  超子自然是第一个下去的人,其实除了他们四个,其余的人全部都被留在了上面这种往下滑五十米,再去找一个墓室的事情,危险性有多大,是人都明白阿发说起来是村里人,可谁也不想为此搭上性命查文斌心里自然是明白的,便招呼其他人在上面负责看绳索。

  因为这崖壁几乎是垂直的,所以从看面往下看,是瞧不见那洞口的。

  当超子滑落到大概位置的时候,眼前一亮,一个黑乎乎的洞口还真就出现了,大小跟一扇门差不了多少,门口零星的长着杂草和乱石超子抓住绳索,那么来回一荡,身子就这样进去了。

  在确定了安全之后,其余三人也陆续下到这半山腰里,挤在一块约莫一平方大点的平台上,那滋味不是一般的好受。

  查文斌朝里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刚想把脑袋探进去,里面突然传来一阵“扑哧”的轰鸣声,超子马上大喊一声:“小心,都蹲下!”然后立即按住查文斌的头往下一蹲,里面瞬间冲出一群乌黑的东西来,原来是群蝙蝠。

  瞧这四人的狼狈样,要不是超子机灵,被这些东西一冲,人很容易站不稳便跌到这山谷里了。

  “看样子,是个宝地”查文斌如此说道,“悬棺墓也叫做地仙之宅,古时候的人认为神仙都是住在云雾之中的,是腾空的,这地方正符合此意加之里面有蝙蝠,蝙蝠自古就是被看做吉祥的象征,蝠同福音,看样子我们是得进去好好瞧瞧了。”

  说着几人打开手电,大山抱着那纸人,有些变扭,走在最后查文斌刚想踏脚,后面的卓雄摸着下巴说道:“等等,这里面有人已经来过了。”

  查文斌不明白他是何意,卓雄举起射灯照着那地上厚厚一层蝙蝠粪,一串人的鞋印清晰可见。

  这是一个让他们感觉到有点恐惧的画面:“脚尖是朝外面的,这家伙似乎是从里面走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