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六十章 糟蹋文物

  一个人嘴里嚷着要去死的时候,很可能是真的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可是在他真的跨入了死亡的世界之后,他会发现,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阿发的老婆,是决计不想死的,这种撒泼的手段,在中国广大的各个角落里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可最终去选择死亡的恐怕是凤毛麟角了,只是这一次,查文斌小小的成全了她。

  查文斌并不是一个强大到可以肆意剥夺一个人生命的主宰者,即使可以,他也只会救人渡人,决计不会杀人所以,阿发家人的的显然是多余的。

  人的魂魄在丢了之后,命硬的可以撑上两个月,饶是普通人,熬上个三五天也是问题不大丢完魂,对人最大的伤害不过是身体,待魂归位,魄才能正常的运转,查文斌懂中医,开几幅方子调理几日,问题便不大了所以这种借魂的事情只能是让阿发最亲的人来代替了,换做旁人,恐也不会答应。

  这是介于死亡和睡眠之间的假死,若是仔细去分辨,阿发的婆娘还是有细微的呼吸的,她的各个脏器也在正常的运转,只是刚好能够维持一个生命体征的基本活动,说白了,就是一植物人。

  此刻,那婆娘的魂已然存与查文斌的辟邪铃中不要怀疑他有这样的能力,现如今一本《如意册》研究过后,说不上自己能够直达地府,但他真想在无形之中取人性命不过是小菜一碟。

  自古,杀人最多的往往不是那些驰骋沙场的将军;自古,能真做到让人绝后的往往也不是那一道满门抄斩的圣旨强如诸葛亮,刘伯温这样的风水大师,哪一个手上沾染的鲜血不比关于关羽张飞,徐达常遇春要多,而且是多很多只需在你家门前放上一块石头,或许这户人家在一周之内就会全部死于非命。

  道,若是被邪人用去,便是一把真正杀人不见血的利刃,只是现如今,能够拿起这把刀的人寥寥无几,查文斌便是其中之一,可是他是好人。

  查文斌淡淡的说道:“抬进去,人没事,只是想要救她男人,就得她亲自帮忙”不再理会那些惊愕的人,他的时间现在非常宝贵,立刻钻进了那台车里,随着超子一脚油门悍然踩下,普桑“轰”得一声,留下的只是一个华丽的尾灯。

  “爷爷,我看见婶婶在那车里”说话的是阿发大哥的小孙女,今年不过四岁,她看见她的婶婶,也就是阿发的婆娘坐在那车的后面,冲着自己宛然一笑。

  “小孩子,别乱说话!”正不知所措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弟媳,阿发的大哥有些茫然。

  “我真的看到了”小女孩似乎不死心,其实她只是想对大人证明她没有说谎!

  “啪!”一个板栗敲在了小女孩的头上,孩子瞬间大哭了起来。

  其实她真的没有说谎,在五岁以内的小孩,有大约三分之一的都可以看到成年人所看不见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一些婴儿们会好端端的突然嚎啕大哭起来,那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奇怪的“陌生人。”

  那个纸人,似乎比刚从店里买来的时候,要重了几分超子的脸上虽有这么一丝狐疑,可他却没有说出口,只是扛着这么一个玩意走路,不仅很别扭,而且十分的晦气正寻思着要不回去找文斌哥敲诈点什么东西,比如他屋里还有几块成色不错的玉石,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手里拿着罗盘的查文斌,一整晚都没有睡,这座平静有不少年头的村庄,注定是要开始不平静了。

  只有一天的时间,去寻找一个在哪里都不知道的人,难度可想而知。

  第二天一早,按照查文斌的吩咐,几个有杀生经验的人,都到了,这几人里有几个都是老相识,当年将军庙一战,便有他们在场。

  还有一群特地嘱咐让阿爸找来的猎人,那会儿,我们村里还有土铳,山里人,家里都喜欢备着一杆猎枪,阿爸自己也有一杆这些都是平日里玩的比较好的朋友,常在农闲的时节去大山里猎野猪,对于那片人迹罕至的老林子,他们是村里最熟悉的。

  稍作寒暄,查文斌便说道:“时间比较赶了,可能路上要辛苦一点各位,谁能带路到那天找到阿发的地方?”

  那个地方,当地人也是极少去的,路难走,又远,林子还密有个别采药或是打猎去过的人,称那地方为龙吟崖据说,得此名,是因为有人在雷雨季节上山,曾经听到那崖下穿来了龙吟之声,也不知真假,本来农村里很多东西都是以讹传讹得来的。

  好在这几日,天气还算是不错,山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走,不过要想扛着纸人前进,却有了一点麻烦。

  纸糊的东西,很是脆弱,林子里是没有路可言的,免不了得挂擦,可这玩意,查文斌交代了千万不能弄坏,所以得几壮劳力手持柴刀在前面开路,这样一来,行程自然是慢了下来。

  按照原来的估计,就这么钻林子,约莫四个小时能到达的,结果用了整整十个小时,查文斌一行终于到了那传说中龙吟崖!

  此时距离太阳下山,最多还有一个半小时。

  查文斌赶紧站在那一眼看不到底的崖边,手持罗盘,脚踩星步,不时的观看着远处和近处山势的变化,脚下河流的走向,还有天空中云彩浮动的方位。

  那口棺材既然如此的华丽,想必葬的地方也是个风水宝地中国的风水学具体是从哪一朝哪一代开始有的,查文斌也说不准,但至少从有神话传说起,便有了这一门学问所以,他现在便是按照古人的思想,要找到那棺木的出土之地,这也算是逆向思维的一种,只不过这门学术,现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用来盗墓了如此下超恐怕那些王公贵族们倒是后悔挑了个龙穴,这就是像是头顶开着灯泡告诉别人,我是个有钱的主,来拿吧,倒不如学人成吉思汗万马踏平,至少在那地下他睡的踏实。

  俗话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差之毫厘,谬诸千里”若是龙穴有那么好寻,那些帝王也不会用一生的心血去给自己挑一个葬身之地了。

  查文斌这个出自茅山一脉的掌门,对于风水的把握并不算是强项,要想在这片荒山之中寻到那个棺木所在地,又岂是那么的容易,能够确定大概位置依然是一件非乘不起的事情。

  不过,他自然也会有他的办法。

  那山崖,有恐高症的人最好别过去看,免得一下子心里承受不赚便一个倒栽葱的下去了,查文斌此刻便站在那儿问道:“有没有人下过这山崖?”

  “没有!”众人纷纷摇头道,他们也的确没有听说过谁去过那儿,即使是最有采药本事的人,也决计不会冒这个风险的,因为它如同刀削一般的光滑,没有任何让人可以落脚的地方。

  “超子,如果让你们部队里的人来,有没有把握?”查文斌好像饶有兴趣的对这悬崖特别在意。

  超子探了一眼,对于高度和角度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近乎是垂直的角度,深度在一百到一百二十米之间。

  看更多精彩内容,百度:不想吃米饭共享盘。

  “如果有登山索,也不过是小菜一碟”超子如实说道。

  “如果没有那玩意呢?”查文斌反问道。

  超子两手一摊,笑道:“那除非是壁虎了,这种花岗岩,几乎没有着力点,空手是不可能下去的。”

  “哦,”查文斌点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你都没办法,那个腿脚不利索的阿发却在下面,还真的挺奇怪的。”

  一听阿发在下面,人群里立刻炸开了锅,纷纷探头探脑朝着下面望去,透过那一层薄薄的山雾,人们只看见下面似乎是植被和岩石。

  “阿发在哪呢?”有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查文斌向来废话不愿意说太多,依旧淡淡的说道:“我只说他在下面,至于在哪儿,我也不清楚。”

  将军庙里呆过的那几个杀猪匠,是知晓查文斌的本事的,可那几个猎户听了这话,不免心里有些嘀咕了,你这道士,怕是在吹牛吧,是不是实在找不到了,故意就弄了个人不能到的地方糊弄一下我们,好回去交差。

  就在各怀心思的时候,查文斌却说道:“弄点柴火来,我要做点事。”

  这山里,到处是干柴,一个小火堆,很快便生好了查文斌不住不觉的从八卦袋里掏出一根东西来,那东西,超子怎么见着有些眼熟,很快他心里就在骂了:有你这么糟蹋文物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