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臭皮囊

  对于这种棺木,在我们国家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倒是古埃及的金字塔里有这种玩意。

  棺材作为人死之后,睡的地方,一般常见都是用木制的,也有些贵族用石制或者青铜棺材又在农村俗称为“十页瓦”“十大块”,一般为十页木料制成,但也有用十二页木料制成的,这种俗称为“十二元”。

  通常所见的涅,也都大同小异,长方形的木制棺盒,上面有个盖,讲究点的在棺木上刻上一些仙鹤松柏,寓意也大多都是让死者能够往生普通一点的,刷上大油,很少有不上油漆的裸木自古死者为大,生前可以破棉袄一件裹着,茅草房里住着,但是多半死后就是借钱,儿孙们也会为逝者准备一口像样的棺材。

  这种人形的棺木,显然是有违背中国传统殡葬的习俗,所以超子才会觉得奇怪。

  棺内有声,而查文斌却又坐化在那棺材之前,难道两者有什么直接关系?难道是棺材里有粽子把查文斌给害死了?

  用艺高人胆大来形容这两兄弟或许有些不恰当,这两哥们只能说是纯粹的胆子大,说开棺,那必定是会马上就干的。

  人形棺材的规格比普通棺材要小的多,但是这棺盖可不是一般的沉重,可能和材质有关两人又是撬,又是挪,好不容易才抓到一点着力之处,互相瞧上一眼后,大喝一声:“一二三,起!”

  “吱啦”一下金属的摩擦声之后,棺内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粗重的喘气声,那声音让人觉得是一个憋了好久的老粽子在里头终于看见新鲜人肉送上门,按耐不住发出的声音这也着实让两人吓了一跳,身子便往后退了退,双眼死死盯着那棺材。

  没一会儿,一双手慢慢从棺材里头伸了出来,接着那手抓抓了棺材的两边,看那样子,感觉立马就得起尸了。

  超子那头是一阵发麻,这种香港电影里面才能看到的僵尸情节,难不成真的要在这个鬼地方给他来上一次真实版?

  匕首在掌心攥的铁紧,汗都要流出来了,那个紧张的气氛自然不用言语,他们就等着棺材里的那个主现出真身,然后便是拼死一搏。

  “憋死我了!”棺材里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而且这声音那是相当的熟悉,不是查文斌的声音还会有谁的?

  再看看前头这坐化的主,再听那声音,两个人简直就是张二和摸不着头脑,难不成是查文斌的鬼魂在喊?

  就在两人面面相觑之时,那棺材里豁得坐起一个人来,那人正是查文斌!

  此时的查文斌哪里还有半点风仙道骨的涅,脸上满是黑乎乎的东西,有点像是那种锅底沾着的污垢,不过人的样子还是能识得,衣服也跟之前穿着的一样那他又是如何进的那棺材,这外面的查文斌又是谁?

  见惯了稀奇古怪的超子和卓雄一时半活儿也不敢掉以轻心,天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什么障眼法或者迷魂阵,查文斌一大活人怎么能自己把自己给埋那里面去,所以超子提高了嗓门喊了一声:“你是谁?”

  这下到轮到查文斌愣住了,你们两小子合着把我从棺材里捞出来,这会儿却又还不认得我了吗?再一想,对咯,外面还有一个主呢,别说他们,自己到目前还搞不清是什么状况呢,不过他倒是可以肯定自己是谁,这总错不了。

  “超子,别废话,先把我拉起来,你们要是再晚了一会儿,我估计就没气了”“真的是文斌哥”超子对卓雄说道,后者也朝他点点头,两人喜出望外的把查文斌从那人形棺材里给扶了出来,这查文斌身上一身的恶臭,就如同是从那堆满腐烂已久,充斥着脏污的臭水沟里爬出来一般。

  两人都有想捂住鼻子的冲动,但碍于情面,勉强还忍着,不过这也让查文斌有些不好意思,他此刻最想的,便是赶快出去找一个澡堂子把自己好好洗漱一番,修道之人是最忌讳自己不净的,那会影响他们对于气的判断所以,很多高人,都很少会嗜酒或者抽烟,那是因为他们需要一颗随时纯净不沾气味的心。

  “真是一言难尽”查文斌抬头看看那个坐化的自己,苦笑道,“大山怎么样,你们遇到的,我在棺材里能够看的到,但是却帮不到”。

  “好像一直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超子过大山,他还是那副样子,并未有见好转“说了,让你们别回头,可怜这孩子,绕不是他有一颗不染世俗的心,估计现在下场就跟我差不多了生死门,岂是那么简单的,一入生死门,就只能往前,不能退后往前走,不论生死,至少还有路可以让你走;往后退,看到的尽是自己平生欠的债,做的孽,这些个东西都得会是化成怨气的你们也看到了,那个人,其实也就是我,他是另外一个我,我这辈子虽说渡人无数,阴德也积的多,可终究还是触犯了天道,遭了天谴,让我女儿丢了性命,儿子跟着遭罪,父母双亡,师傅也撒手人寰”查文斌说到这,不免开始叹了一口气,他那涅,颇有几分让人心疼的感觉。

  “不过,大山兄弟,应该不会有大碍,想必他也只是受到了惊吓,不会有大碍,出去之后我会处理的”说着,查文斌自嘲的看着自己一身邋遢,这涅别说做法,就是连恶鬼恐怕都会嫌弃自己“从这儿出去?”超子指了指刚才进来的那道门,“我们在你跳下去后,发现了一道暗门,顺着那门,有数不清的干尸,沿着那条道一直走,然后才到了这里如果从那儿回去,那岂不是又得回头,可是你说过的,我们不能回头”。

  “不必回头”查文斌答道,“即入生死门,就笔直往前,一定会有新的出口,这山里的门道足够我回去研究好一阵子了,不愧为鬼帝的杰作只是可惜了,被那人带来这儿,想必是一定想要告诉我一点什么东西的,可来了这里,他却不见了,似乎只是想让我感悟一下那个人,绝对不是老刀,也绝对不是人力所为,我怀疑,我遇到了一个超越了人和鬼的存在”。

  “超越了人和鬼?那是什么东西?神仙?”在超子的意识世界里,似乎只有神仙这个词比较贴合查文斌的说法“不知道”查文斌也有些不明白,但是他知道那人身上背负着的有他想要的很多答案,只不过看样子现在是没有机会在遇到了,不过既然他肯出现,就会有下一次机会再出现与其找,不如等。

  “走吧,这里不适合长呆,怨气太重,堪比阴曹地府,常人呆久了会轻则重铂重则折寿。”

  “那这人?”超子对那个坐化的查文斌还是有些忌惮,这也太让人毁三观了。

  “那个人,确切的说不是我,但是和我有很大的渊源如果我没有猜错,曾经他是这把七星剑的主人,也是若干年前,我查文斌的前世总之,有人找到了这人的投胎转世后的我,又把我带到了这个前世肉身的跟前,我不明白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但是我想这应该是一件非常难以办到的事儿,看这样子,起码也有几千年了,能够找到上几世的肉身,看来,我和他们之间似乎还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那口棺材里的,是那个人把你放进去的?”

  查文斌摸着七星剑,幽深而让人难以捉摸的说了一句:“躲,是躲不过的,一切都是劫数,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走吧,别看了,一副臭皮囊而已,没有魂魄的躯壳也就没有任何意义,即使这个躯壳是也曾经是我的肉身这就好比,超子,你们考古的时候打开的某个墓地,那个墓地的主人就是曾经你在轮回的过程中死去的某一世,只是你不知道罢了虽然这个话听起来有些拗口,更加可以说是有些荒唐,因为前世的东西本就该属于过去,不是现在,也更加不应该带到将来,何苦又要苦苦纠缠”说完,查文斌又抬起头来,向着远处的黑暗之中作了个揖道:“朋友,既然你带查某到此地,让我见到了这一切那么我也想告诉朋友一声,我查文斌只是查文斌,也只是一个小道士,不管眼前这位跟你有什么过节,那也应该随着他的离去而烟消云散,若一定要纠缠,我也不会逃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但愿咱们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