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人形棺材

  如果说面对的是一扇镜子,那么镜子的对面站着的是自己,这是正常的   如果面对的是空旷的大街,一转身,发现在百米开外,自己正在那儿和朋友们谈笑风生,请问这个站在这里的人又会是谁?

  大山虽然不是和超子那般聪明绝顶的人,也不如查文斌精通玄学道法,但他的确看到了在百米开外,超子和卓雄之间,存在着一个高大的身型,那个人壮如牦牛,那个人有一个名字叫做大山!

  超子却只见大山在那惊愕,以为他是见着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跟那手舞足蹈的大喊大叫,这更让大山有些目瞪口呆,难道他们没看见不远处还有一个自己站在那儿吗? 。

  大山在第一时间也想到了那个镜子,于是他慢慢的把一只胳膊抬了起来,假装是要挠挠头发,他甚至有些期待着那个人也会做一样的动作,可是结果却让他失望,更加可以说是无法接受。

  那个站在卓雄和超子之间的人,竟然咧嘴冲着大山一笑,即使隔着百米,大山依旧能分明的看到那人的笑容中透露出来的邪与恶。

  大山立刻就想往回跑,可无奈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双腿就像是被钉着的木桩一般,丝毫不能动弹,于是他张嘴想大声喊叫,提醒自己的伙伴们,身边已经出现了异样他的嘴已张的足够大了,肺部的空气大口的从喉咙深处喷出,拉扯着声带却只能发出“呼呼”的声音接着便是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也开始不受控制,继而是身躯,最后眼睛前面一黑,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咚”,当大山的脑袋重重的磕在地面的石板上时,超子和卓雄撒着腿就往前冲,当他们的身体离开的时候,原地,有一个人影忽闪而过,发出一句冷笑,接着那人便又消失了   地上的大山像是深睡过去了一般,仍凭卓雄的摇晃和叫喊,都不得半点反应,只有后脑勺那鼓起的大包在告诉他们,刚才那一下,摔的着实不轻 。

  “不是摔坏了吧?”超子揉着那包,足足有一拳头大小又是后脑,他有些的。

  “以他的体格,像是能摔坏的人不?别说摔一跤,就算是给他头上拍碎几块砖头,那也不过是揉几把的事儿,超子,这地我们可能不能再呆了” 大山那体重饶是他们两个,那抬着也是相当费力,好不容易,把人从中间挪到了边上,这才想起那石像,刚才只顾着救人,没注意那玩意大山,可就是为了看那东西才过去的。

  超子跟卓雄折,努了努嘴道:“那玩意,刚才你看见是什么了吗?” 。

  卓雄刚才也忙着没注意看艾哪里还记得,看着脚底下不明不白倒下的兄弟,倒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心,用反问的语气道:“要不,我俩过?”

  刚准备起身走,超子脑子里突然蹦出查文斌的那番话:“你说,文斌哥刚才跟我说什么来着,说这地方有鬼,还叫我们千万别回头那么刚才,这个石像是背对着我们的,大块头要是看这石像,是不是?”

  卓雄猛的一下也惊醒过来了:“是艾他必须得回头才看得见!” 。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远处的石像,又看看地上的大山,这个选择还用继续吗?虽然他们很难把转头跟死亡联系到一起,但大山的倒下似乎眼下只能用他回过头来解释了,不然以他的身体素质,怎么可能好端端的滑到摔成这幅样子本来这里似乎就是一个超自然的地方,到处存在一股让人摸不着,也看不着的东西于是两人决定不去研究那石像了,按照查文斌的提示,往前走,不要回头 。

  带着这么个家伙,两人霎时吃力的往前走,走上几步,就觉得这背后的冷汗似乎在飕飕的狂飙,像是有无数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看,饶是他们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也觉得头皮上的汗毛齐刷刷的立了起来 。

  往前走,果真,又见着一道门,是虚掩着的。

  看门,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进还是不进?查文斌的话,似乎也是提到了一道门,然后便没有了后续 。

  进门!这事放在这哥俩的身上似乎是不需要考虑的,拖着跟死猪一般沉的大山,两人靠在门背上,喘着粗气。

  “终于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了,你不知道,刚才我就觉得有人在背后摸我”超子开始吐槽起刚才那段过程了,可是卓雄并没有接话,而是直挺挺的看着远处超子半响才发现了卓雄的心思似乎不在自己身上,于是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不远处有一人正坐在地上,看那姿势,极像是道士在打坐的涅,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人的两边各有一个火盆,盆里正在往外蹿着火苗 。

  火苗的前方,躺着一根长条形的东西,火光倒影在那东西上面,摇曳着,晃动着,有些不安和躁动。

  在看那人的打扮,一身薄薄的青色衣服,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只是感觉很舒服再看那人的背影,颇有几分跟查文斌相似的地方 。

  他们想前去查看,想知道这是不是查文斌,或者说是不是一个“人”很快,超子便尖叫道:“文斌哥!”

  那人依旧坐着,这一声过后,似乎他的衣服有些轻微的飘动,连同那火,一起动了

  为什么超子会这么喊,因为他看见了一样东西,这东西普天之下只有查文斌有,便是那柄七星剑!七星烬储在那人的身旁,刚才因为光线的问题,一时间没有看清,这会儿可是瞅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这不是查文斌的佩剑吗。

  但是,没有得到回应,多少让两人的心头涌上了些许的不安。把大山放在地上,两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一看,那地上的人不是查文斌是谁? 。

  却见查文斌此刻双目紧闭,眉头紧锁,身上的衣物也不知何时已经换成了这薄纱一般的东西,脚是****着的,连双布鞋也没有,脸色很是苍白。

  一股异样,随着传遍了二人的全身,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想法,超子把手指缓缓的伸到了查文斌的鼻子前面 。

  然后,超子的身子连续向后退了几步,喃喃道:“已经死了。”

  查文斌的“死”,他们见过,而且不止一次,最后每次都活了过来,但是没有一次像这回一般,能够让超子确信他已经死了因为这个“人”,或者说是查文斌的尸体,一眼瞧过去,便能让人知道是已经死透了的,连半点活的气息都找不到。

  虽然下这阶梯,他们心里做了一万种的结果的可能,也想过找到的可能是一具摔得面目全非的查文斌,唯独没想过,查文斌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让他们再见,从骨子里感觉这是一种让人无法接受的结局。

  虽然他们不信,可这人分明就是查文斌,那眉毛,那鼻子,那嘴唇,都分明就是朝夕相处的查文斌的涅,错不了,因为侦察兵有着异于常人的观察能力,何况这是两个侦查兵   卓雄低头看了一下那绞已经没入泥土的七星剑,他的手不自觉的放在了剑柄之上,他有一种想拔剑的冲动。

  剑柄入手,用力,“噌”得一声,七星剑寒光出鞘,巾离开绞的同时,一团火光也随之从绞中带出卓雄不知所措的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只见几张尚未燃烧殆尽的符纸被七星剑一同从绞里带出,遇到空气,便着了等到符纸落地化为灰烬之时,突然,四周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击声,听这声音,似乎就在耳边。

  两人紧张的环顾,这四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很快,两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眼前这个长条形的东西,不,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形的器物!

  “青铜的!”超子说道,他已经能够判断出,敲击声来自这人形青铜器物的里面!   两人稍稍往后退了几步,在仔细探查一番,更加确信,这声音是来自于眼前的这东西要知道查文斌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儿,他们是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既然有动静,那便没有不瞧的理。

  这个人形器物,长约两米,似乎是按照人的轮廓打造的,全身光溜溜,没有刻下半点花纹,找了一圈,还是能够发现这东西是由盖子和盒子两部分组成的。

  “难不成是口棺材?”超子心里突然有了这种感觉,眼前的这玩意,八成是一口人形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