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五十一章 别回头

  一座有些空旷的大厅,满眼瞧过去都是闪闪发亮的夜明珠,他们来的竟然和查文斌是同一个地方,只是眼前的一层灰,并没有留下前人的脚印。

  这是一个没有人到来过的地方,巨大的石柱和扎眼的夜明珠让人怦然心动,这里有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留下那让人无法企及的权利和荣耀。

  如玉一般温润的夜明珠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超子明白,这里面的任何一颗扣下来拿出去都能换到一栋巨大的豪宅抬头瞧着这柱子,超子心里盘算着用怎样的方式能够迅速的爬上去,捞它几颗下来,比做什么古董生意来的快多了。

  “瞎子,你看,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发了?”

  “我的意思是最好别动,这地方古怪的很,文斌哥又不在,当务之急是先找人要紧。”

  每个人都有贪念,只是大或者小他们只是凡人,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何况老话说的:有钱还能使得鬼推磨,何况是人进到了一座数不清的财富殿堂。

  超子如果能听得进劝,这世上也不会只剩下查文斌一人能治的住他一身侦察兵的好手艺可没有落下,那粗细如一人合抱的大柱子,他口里叼着匕首,硬是跟猴子一般蹭蹭蹭的就往上去了,任凭卓雄如何阻止,就是听不进去,非要弄下一两块来。

  爬至这顶端,把用绳索从腰间穿过,让自己和那柱子牢牢捆绑在一起,这样他的双手就被解放出来了。

  这夜明珠是被嵌进去的,超子不得不用匕首去撬,可这玩意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拿下来,弄了半天功夫,也只被他弄下来一块小的。

  超子爬在那柱子上,用强光手电去照那珠子,发现光在珠子内竟然有游走现象,十分光润,像是其内有活物一般,便立刻下了柱子,把这个发现与卓雄说了。

  超子捏着那只鸡蛋般大小白色温润的珠子跟卓雄说道:“这珠子,不像是一般的夜明珠,那玩意我曾经在省博物馆里见过这玉的材质也不是萤石,我看材质却有点像是祁连玉,但祁连玉本身是不发光的,要是老王在,估计他能看出来其中的门道。”

  说起老王,卓雄不由得就心头一紧,不知怎么,他心里好像就觉得自己和老王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儿,但就是想不起来。

  卓雄生怕因为超子的举动而导致变故,连忙说道:“我不懂这东西,要不还是拿回去再研究好了,我们到里面。”

  脚下的步子迈出去的是一小步,可是头顶却起了骤然的变化,接着这变化便反应到了人脸之上。

  卓雄正准备跟超子商量着怎么找人,就那么一看,有点不对劲:“超子,你的脸怎么变绿了翱”再看看左边,连大山的头发都发着一丝绿光“你们两个怎么搞的,都变绿了?”

  何止是他们两个变绿了,很快整个世界都成了绿色,头发,脸,衣服,就连脚下的大地都成了绿色,不知何时,刚才还是一片白色的夜明珠,悄然都成了绿色这些绿色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在不停的闪动着,游荡着,由无数个绿色的点把这块冬天渲染成了一片幽绿。

  变的不光是这些,还有气氛,那种来自心底的阴森绿色的光,向来都是那玩意的象征,幽冥地府也从来是被描绘成这种色彩下意识的,三人背靠背组成了一个三面环绕的阵型,卓雄低头一看,却见超子的口袋里绿的格外厉害。

  他压低了嗓子问道:“你兜里是什么?”

  “兜里,没什么艾哦对了,就刚才那块石头。”

  “坏事了,叫你别动,你非要动,自己掏出来看看。”

  超子伸手一摸,好家伙,刚才还是洁白温润的夜明珠,转眼就成了通绿通绿的一圆珠子,还一闪一闪的,期间像是珠子里有一团绿色的东西在不停的游走再抬头看看天花板,算是明白了,这绿色八成是这种珠子搞的鬼。

  “吓唬老子!不就拿你们一块破石头吗,用得着这么快变脸啊”说着,超子就准备把这块有些古怪的夜明珠给扔了,却听见有声音传来:“住手,别动那珠子!”

  这是查文斌的声音,多少有点让他们哥仨有些喜出望外,这可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文斌哥,你在哪里呢?”超子使劲喊道,空荡荡的大厅里,传来的是阵阵回声。

  过了好一会儿,查文斌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可是我能看见你们,这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你那珠子里是魂魄,这些珠子都是按照天上的星象排列的,你一动,便破了他的阵法,这些亡魂便会苏醒,有人把无数的亡魂封印在了这些珠子里,如果让它们出来,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们!”

  一听查文斌这话,超子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都怪自己一时手贪,惹了这么大的祸事,赶忙再问:“那现在该怎么办?”

  查文斌答道:“自古阵法一旦启动,就没法再关闭,你现在即使把这珠子还回去,也是无济于事,我感觉你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跟我在同一个地方,却又不是在同一个空间你们继续往前走,不管怎样,千万不要回头,往前应该会有一道门,我在那门里面。”

  说到这儿,查文斌的声音便断了,无论他们再怎么喊,都没有人再回答了,等了好久,怕是又失去了联系,不过听到他的声音,至少能够判断查文斌现在还活着,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大山想起身走,却被卓雄拦赚超子明白卓雄这是有些怕中计了,万一这声音不是查文斌,却故意把他们往里边引,后果便是不堪设想的。

  超子这会儿倒有些冷静了,说道:“往前走,照他说的,不管是文斌哥本人,我们似乎没有得选择真有那本事可是幻出声音,那就凭我们三个,想逃也是逃不掉的。”

  就连大山都觉得头顶上有一股莫名的压力在往下,这每一步似乎走的都不轻松,那感觉就跟有几千双眼睛在盯着你看一般,随时都会扑下来把你撕成碎片不巧的是,超子袋里此时还揣着一个,天晓得什么时候这蛋会孵化出一个亡魂来。

  古人认为玉是有灵性的,所以通过玉这种特殊的媒介,在一些灵异上使用的是相当广泛的,用玉可以轻易的引魂,查文斌所在的茅山派,便是用这种方式破除那些被附体的人不过把正常人的本来用于转世的魂魄封印在玉里,弄出这么大一个场面,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往前走了百来米,果真如查文斌所说,又出现了一道门,那门是半掩着的,可以轻易闪进一个人的身体,此时他们的背后不断传来有人的哭声,那哭声可真叫一个惨烈不仅如此,还有各种巴掌在拍他们的肩膀,还有人在摸他们的头发,就差有人抱着他们的大腿阻止他们前进了,超子甚至能感觉到兜里那玩意也在不安分的抖动了。

  就被人这么肆意的欺负着,却不能反抗,因为查文斌说过,千万不能回头,谁也不知道自己的背后究竟有多少双手,慢慢的,开始能够感觉到有冰冷的手指掐住他们的脖子了。

  超子从兜里猛的掏出那块夜明珠往后脑勺一抛,扯着喉咙喊道:“跑!”

  三人几乎是用冲刺的方式,瞬间先后闪入了那道门,又是一个漫天星斗的大厅,又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柱子,这一切似乎跟之前那个一模一样。

  “这?”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竟然没了想法,从一个地方来到了另外一个完全相同的地方,这古人是吃多了没事干吗,竟在这儿玩弄玄虚?

  不过眼睛尖的侦察兵们很快便发现了不同,那就是在这个大厅里,多了一件东西确切的说,是一个人。

  一个目测高约有三米的人,背面对着他们,双手向上举着,从那背后的脖子看,他的头似乎也在看着天。

  因为这里的光线是相当的温和,给人一种在云雾里的感觉,看的见,却看不透,只是那人的身影明显不是常人,常人哪里会有那么巨大的身体。

  “前面的朋友,请问这是哪里?”超子试探性的问了这么一句,可惜没有人回答。

  超子又捅了一把大山的胳膊,说道:“大块头,要不你上?”

  大山得了指示,便大步走了过去,他从来便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卓雄和超子在原地有些紧张的等着,待大山走到那人的背后,大吼一声:“喂,叫你呢!”

  大山的体型已经大于常人很多,可与这个家伙站在一起,那也是一个侏儒罢了。

  见那家伙依旧没反应,于是大山便绕到了那人的前面,很快,一声惊恐的叫声便传来了,这声音来自于大山,他忘了,忘了查文斌的嘱咐,千万别回头看,至于他看到了什么,我们下回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