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退

  台阶上,他们三人在爬了好高之后,依旧没有看见半点亮光,没有亮光意味着他们没有出去的消,难道真的要追随他而去,跳下这不知深浅的黑渊吗?

  如果说真让这三兄弟跳,他们也是可以义无反顾的,可查文斌说了,那是一条不知生死的路,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路,是他在为他们寻找的路..

  坐在地上,三人都有些颓废,无尽的黑暗是会迅速磨灭一个人的意志的。

  低着头,超子看着脚下的台阶,人有些涣散,精神处于极度萎靡的状态:“我不想再走了,你们两个的意思呢?”

  大山一直以来是听从他们的,他抬头看看卓雄,又看看超子,然后也垂下了自己的脑袋,自问张飞虽然英雄无比,但此刻一样的有力没有地方使。

  卓雄靠在里边的墙壁上,同样的手无举措,这不是一道选择题或者判断题那么看起来简单,面对生与死的抉择,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查文斌看得那么坦然天下修道之人何其之多,会抓个鬼,会写个符的那也是一抓一大把,但真正看明白的又能有几人?不然也就不会有本书的书名最后一个道士这一说法了。

  卓雄的脑子有些空,他也不想继续了,就这般随了查文斌去,又何尝不好,勇敢的面对死亡总比茫然的死去要好得多有些混乱,他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于是便把自己的后脑勺往靠着的石壁上敲,这是一种减压的方式。

  “咚!”,当卓雄的后脑勺与石壁亲密接触的时候,发出这么一声,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在意,“咚!”又是一声,当第三声传来时,所有人一下子都有反应过来了:这石壁是空心的!

  超子单手撑着台阶,身子一跃而起,喊道:“瞎子,你后面好像有情况!”

  反拿着匕首的刃,用刀柄细细敲来,很快他们便发现这空心的大致范围刚好跟一扇门的空间差不多。

  有回声,这就代表着后面有空间,有空间,就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找到了出去的路,这是一个让三人有些振奋的消息。

  大山对着自己的手掌各“呸”了两下,然后吼了一声:“你们让开,让我来!”

  “轰”,一个人形坦克爆发出最大的马力,直直的砸向了那石壁,除了有些震的发麻的手掌之外,整座石壁并没有任何变形的迹象,显然,这岩石的牢固程度,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这一趟出来,都是自己筹备的物资,可没有什么高爆炸药之类的高科技玩意作为支撑,现在他们手上有的仅仅是两柄比杀猪刀高级一点的匕首用这玩意,妄图砸穿石壁,恐怕刀较那点钢全部磨光,也只能被掏出两个白点来。

  “我再试试!”说完,大山再次扑向了那石壁,这一回换来的结果只是手掌更红更麻罢了。

  出路就在后面,这是一个多诱人的结果,可是偏偏让你知道那就是口子,可那口子就是打不开,仍凭他们哥仨如何用力的踹,踢和推,结果都是一样。

  瘫坐在地上的三人无比想念着查文斌,都在想着,如果他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有办法。

  超子拍着卓雄的肩膀说道:“实在不行,还是跳吧,跳下去,不管死活,好歹我们兄弟几个都算是死到一起了,也不枉到这世上来走一遭。”

  卓雄看了一眼脚下的深渊,不是他不敢跳,而是他总觉得不能让查文斌这么白白的就走了:“还是再想想办法吧,我觉得这后面一定有门道。”

  “哈哈,”超子大笑道:“别怕,等下我第一个跳,给你们带个头,一闭眼,就什么都过去了。”

  “怕?超子,你真心小看我了,我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那条路文斌哥已经在替我们走了,现在我们得试试用自己的脚走出另外一条路。”

  “走?”超子两手一摊,然后指指身后,“要不,你就继续往上走,如果真的出去了,也记得帮忙在清明的时候给我爸妈的坟上上柱香,这也就是我这个做兄弟的,对你的遗嘱既然你还想试试,那我已经不想再试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话说着,超子便站起身来,看他那样子,是真的打算就双眼一闭,跳下去了。

  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往后一步则是一道打不开的门,这是超子的选择,可卓雄还是拉住了他的手,冲着他摇摇头。

  超子轻轻拿开卓雄的手,对他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双脚踮起,就等着那纵身一跃了。

  “为什么你知道往前,却不知道后退呢?”卓雄站在超子的身后,喃喃了这么一句话,是的,只要超子跳了,他也会立马第二个下去,绝不会苟且偷生,只是他多少觉得这有点遗憾罢了。

  “后退?我们还有的退吗?没了,已经是死路了,我先走了,给哥几个探探路,一会儿黄泉道上咱结个伴儿。”

  超子双臂开始展开,他的心头此刻是在想用怎样一种姿势跳来的比较帅,喜欢装逼的人,到死都是一直在装逼。

  “退,推?等等,超子!”大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可是又卡在脑海里表达不出来,就像茶壶里煮饺子那般,倒不出来!情急之下,只能这么喊道。

  超子回头看看这横肉脸,这小子向来不是墨迹的人“恩?你也还有话要讲,行,那就一次性讲个光,是要我带话给文斌哥,还是怎滴?”

  大山心里那叫一个急艾他这人本来就表达能力差,这么一急,越发讲不出来了,只好不停的在那用手比划,脑海里一直徘徊着那个“退”字!不知怎的,隐约之中,他就觉得这个字才是他们能出去的关键。

  见大山半天也没能蹦出个屁来,超子继续转过身去,这一次,他是真要跳了,双膝一弯,作势就要蹬腿,却听见大山突然喊道:“你们说,门,在什么状态下是永远打不开的!”

  其实,他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可他就是说不出来。

  “废话,门打不开肯定是被锁住了艾没钥匙你怎么开门!”超子觉得这小子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搅局,害得他都忘记了刚才想好的那个潇洒的跳跃动作。

  “如果”大山是真急了,他不知道怎么说才是对的。

  “如果,门根本没有钥匙呢?”卓雄突然结果话匣,来了这么一句。

  超子一听,好像觉得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眉目了,可是这东西就徘徊在嘴边,他也说不上来,这让他暂时放弃了跳跃,回过身来看着那石壁,突然想到:“对艾如果是我修门,肯定不会让门往里面开,而是往外推才对我们一直把自己认为在一座房间里,想向往推开门,可是却没有想到如果我们只是在门外呢?”

  “没错,门的方向有问题,我们一直是在往里面推和踹,这样,是永远也打不开门的!”

  怀着这个不算发现的发现,这石壁上确实存在了一个凸起的小石块,在三人眼神的注视下,大山的手死死扣赚往后那么一拉。

  “轰隆隆”一阵巨大的声音传出,头顶上的粉尘开始四下飘散,这石壁果真开了一个能让人挤进去的空隙!

  这是一个让人十分兴奋的发现,超子第一个闪了进去,大喊道:“文斌哥肯定在这里,他是不可能会死的!”

  卓雄第二个闪了进去,可是当大山也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了一阵模糊的声音说道:“你们别进去,我在这儿呢!”

  他那高大的身影立刻退下来,扭头一看,四周依旧是黑乎乎的,哪里有人,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想和他们两个商量一下,却又听到超子催道:“你们都快点,要是不想走,那我一个人去!”

  大山没有再迟疑了,收了收自己的肚子,硬生生的挤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