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八章 生死门悟道

  门,这是相对非常让人能够勾起好奇心的东西,一扇开着的门,人总想知道这门的后面是什么哪怕这后面真的是浴火地狱或是万丈悬崖,不亲眼看看,人这心里头总是放不下。

  再看那地上的脚蝇到了这儿就没了,离那门的距离不过四五米了,就这般凭空消失了这四周空荡荡的,又十分亮堂,很是就能一眼扫粳的确是到了这门口便不知去向了。

  这就抛给了查文斌一个巨大的难题,这门要不要进得,能不能进得,这门的后面又究竟是什么?

  查文斌并不是一个十分热衷于打开潘多拉魔盒的人,修了这些年的道,他的心早就比一般人要耐得住性子,可这里就像充满了魔了一般,那些进门的人,几乎都是他所认识的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经过他老查念过经,超过渡的,这些人里,有的已经死去好多年了,也有的是死去不久前,比如那个陈放,他就在刚刚也进了那扇门。

  按照他平生所学,人死之后,但凡被超度的,过阴阳道,走黄泉路,再通奈何桥,喝孟婆汤,上望乡台,接着便是按照生前所积阴德和所犯事实,或轮回,或受罚怎得,这些人,如今都走进了这样一扇莫名其妙的门里。

  查文斌就站在那儿,他也有些迷惘,首先,自己是怎得就来了这个地方。

  再一想,对,自己是从那台阶上跳下来的,那么这里究竟又是何处?

  脑海中过滤了无数典籍,细细想起师傅生前所教,似乎哪里都没有关于这么一个地方的记载地府?显然不是,哪个地府里没有几路阴差站着,哪个地府里会修建的如此奢华和明亮既来之,则安之,向来就是查文斌的心态,不拘泥自己所处于什么环境,他知道,越是这般古怪的地方,其实是越简单的再复杂的东西,都不可能会复杂过人心,因为那些个阵法也好,宫格也罢,不都是被人弄出来的吗?没有谁会弄出这么个东西来,是不抱着一定的目的的。

  酆都,历史上有能力修建这么一个地方的,只有那位传说中的鬼帝“土伯”,鬼帝作为重鬼之帝,掌管天下所有鬼魂,那么这里是不是另外一个阴司呢?

  不知怎的,查文斌手中的七星剑有些兴奋,剑柄不住的颤抖着但凡有些名堂的刀剑,都有一些灵性这柄剑,也不知跟了他们这一门派多少年了,斩杀过多少恶鬼,又替多少冤魂超度过,恐怕只有历史能说得清查文斌的心头,就像立着一个小人,一直在跟他说:进去吧,进去吧,就去那门后面看一眼。

  可是他想迈开步子,却又想起了师傅冲他摇着头。

  这一步,跨过去,会是怎样?不跨过去,又会是怎样?查文斌一下子就陷入了这样一种僵局里。

  他想回头了,再回头,却突然发现刚才一路明亮着的荧光石,此刻已经都熄灭了身后一片黑暗,只有前面到门那儿的一小段,石头还继续亮着。

  越是美丽的地方,越是危险,查文斌决定原路返回,他不想知道那个答案。

  正准备扭头摸着黑回走,他却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文斌哥肯定在这里”这是超子的声音,查文斌心头一惊,再转身一看,三个身影鱼贯而入,进了那门,彷佛就跟没看见自己一样最后一个进门的是大山,查文斌大声喊道:

  “你们别进去,我在这儿呢!”大山的脚步迟疑了一下,身子微微做了一个停顿,准备扭头过来看,却又听到超子催道:“你们都快点,要是不想走,那我一个人去!”

  接着,大山的身影也闪入了那门,仍凭查文斌如何在那喊叫,都没有半点反应。

  这还由得他查文斌选择吗?

  “哈哈,有道是宁受不复之劫,不入生死之门既然你让我来走这一遭,那我便接了就是”说完,查文斌像是明白了什么,大步流星的朝着那门走去,口中还说道:“三界火宅苦,见者求出离;清苦勤求道,不入生死门。”

  何为生死门?这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古老逻辑,说白了,这是一道考验人的智商的题目。

  传说中有生死两扇门分别由一个说真话一个说假话的人看守我们可以提一个问题从而判断哪扇是生门哪扇是死门.请问这个问题该怎么问?

  这道题目该如何回答呢?其实答案倒是很简单,我们不需要判断哪个士兵是说真话的,哪个士兵是说假话的只需要随便问其中一个士兵一个问题:讲假话者守得是死门? 如果对方回答“是”。

  假如他是讲真话的,肯定问题,那你问得这个人守得就是生门。

  假如他是讲假话的,否定问题,那你问得这个人守得还是生门。

  如果对方回答“不是”。

  假如他是讲真话的,肯定的否定还是否定,那讲真话的守得才是死门,另一个讲假话的守得是生门。

  假如他是讲假话的,否定的否定就是肯定,讲假话的守得就是死门,另一个讲真话的守得是生门。

  总之,只要对方回答“是”,那你面前的就是生门,对方回答“不是”,你面前的就是死门,生门在另一边。

  这这扇门,那两个士兵,就分别是查文斌自己和他凭空出现的那个师傅,他们两人对这扇门都有一个自己的判断,其中一人是正确的,一人是错误的那些出现的人或者魂,不过是来干扰视线的罢了。

  人之所以会去判断这扇门能不能进得,不过是他心中有所顾忌,如果抛开这些顾忌呢?给你一扇门,不管后头是死亡还是财富,都与我无关,我不要,也不去拿,只是看做一扇普通的门,进也就进去了危险,是为贪婪的人准备的道教设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就是道德经能够讲明白的吗?或者读一遍两遍的易经,懂八卦,会风水,就是道了?那也太小看国人的智慧了,历史长河中,能把这些道家典籍倒背如流的人,一抓一大把,最终能够成道的又有几人呢?

  道教“设教”的目的就是要让人拨开纷繁的物象世界而深入到生命的本源,以明了人的“气有清浊,性有智愚”;同时,“道无弃物,称救人”,智愚之人又皆可修道而成真。

  道的真谛,绝不是因为天资有多高,而是在于心有多诚,这和我们平日里拜那些供奉的神仙们,常说的一句话是一样的:心不诚,则不灵!

  那些不孝顺的子女们,在长辈死后才去风光大葬,披麻戴孝,寻觅一个风水宝地,妄图让子嗣受荫庇,那是在妄想 “人之生也,气有清浊,性有智愚,虽大块肇分,元精育物,富贵贫贱,寿夭妍媸,得之自然,赋以定分,皆不可移也然道无弃物,称救人,故当设教以诱之,垂法以训之,使启迪昏蒙,恭悟真正,琢玉成器,披沙得金,斯之谓矣”由此可见,在颇具命定论色彩的大框架下,道教的“设教”“垂法”就是要引导人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大道之中,以实现生命的超越。

  ““清浊之气生育万物,世人若求长生之道,炼阴为阳,炼凡成圣,皆因清自浊之所生,动因静之所起清浊者,道之别名也学仙之人,能坚守于至道,一切万物自然归之”由于人的生命是由禀道受气而来的,能坚守至道就意味着可以得道而长生,因此,就生命的发展趋向而言,应当是由道出发而复归于道的过程,或曰自无而显有又摄迹还本复归于无的过程。

  人之受生,禀道为本,所禀之性,无杂无尘,故云正也既生之后,其正迁讹,染习世尘,沦迷俗境,正道乃丧,邪幻日侵,老君戒云:修道之士,当须息累欲之机,归静笃之趣,乃可致虚极之道尔 这就是说,人的生命以禀道为本,但人所本有的无杂无尘的道性却并不与人性完全同一,因为人出生之后,就受沉重的肉体的支配而落入“染习世尘,沦迷俗境”之中,使“正道乃丧”而由于本来清静的道性隐潜于人性之中,是人的本有之性,因此,人通过修道又可以重归于无杂无尘的“虚极之道”,以实现生命的本真,完成真正的人生所以道家才有“人能归于根本,是谓调复性命之道”!

  过了这一关,查文斌的十年阳寿对于他来讲,还重要吗?他能否得道,并不是看他能否破了多少煞,超了多少度,而是他的心是不是还真的活着一本《如意册》,区区七十二个字,真能得道,那天上的神仙们都应该住不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