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七章 熟悉的人熟悉的空间

  看着手上的表,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虽然通城会说下坡的路走起来会比上坡要快,但这个速度对于他们几人而言,是不成立的。

  一开始抱着冒险和未知的态度,他们下这台阶的时候走的并不快,相反,回去的时候几乎是用跑的此时时间大约是在六点多了,按照这个季节,天也应该早已大亮了。

  抬头看着天空,并没有一丝亮光从顶端投射下来,这里就像是一口永久漆黑的井,而井盖再你亲手打开之后,又严严实实的合上了,或者干脆说,那口井的井口已经消失了

  这是一个多么让人绝望的结果,或许查文斌早就已经看明白了,所以,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一条未知的,甚至是有可能直接丧命的路。

  他敢跳,并不是代表他不怕死,而是他明白以那个“老刀”的身手,又怎会轻易的就被超子那么一推就给推下去了呢那种狂笑,是嘲笑,是一种****裸的藐视,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随那人而去,既然进来了,又有几分把握是打算活着回去的?就和那通向地狱的台阶一般,人之所以会被这种看似简单的台阶循环到死的原因,是因为人始终是在台阶上来来回回,因为他的脚下只有这一条看似是路的路,人从未去想过离开这条路,离开这条台阶会是怎样?因为摆在人的面前,如果有一条看得见的路,人是不会去选择其它路的,这就好比起了大火的高楼里,只有当被火势逼的无路可逃的时候,那些平日里看似胆小的人才会选择用跳楼这种方式来逃离,虽然人知道从这楼上跳下去生还的几率同样很渺茫,但是他照样会去选择

  这种在绝境里,选择另外一条路,是因为人已经无路可走如果这条看似可以走但是永远都走不通的路一直存在,人就会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死亡。

  回头看看,路还在,可是这条路已经不是原来的路了,就像世界上你不可能两次跨进同一条一模一样的河流一般,回去的路也依然不是你想原来走过的路。

  一条简单而又复杂的台阶,一个无限循环到死的空间,一个看似简单,却又没法参破的道路,这就是那位能被称为“鬼帝”的人替世人修建的地狱和阴间才是最可怕的吗?油锅和刀山才是最不能逾越的吗?

  不,人最终不能战胜的不过是自己罢了明白了这个道理,什么台阶,什么黑暗都不是那么的重要只要你愿意,哪里都是路,只要你愿意,也同样哪里都是道。

  道法天,道法地,道法自然,万物皆为道,也皆能成道,可人如果一直拘泥于脚下,又如何才能真正成道!

  于是,跳出这个循环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醒来了。

  周围沉寂在一片亮光之中,朦胧的白色光线,有些晃眼像是那个年代刚刚流行的舞厅顶端,可惜的是,查文斌这样的人是从未去过那样的场合的查文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身上有些疼,应该还不至于断了筋骨抬头看看,一片白茫茫的,都是有鹅蛋那么大小的石头在发着白色的光芒。

  “夜明珠?”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里,这是一种名贵的石材,也就是荧光石在过去,夜明珠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可是这里似乎有数不尽的夜明珠,一直在向远方蔓延而去。

  再抬头看看,他找不到自己落下来的方向,似乎这里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不知怎地,他就来到了这里。

  有一根接着一根的巨大石柱在顶着两边的拱顶,对称着。

  真是一座有些宏伟的地下宫殿,能修建这座宫殿的人,已经不能用权势来形容了就连那秦朝时期的始皇帝,也未必就能把他那座皇陵修建成这般涅因为漫天的荧光石,并不是简单的用于装饰照明,它们是按照天上的星象有序而复杂的排列着每一根石柱上,都有着一条盘旋而上的应龙,时而张扬,时而怒目,每一条都代表着不同的情绪这些龙,就像是这座宫殿的守护者。

  脚下,是被平整的的石块拼接平铺而成,上面厚厚的一层灰烬,向是在查文斌宣告着历史已经把这里已经遗忘。

  头顶上的荧光石,是从这儿开始向里面蔓延开来的,所以在人的潜意识里,就会想着往前去看一看,查文斌也没能例外。

  身边的东西也都还在,试了试,还好,自己还能走,于是他便开始往里走。

  不知怎地,走在这座大殿里,查文斌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总觉得自己曾经来过这里,虽然他只是一个出生在乡下的小道士,可就是觉得好熟悉这种熟悉,很快便被认证了,因为他开始见到了一些更加熟悉的东西:壁画!

  壁画,这是一个古人向后人传递信息的唯一简单而又直观的办法站在这一面壁画前,查文斌呆立了。

  画像中刻画的是一个身背长剑的男子,他的身后跟着一只只有三只脚的蟾蜍,他的面前是一口巨大的棺材涅的东西,他就站在那棺材前面。

  如果这是巧合,那么查文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画中的男子就是他自己,因为这个男子的身上还背着一个袋子,而那袋子却被巧妙的工匠刻画上了一个小小的八卦。

  今日的查文斌,为了方便上山,他并没有穿着道家长袍,而是一身简单的休闲服,正是这件衣服,也被几乎用一模一样的刻画在了画中人的身上可以说,那个年代没有照片,如果有,那么这副图,除了三足蟾不在之外,其余的便和现在的查文斌是一样的,就像是对着他今天的照片刻画上去的。

  这个发现,不亚于我们打开一口几千年前的坟墓,却发现墓中悬挂的是自己的照片那般的恐惧所以,查文斌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痛和红肿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实存在的 这片空荡荡的大厅里,除了自己和那只小蝌蚪,他暂时感觉不到第三个活物,他在想,那个“老刀”又去了哪里?

  因为地上的灰烬够厚,人踩在上面,便会留下脚蝇很快,他便在另一侧,找到了这么一排脚蝇脚尖的方向是朝着里面走的,所以查文斌很快便决定沿着这串脚印继续,那个人的身上背负的东西一定才是他真正想要找的。

  这条道很长,查文斌想,如果这真是鬼帝土伯修建的,那么他一定是把当时全天下能发光的石头都找来了,因为这里的荧光石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不可思议到处都是惨白的颜色,这种白,让人觉得有些渗人。

  走了约莫有三百米的路,前方开始出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门是虚开着的,并没有关站在还有离那门不过二十几米的路,查文斌发现了异样,这门里有“人”!

  不仅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

  有的人,穿着紫色黑色的寿衣,也有的人穿着普通的衣服,这些人,有男友女,有老也有少,还有的不过是孩子这些人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他们的眼神是迷离的,就这样凭空出现了在了这座大门口,然后一个个便跃了进去查文斌是何等人,他会不知道这些不是“人”,而是魂吗?但是他会怕魂吗?不会,所以他决定要进。

  刚想挪动了步子,却觉得自己肩头有人一拍,查文斌知道这种地方,出现人的概率是极低的,所以七星剑“噌”得一声出鞘,扭头便准备好了这一击,却发现身后站着的是一个自己太熟悉太熟悉的人。

  看着那张脸,查文斌心头的五味瓶都像是被打翻了,他觉得眼睛一湿,喃喃喊道:“师傅!”

  那老者带着些许慈祥的看着爱徒,朝他晃晃头,意思是别进去。

  查文斌哪里还管那么多,他还有太多的东西想问他呢,连忙擦了眼泪,想抓住这个当年给小姨下命批的疯道士问个究竟,却发现身后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