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现鬼

  越过那块告示,马上人的感觉就有些不同了,这种差异感不知道是来源于哪里,查文斌说不上来,其它人更加说不上来,只是心里头就觉得有些不同。

  抬头看了一眼天,黑漆漆的,连颗星星都没有,九月的天气,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虽然说山顶的温度通城要比山下的城里低一些,可这里似乎低的更加明显,连一向强壮的大山都觉得胳膊上有些鸡皮疙瘩起来了。

  因为怕被人发现,所以他们并没有使用强光的照明设备,而是准备了一只袖珍性小手电,先天的光线不足,导致了这后山的情况看上去有些复杂。

  虽是九月底,但这也还没有到正式入秋的季节,照说这山间是那些个虫儿们的天堂,可这里倒好,居然连个蛐蛐的叫声都听不到,安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说有路,这里似乎也没有路,说没有路吧,但给人的感觉这里又是有路的,当你走的时候,总有些树丛会来的比较低矮,像是指引着你一直走下去。

  查文斌压低了嗓子小声说道:“都小心点,特别是脚下,这地方是有些不对劲” 。

  超子下意识的就摸出了匕首,对于当过兵的人而言,手里有家伙,就会多上几分底气,虽然这家伙充其量也就是一把杀猪尖刀,但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平都山拿到那些名山大川里面来比并不算高,跟它们比充其量也就是一还算可以的小山包可这里似乎暗藏的东西比起蕲封山来是一点都不会少,查文斌的心头就有这种感觉,走在这儿,他无时无刻不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这里绝不是一座看似旅游胜地那么的简单。

  这手电也真是不给力,打出的光线是那种带着橘红色的,只能算是聊甚于无超子心里已经在咒骂那奸商,还说什么这是国内最顶级的微型手电,其实就是一义乌小商品时常里小货摊出品的杂牌儿包里倒还有几只强光的矿灯,可这要点起来,山下的人铁定能发现 “哎哟,什么东西”卓雄脚下被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往前一爬,差点摔倒,他感觉是块石头,回头一看,还真是一块石头。

  卓雄蹲下去一检查,发现这石头似乎是人工打磨过的,并不是那么回事。他用匕首敲击着那块石头,虽然表面附着一层厚厚的苔藓,但是石质却像是一块花岗岩,他说道:“你们看,这好像是块碑” 。

  此时离约定的时间尚早,查文斌决定先看看,可是这石头露出地面的只有十来公分,并不能确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于是这匕首现在就成了锄头。

  几个人往下刨了好久,大半块碑终于出来了,在这有些微弱的灯光下,终于看清楚这是一块墓碑在山上见到墓碑并不足以为奇,只要曾经有人活动过,哪座未经人工开发的地方都有可能遇到几座这种类似的古墓,但是就这座墓而言,查文斌却有些陷入了慌乱,因为这墓碑上的文字他不识得,却又再也熟悉不过。

  虫鸟文!这是来自古羌族的文字,那个已经失落的却一直又和他们纠缠在一起的文明! 查文斌一声冷笑道:“又是三千年前的东西,看来似乎有人又在替我们安排了一条路”。

  对于这种虫鸟文,超子似乎已经厌恶到了极点,他们几个似乎一直在和这玩意打交道,带来的结果也一直是可以用厄运连连来形容:“怎么办?还要继续走吗?我对这件事已经有些受够了,不如就此打赚回乡下继续干我们的营生,犯不着再蹚浑水了,从四川到东北,从东北到青海,现在又回了四川,我们一直在被人桥鼻子走” 。

  现在如意册也已经在手了,这一年多来,查文斌也一直在潜心研究,除去那段丢失的记忆,在他心头最挥之不去的当是女儿在那水底受的苦苦挣扎他做任何事,都是在为女儿赎罪,都是在替自己泄露的那些天机再积德但凡富人来请他去指点风水阳宅,他一概不去,但普通的穷人们在招致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时,往往他总是在第一时间给别人送符或是做法,不但分文不痊还总是要给别人一些买药钱。

  查文斌自问自己是对得起天地良心的,可命运就是有这么捉弄人,最不愿碰的东西,终究还是寻到了自己的头上 他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对于老王,那是一个老大哥般的存在,虽然老王对他或许是利用,但那种生死里头走过来的人,总有一份情谊在现在既然有人用老王的名义把他引到这儿来,那这个人跟老王很难说没有关系,或者说跟那个组织有关如今的这一切,不都是那个背后的神秘组织导致的,他也知道,自己可以和天斗命运,也可以和恶鬼阴差斗符阵阴阳,唯独这个世上最难的是和人斗。

  抛开身份和职业不谈,查文斌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靠山,力量单爆他还有亲人,还有他的儿子在,他也和凡人一样有朋友,有家庭,这些都是他所牺牲不起的为了这件事,太多的人已经丧了命,他已经赔不起了。

  “走,继续走,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就这样空手回去,哪一次我们都能活着出来,这一次更加不会例外”。

  继续往前,他们发现这种或露出地面半截,或埋在土里,又或者已经断裂的石碑到处都是,这里根本就是一座古羌族人的乱葬岗。

  地上也有已经腐烂到只剩下小半块的棺木,那些藏在树林深处的,还有更多看不见的,他可以想象整座平都山的后面,其实遍地都是坟,这里真当可以称作为真正的鬼都了! 在这种地方走,想不见鬼都难!

  偶尔那么一两只的磷火在林间游走,查文斌只当看不见,他有法器在手,这些东西自然也不敢轻易过来≡古只有道士找野鬼的麻烦,哪有野鬼敢惹道士的理。

  可这里的阴气,似乎特别的重,每走一步,脚下埋着的都可能是亡魂。

  这林子里,山路上上下下,七拐八拐的,不怎么好走,就凭借着那根手电微弱的光,一直走,一直走,除了三三两两的磷火,陪伴他们的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约莫走了三个小时,周围的情况都是这样,按照侦察兵们的前进速度,这似乎已经超过了常理,平都山并不大,可从山脚的那些人间灯光来看,似乎他们下降的高度变化并不是那么的明显。

  超子扶着一棵大树,看着那些灯火说道:“好像是有些不对劲哎,怎么老有一种在这里转圈的感觉,走不出去” 查文斌看着不远处的那些飘荡的磷火笑道:“确实没有走出去,我们一直在这块墓地里转圈,有点意思,还弄了个鬼打墙”。

  “那你说该怎么走?”查文斌蹲下来看了一眼,说道:“这里的人给我们设计了一条路,人总是会挑选好走的地方先走,我们一直在顺着这条感觉的,但是又不存在的‘路’在走,这些墓碑就成了我们的参照物,导致我们一直在转圈发现是刚才就发现了,只是我想知道这块墓地到底有多大,下面究竟埋了多少人其实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想破,很简单”  超子问道:“测出来了吗?”

  查文斌的话,有些耐人寻味:“这座山头在同一个时期,应该埋葬了超过两千人,这里至少有两千座坟墓,可是这里太安静了,有这么多坟墓的地方,应该是很热闹的,你们要是不怕,我们就来见见这座山的真面目如何?”

  超子拍着卓雄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我们跟着你,什么没见过,阎王殿前都转悠过几次了。”

  查文斌在地上迅速用石灰撒了白色的圈,然后又拿出那面八卦镜来,在镜子的上端有一个小孔,孔上系着一根绳子,他把这镜子用绳子吊在一根木棍上用手提着,然后说道:“超子你打开矿灯,让光线对着镜子照。”

  超子按照他的说法照做,一束雪白的强光打到镜子上,又迅速的折射回来,超子的眼睛吃不消,只好把头低下去,双手托举,瞬间这柱光线开始往后一射,直直的砸向了后头,查文斌拍了一把卓雄和大山的肩膀,低声说:“回头,顺着光线的方向看,千万别出声,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查文斌慢慢转动那镜子,超子就在地上不停的根据查文斌的变化,调整着自己,这镜子很快便绕着他们转了一个圈,然后查文斌低声说道:“关灯!”

  瞬间,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压抑的黑暗:“看到了什么吗?”查文斌问道。

  “有人,好多人,密密麻麻的挤在我们的周围,都在盯着我们看”卓雄很冷静的说出了自己所见查文斌低声的说道:“那些不是人,是鬼,我们被鬼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