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夜探酆都

  在民间传说中,人死之后魂魄是不会散的,都要到长江北岸的丰都“鬼城”这个地方来报到,在这里接受阎罗王的审判,判定功罪善恶,安排来世去向些游动的亡魂手持盖有“阴司”“城隍”“丰都县府”三枚大印的“路引”,匆匆赶到丰都“鬼城”转世升天,不敢耽搁,否则来迟一步就会成为孤魂野鬼,永无宁日。

  于是后人们就根据这些传说,在这山的西部修建了诸如“鬼国神宫”“阴司街”等建筑,所以也热闹的很。

  跟在这群游客后头,这四人从象征着阳间的“双桂山”,走过那条状况的铁索吊桥“阴阳桥”,便到了山的那头,那座象征着阴间的平都山。

  游山玩水,对于查文斌来说,兴趣向来是不大的,倒是超子颇有些兴致,频频对查文斌问些关于这些建筑来历的问题。

  也是见时间还早,查文斌便按照书中所学和自己所知,做了一些解答,因为他是道士,所以说起来就显得很生动,这让那些跟团的游客们都纷纷抛弃了导游的讲解,专门跟在他的后头了。讲到一些精彩处,这些游客也都跟着鼓掌,纷纷叫好,惹的查文斌倒有几分不好意思了。

  后山的路,如那店家所说,并没有可行之路,到处都是悬崖峭壁的,恐怕能上去只能是猴子了。

  既然没路,那便有个办法,就是上那山顶,再行观察既然那人说山的背面有废弃的道观,想必一定有路通行,否则,这道观难不成还是凭空拔起的不成。

  在这山顶,有一座大殿,名叫做“天子殿”,修的那叫一个气势磅礴,十分了得。

  此“天子”非彼“天子“,鬼城之中自然不会供奉属于人间的帝王,这儿放的可是属于阴间的王,名叫做北阴酆都大帝。

  “走,进去瞧瞧这阴间的王是个什么涅”现在的查文斌可确实就是一副游客的打扮,并没有穿着道服,只是手中提着那柄七星剑和身上背着的八卦袋有些不同。

  走进这殿中,首先便是那正殿内大堂上坐着的阴天子,面相十分庄重,查文斌是很少拜神的,他一贯主张拜神不如求己,不过今儿个,有些例外,他也破例朝着那泥塑的人像拜了三拜人在江湖上走的多了,心里总有些不踏实,拜神不管有用没用,求的也是个心安理得,好歹自己干的都是些和神鬼打交道的差事,遇见他们的头头,也得行个礼。

  阴天子前两旁六位功曹站立,其下有四大判官和十名阴帅相对而立四位判官面相各不相同,有笑的,也有冷的,着实有几分使人感到有阴阳莫测之意味。

  这大殿的东西两侧,便是传说中的东西地狱,里面的墙壁上画着一些执法的阴差们,各个凶神恶煞,胆子小的,很容易身临其境被其感染还有个那些地狱里的受刑图,什么炮烙上刀山下火海锯解磨推五马崩尸等,哪个都是一副血淋淋的涅。

  超子这厮向来说话口无遮拦,他指着那图说道:“哪天我要是下去了,你们一定得给烧杆八一杠,外加几个手雷,谁要是敢对我用刑,我就把他们扫个马蜂窝。”

  大山到底是老实些,虽然他不怕,但也还是心有余悸的问道:“文斌哥,阴间里当真是这个样子吗?” 查文斌哈哈大笑道:“都是世人想象的罢了,三界轮回,人各有命,多积阴德,多做善事,谁会遭这些罪些场景,是对于那些恶人的警告罢了,由于我们的世界里有“鬼”,人的思想观念中有“鬼”,于是就有人们来造神收鬼‘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终不能胜正你们看这里的阴森恐怖,也正是为了衬托出治鬼的手段有多高强。”

  听查文斌讲解,就是过瘾,那些个游客鼓掌叫好的,也有人认出了他来,说道:“咦,这人不是那城墙下面摆摊的算命先生吗?”

  这话一出,好家伙,一群人往上一轰,准备抓住这个懂行的家伙好好算算查文斌是叫苦连天,四个人抱着一团好不容易冲出了热情的包围圈

  山的后头,往下一瞧,也瞧不出个所以然,光秃秃的杂草丛生,树木也挡住了视线,一块“游人止步”的牌子戳在那儿,路也到了尽头几个管理员涅的人靠在那边上,查文斌便走了过去,假装要越过这禁地,马上便被阻拦一个年纪约莫五十岁的男人伸手喝道:“这里是不开放的,有规定,不能进去。”

  “哦?”查文斌假装是初来乍到的生人,故意这般问道:“我看这后面的景色比前面还要来的好些艾为什么不让进?”

  任何景区的管理员都是那副样子,彷佛这些游客并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更像是前来故意捣乱的破坏分子,没好气的说道:“没有那么多为什么,酆都有些地方说不能进,就是不能进!”

  超子见他那个欠揍的样,就想发飙,被查文斌拦住了,赔笑的说道:“这山上有没有过夜的地方,我想晚上在这里看全城的夜景也很不错。”

  那管理员上下打量了一眼查文斌,跟怪物似的看着他,然后拍了一把旁边的一个管理员,说道:“哎,看见没,这人说他想在山上过夜哈哈,胆够肥的啊。”

  另外一个管理员也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查文斌,笑道:“谁不知道平都山顶的夜晚是属于鬼的,六点一过,这里就会清山排查,所有游客都得下山,你们还想在这里看夜景,真是笑话!没事,可以去对面那双桂山上呆着,那是阳间界”或许很少有游客会问他们这种话吧,就这种地方,也确实不适合普通人晚上呆着,到处都是鬼怪的雕像,看在眼里,都会慎得慌不过查文斌不是普通人,在他看来,这些用石头或是泥巴堆成的东西,还不如荒郊野地里的乱葬岗来的更凶。

  既然得知夜里要清超那么现在他们要做的便是先寻一地藏起来,距离管理员口中的时间也不过只有一个多小时,得抓紧时间了。

  藏在哪里呢?超子这小子早就想到了。

  在这种地方,最常见的一样道具,便是棺材那座大殿里,这玩意可真不少,重新回去之后,几人便装作继续游览的样子,乘着游客开始下山之际,迅速挑了两口棺材窝了进去,只给自己留了一点缝隙。

  躺进去之后,查文斌才发现,这棺材,真是劣质产品,里面都开始发霉长毛了,他跟超子挤在一块儿,大山和卓雄挤在一口。

  当夜幕开始降临之后,工作人员先后进行了几轮巡查,待发现所有游客都已经散尽之时,这座大殿的门缓缓关上了 虽是人造建筑,但这种气氛里,感觉却不是那么的好受,等确定已经没人再来之时,超子第一个跳了出来,然后立刻解开裤腰带,嘴里还喊道:“憋死老子了”。

  查文斌瞪了他一眼道:“出息!”其实在棺材边尿尿,那是有忌讳的,据说尿也会招致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查文斌先朝着自己身上上下拍了几遍,说道:“都拍拍,去去晦气,睡过棺材了都得这样。”

  大门是锁着的,可窗户却能轻而易举的打开,整座平都山顶,一片漆黑,说不出的压抑,可能在这种地方,本是没鬼的,但你建了这么个玩意,那些鬼也真就把这里当做家了,查文斌一人塞了一道符嘱咐道:“都小心一点,这地方不像是开玩笑的,不让人晚上上来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我们去哪?”大山问道。

  “就那块牌子后面,既然是个禁地,那就更加需要闯一闯,我们就从那儿往下山找,都仔细一点,平都山绝对不是我们看着一个旅游胜地这么简单” 超子有些不淡定,他总认为这不过人传出来吓人的把戏罢了,冷哼一声:“故作玄虚!”

  查文斌说道:“记赚留意你们脚下的每一块土地,我翻过资料,《真诰》卷十五《阐幽微第一》云:‘罗丰山在北方癸地,山高二千六百里,周回三万里其山下有洞天,在山之口,周回一万五千里,其上其下,并有鬼神宫〗上有六宫,洞中有六宫,辄周回千里,是为六天鬼神之宫也〗上为外宫,沿中为内宫,制度等耳’,很有可能,这山的乾坤,是在山的内部,并不是肉眼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