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二章 测字 再见太阳轮

  “慢!”查文斌喝住了超子,他抬头看着这个装束有些古怪的人,不仅是他的帽子,而且他的衣服也有些古怪,是反着穿的,并不是正面的,这衣服的款式也很奇怪,是那种男式的长衫..

  他的身上斜背着一个泛蓝的判包,跟他现在装扮十分的不符合,这种判包,很多人都是用来在外出打工或是求学的时候用的。

  在这种太阳落山的时候,又是在城墙下头,连衣服的颜色都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像是黑色,又像是深紫色衣服上的花纹似乎都带着小碗口那么大的斑点,而且这人身上仔细闻,透着一股泥土味。

  有什么人才会在这种季节穿这种衣服?

  查文斌对这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便问道:“朋友打算算什么?财运,还是官运?”

  那人依旧把声音压的很低,说道:“我想测个字,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算一算。”

  “可以!”查文斌把身前的笔墨纸砚倒转了一个方向,又亲自替那人磨好了墨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人拿起毛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字,然后交给了查文斌说道:“我有一个朋友去了远方,已经好久没有消息了,想请先生替我看看,他是否还安好?”

  查文斌接过纸来一看,却见那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王”字。

  “你那位朋友是男还是女?”查文斌八成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历,只是不好明说,又多问了一句。

  “男的,只是离开有些时日了,家中人的他的安危,先生只管直说,要是嫌钱不够,我可以再加”说罢,那男子又往兜中再要去掏钱物,却被查文斌打住道。

  “不用,你这钱,我用不了,待会儿会想办法送给你那位朋友的。”

  查文斌一只手举着那张纸,另外一只略微有些弯曲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桌子超子马上对卓雄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迅速移动到了那人的两侧,大山则位于查文斌的身旁,只要那人轻举妄动,他们有把握在第一时间将他制服!

  “朋友给我测的这个字,恐怕含义挺多的吧?”查文斌抬头看了一眼那人,可是那人并没有特别的表现,依旧和刚才一样。

  查文斌接着说道:“恕我直言,朋友既然测这个字,我猜八成这人是姓王的□这个字本是一个好字,帝王君主之意,天下归往谓之王然而,王这个字并不是任何人都受得起的,只有真龙天子,九五之尊那才是真正的王!你用它来问安危,那么我告诉你它和另外一个字“亡”是同音,而且这‘王’字,上面是一个‘一’下面是个土,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不就是个墓吗,上面那个‘一’字,它是个盖子啊再看,这‘王’字,本来是‘主’字少一点,但现在这上面的‘丶’没有了,也就是头没了,您的这位朋友,恐怕伤的位置在脖子,而且现在已经入土为安了。”

  那人淡淡的一笑,让人的感觉有点冷,他的身子往前倾了一点,手也随之伸进了那挂在胸口的判包内大山立即把身子往前一挡,超子和卓雄也分别向前一靠,这四人已经将他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

  那人的手缓缓的从包拿了出来,却见他手中多了一件东西,一个圆型的器物,他把那东西轻轻的放在查文斌的桌子上,然后身子又退了回去说道:“先生若是能告诉我,他现在葬在何处,这件东西便是酬劳。”

  查文斌猛的站了起来,他再也憋不住了,虽然是日落十分,但丰都这个地方,晚上才是最热闹的,喜欢恐怖的人都喜欢夜晚的黑暗,只有在这种环境里,他们才可以考验自己的胆子,寻找这种人为的恐惧所以,这个点的游人,比白天要来的更多,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也有不少人看见了这城墙下奇怪的一幕,纷纷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查文斌的身子也微微向前倾了一下狠狠的说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重要吗?”那人的语气不变,依旧压的很低。

  查文斌第一次觉得自己一无所知会是那样的无可奈何:“这样兜圈子,我想也没有必要了,不管那封信是不是你写的,既然我来了,你也可以告诉我你的目的了。”

  “明晚子夜时分,平都山的后山上有一座废旧的道观,消你能准时出现在那儿”说完,那人便要走,在没有得到查文斌的许可下,超子和卓雄自然是不会放人的可是那人身子却径直向后一退,超子和卓雄那也不是普通人,这两人可都是从死人堆里打过滚,阎王殿前喝过茶的,身手放在这大街上,那也是一等一的好手〗人只觉得肋部一吃痛,那人已经飘飘然退到了包围圈的外头,他就这样强行闯了出去!

  就在他二人想回头拦人之际,那人又说道:“最后再问一句先生,我那朋友可是去了昆仑?”

  查文斌自然也看出了这人的厉害之处,他怕再起冲突,会让局势失去了控制,便对超子和卓雄使了个放行的手势,继续说道:“朋友让我测的这个字是个‘王’,王既是真龙,普天之下,唯有昆仑一山才是龙脉之祖,你的朋友的确在那儿。”

  那人又朝着查文斌做了揖,说道:“多谢先生指点,不亏为一代掌门,我那朋友在那昆仑山中入土,想必下辈子也会谋个好命,既然这样,不敢再打扰先生生意,在下告辞。”

  见那人走了,超子想要跟踪,却被查文斌阻止:“不要冒险,既然说了时间地点,明晚去了便知道了”很快,那人便消失在街头热闹的人群之中,不见了踪影。

  查文斌的桌子上,放着一块圆形器物,这东西,大家可都认得,没错,正是那枚从蕲封山上摘下,最后又随那石像沉入昆仑瑶池之中的太阳轮!

  这东西,自从他们醒来,便不见了踪迹,查文斌开始以为是老王他们带走了,却没想到如今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拿着这个熟悉的东西,他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难道是老刀的人?”超子说道,当时跟他们一起去,但是后来又不见了的那群人里,除了老王,还有一只更加实力雄厚的队伍,老刀!而且最后留给他们的也是用老刀的名义写的字据。

  查文斌也不知道了,关于那段时间的记忆,他们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怎么想都没有半点头绪,既然这件事跟老王有关,那么就是再上一遍昆仑,查文斌也愿意冒这个险,谁都不愿意不明不白的活着,而且周围还一直有人在提醒你,过去就在这里。

  收拾完摊子,几个人回了那旅店,随便叫了些食物酒菜,除了大山之外,其它人的胃口都算不上好,只是略微胡乱填了肚子。

  查文斌看着这丰都鬼城里因为人吓人而肆意奔跑的人们,听着因为人吓人而疯狂的尖叫,忍不住苦笑起来道:“要想见鬼,又何必在这城中,直接找个乱葬岗便是了,这些人真当是闲得慌。”

  “对了,文斌哥,今天那人依你看,是什么来头,我和瞎子两人都拦不住他,而且估计身手还在你我之上!”

  “来头?我不知道,只是我感觉到这人是刚从泥土里钻出来的,他的那身衣服是死人的寿衣反着穿的,虽然身上沾着死人味,但却又是个实实在在的活人,因为他身上的火焰很高,比你们几个都要高,一般的脏东西近不了他的身种人,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也是个修过的人,要么就是手上沾过不少人血的,但是看他写的字,似乎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充满了杀气!”查文斌抬头看了一眼超子,“所以,我让你们别跟。”

  鬼城丰都,又毗邻道家名山,所以这关于查文斌要用的一些东西,这里都可以买到,就是超子和卓雄两个当兵的觉得手里没家伙就意味着没底两人第二日在市集里逛了一圈,最终也只勉强找到几把钢口还算不错的匕首,只是这造型,更加接近农村里用的杀猪刀,不过这会儿也由不得他们挑三拣四了,能用着,就算不错了。

  东西,基本准备齐全,就等着那时间一到,上山便是中午的时候,查文斌跟店家打听这平都山的后山,那店家却做神秘装说道:“我劝你们别上那儿。”

  “为什么?”

  “因为艾那儿闹鬼闹的凶,所以即使我们这儿游客这么多,平都山的后山也一直是不敢对外开放的,我劝你们不要去的好,免得给自己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