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一章 算命的人

  次年的九月,查文斌和平时一样在家,他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一壶清茶,一炉檀香。

  桌子上是一张写满了红色字迹的宣纸,一共有七十二个,那区区七十二个字将也会是他这辈子要研究的对象。

  “咚咚咚”,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通常在上午这个时段是很少会有人来打扰的。

  “进来!”查文斌说道。

  来的人是大山,超子和卓雄两人这会儿已经到外面淘宝去了,他手里拿着一个信封递给了查文斌说道:“文斌哥,有你的信。”

  “哦?”查文斌迟疑了一下,他不记得还会有谁会给他写信,这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收到从邮局里过来的信件。

  信封上并没有留下写信人的地址,只有收信人地址,邮戳显示这封信来自于四川是一张很普通的信封,在那个年代也就是几分钱。

  查文斌拆了这封信,只瞧了一眼,眉头便皱了起来,连忙对大山说道:“去把他们两个找回来,越快越好!”

  大山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只得连忙朝着超子早上说的那个方向赶去,可路毕竟还是远了一点,等到他们回来的时候,查文斌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连同那只小蝌蚪也被他带在了身上。

  超子擦着额头的大汗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他知道查文斌向来做事是不急不慢的,刚才他正和卓雄跟一老农在就一陶壶在侃价,见大山火急火燎的来了,连东西也不要了,赶紧一个回马枪刷了回来。

  “还记得老王吗?”查文斌默默的说道。

  “老王?他不是在昆仑就”超子心里头有点想不明白了,查文斌怎么提起这壶了,当时他们醒来看见的那个场景,老王若是真进去了,活着回来的几率能大到哪里去。

  “是的,当时我算过,他们的确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你们看!”说着他扬了扬手中的那封信,把它交到了卓雄手里。

  卓雄照着字迹念道:“想知道老王的下落吗?”

  “嗯?”超子大吃一惊,立马说道:“继续念!”

  卓雄把那信颠过来倒过去的翻了一遍说道:“没了。”

  “扯淡么,这不是!”超子说着就一把抢了过去,他发现这信中确实只有这么几个字。

  “这?”几个人都有点不明白了,他们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谁搞的恶作剧。

  查文斌说道:“这封信,看邮戳,来自于四川,而且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鬼城丰都!”

  超子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丰都?不用去搭理了,这准是谁弄的恶作剧。”

  查文斌否认道:“不,我要去一趟因为知道老王和我身份的人并不多,而且那一次我们一睡就是二十五天,你们自己不觉得奇怪吗?”

  超子说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现在不是过的挺好的吗?”

  查文斌说道:“但是我总觉得那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份《如意册》就是最好的证明,是谁给了我这份东西,又是谁给大山兄弟身上造就了那么大一块伤疤,还有这只蝌蚪!本来我想这件事既然发生了,我们却又不知道,过去也就过去了,可是现在有人拿这件事在做文章,我们能不管吗?”

  “文斌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曾经丢了一段记忆?”卓雄眯着眼睛问道,因为他最近开始老是重复的做着一个梦,他梦到老王站在他的跟前,舌头扯的老长,每次他想问老王发生了何事的时候,老王总是会突然消失。

  “虽然我不敢肯定,本来那位高人既然指点了我们应该去选择遗忘,可是现在这陈年的渣子恐怕又要再次浮起了,既然想浮起来,倒不如我们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超子拿着那信封反复的看,上面除了查文斌的地址和姓名,留下的信息仅仅是一个邮戳,这好像作用也不是很大艾便说道:“没地址,没姓名,我们去了又能怎样?”

  查文斌哈哈笑道:“既然知道我的地址,即使我不去,他也会想办法找上门的,倒不如就应了他的意思,我想到了那儿,自然会有人来找我们。”

  丰都,原本也是一座道家名地,那时候它还不属于重庆,属于四川在这个巴蜀之地,丰都本就是一座充满了传奇的小镇,现代的丰都城那是后人根据一些传说重新修建的旅游城市,它的由来其实是因为羌族的一个传说:鬼帝!

  其实这个鬼帝,就是当年迁移过来的第一个大祭司,名叫做土伯。

  因为他擅长巫术,世人皆叹其精通神鬼之术,故就把他称为了“鬼帝”,他就定居在现在的丰都城。

  在丰都,最有名并不是这座城,而是一座山,名叫做平都山。

  平都山为道教七十二福地里的四十五福,过去也称为酆都山,这里先后出过两位位列仙班的道教名士,分别叫做阴长生和王方平。

  据说这二人都是从这座仙山仙登的,后人误将“阴”和“王”两人的姓连在一起,成为“阴王”,再讹传为“阴间之王”,于是乎,这么好好一座道教福地就这样成了一个“鬼城”了!

  当然,有道家名山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那个人的足迹,李白曾经就留下这么一句话“下笑世上士,沉魂北丰都”,大致的意思就是说敢笑世上人,死后沉魂到北罗丰都山来受审判。

  这一次,他们可没有专机的待遇,火车是他们的交通工具,一路上,查文斌看着窗外的风景,沉思不语除了吃饭的时候,他也很少跟大家讲话,这一次他心里总有些莫名的情绪,这就好比眼前是一个见不到底的大坑,可你却偏偏要往里面跳,跳下去能不能再爬起来,也就更加无人知晓了。

  下了火车站,再跟人打听,终于踏上了去这座小城的班车,等下车的时候,已是傍晚那时候的丰都城,已经小有名气,过来过往的游客,十分享受这座传说中地狱之都的夜晚。

  后人们根据对阴间的描述,也在这里建了奈河桥黄泉路和望乡台,可真让你站在这望乡台上,恐怕回头看见的除了闪闪发光的照相机镜头之外,你是什么也看不到的。

  他们先是找了间旅店住下,九十月的天气,这里还是略显有些热的。

  一伙人吃着地道的巴蜀水煮鱼,不禁想到那一年也是这个季节,他们去了青城山,后面就有了开篇无尽头的纠缠。

  这似乎是一个循环,如今他们又来了,还是巴蜀的地盘,只是这一次人不同了,目的也不同了一次,他们是为了别人,这一次,他们是为了自己。

  吃过晚饭,他们几个还在商量着明天要去哪里,总不能一点头绪都没有,可是查文斌并不着急。

  第二日,丰都小城的城门外,多了一个道士。

  这道士看上去年纪却是不大,但那股子气势还真非一般人能装的出来,一身紫金道袍,头戴混元巾,脚上一双十方鞋,在身背了一竿子七星剑,身边立了一个大幡,幡上写着四个字:文武双全!

  这道士一般立个招牌大多数写着都是什么“算命”“八字看相”之类的等等,可查文斌立的这个招牌其实就是取自于他的名字:斌!

  他可不是来这里替人瞧风水,看面相的,他是来找人的。

  也来过几波游客,想让这道士给算算,可是这道人只微微一睁眼,便扭过头去,不再多看,惹的那些游客好不高兴,背地都骂:有病。

  接连过了三天,情况依旧,没有遇到什么特殊人,查文斌不急也不恼,既然对方故意给他留下这个线索,那自然会出现。

  到了第四日,太阳眼看就要下山了,查文斌准备让大山帮忙收摊,这时来了一个头帽子的人,这帽檐压的很低,查文斌看不清他的脸,只是说道:“天色已晚,我要收摊了。”

  “有生意做,就别管时辰”那男人的声音故意也压的很低。

  “不做了,明儿再来吧”查文斌淡淡的说道。

  “怕我不给钱?”对方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从兜里掏出一把东西来,然后放到了查文斌的桌子上。

  当时,超子就想立刻冲上去揍这小子了,因为他拿出来的不是人民币,而是冥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