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四十章 成婚

  不少电视剧或者小说片段里在人死亡之前或者下葬之时都有描述到一样东西,那就是乌鸦 飞 “速”。

  乌鸦在民间又叫做报丧鸟,是一种非常不吉祥的动物,它落在哪家屋顶或者院子里的大树上都会是被认为要带来极大的晦气的有的人也认为它们是一种能够通灵的动物,是那个世界的人向这个世界传递信号的代言。

  其实这只麂子在我们村也就相当于这个代言的作用,每次只要它一叫,那准的死人说是巧合也好,还是真有那么回事也罢,总之这种可能给自己招惹上麻烦的东西,一般上了年纪的人是闪避不及的,更别说还要取它的性命,吃它的肉了。

  这只麂子的古怪处,我阿爸倒也和查文斌提起过,他还没那么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还真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了。

  人死之前,阴差多半就已经在边上等着了,只等断气的那刹那就把人给带走那么阴差又是如何掌握每个人的生死时限,而准确的出现把人带走呢?

  除了命中注定你的阳寿大限,也就是生死簿上写好的,还有一个便是设立这种类似于情报机构的东西只麂子,便是它们的情报员,只要它一叫,就知道这块地要有人往生了。

  这种东西,有的老人听完立刻点头表示确信,但这玩意其实连查文斌自己都说不准一来,动物通灵这东西本来就是见得少,听的多;二来,这刺头的确也是阳寿大限已到,不得不死,该他命丧于此地,因为他平时干的那买卖的确是个折寿的活计。

  从死人身上捞钱财的,要么就是身上的八字确实够硬,要么就是祖师爷护着,手里有点东西可以罩着不然,要不就埋在哪个坑里永远出不来,要么就是兄弟自相残杀,剩下的能走出来的多半也会染些怪病或者死于非命。

  倒头这个行业,虽能一夜暴富,可真正能心安理得花这钱的又有几个?

  刺头的死,最后还是被定义为自杀,不是查文斌不愿意出手,而是他的魂魄已经散粳生前作孽太多,死后也休想落个清静有的人生前坏事做尽了,但是死后依然会有地方来给他算这笔账。

  纵使他老娘有一万个不愿意,也抵不过全村人对他的厌恶,尸体被几个好心的人给帮忙运回了家,这事就算暂时完结。

  忙活了一早上,查文斌见时辰已到,差人点响爆竹鞭炮,村子里自发组成的唢呐锣鼓,敲的那叫一个喧天。

  两口棺材一前一后,被抬到了陈放家的祖坟上。

  陈放生前就给自己找好了穴位,这块地也是他们家的祖坟到底是落魄人家,几个光秃秃的土堆子早已长满了茅草,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负责挖坑的人们已经提早把坑挖好,这冥婚的墓葬可是另外一门学问。

  查文斌见这坑内多是黄土,土中也很少夹杂着硬石头,在看四周不像有暴雨能够形成溪流的地带,那几座老坟虽是荒凉了一点,但也都还算牢固,看不出有什么虫蚁之祸。

  再看这风水,这块地的地势还是比较开阔的,背后又有成片的林子,再往前下方就是公路和河流,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好穴,普通人家能找这么个地方也算是不容易了。

  查文斌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从袋里掏出厚厚一层黄纸来,细细的在那坑底部铺上整整一层再取出七枚铜钱来,按照七星的排列压在那黄纸之上,这就叫做七星线!

  弄好之后,他又让超子取了烈酒一壶,细细的洒在这黄纸之上,然后点燃火折子往坑里一丢,“轰”得一下,整个大坑底部连成了一片火海,火苗蹿的老高,七枚铜钱当即被烧的通红。

  这个,我们俗称为“暖抗”,那我们那,为了规避一些词汇冒犯到别人,也把坟墓叫做“炕”暖过的炕,为的是让新人住进去不冷,虽然他们没有后人,但也会使得这个墓里的吉气来的更加快一些。

  查文斌一声令下之后,陈放的棺木被率先放了进去,然后象征些的朝里面撒了几把黄土,再命人抬上小蝶的棺木绕着陈放家的祖坟结结实实走三圈。

  小蝶的棺木此时被放在陈家祖坟前头,查文斌取出三根香来插在小蝶的棺材大头上,然后点燃,并静静走到了一边,嘴里开始念叨了一些话,大致意思就是这是你们陈家的媳妇,今天是来认祖归宗的,消你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容纳这位家族的新成员。

  那三根香,其实意思就是让小蝶给陈家祖先们上的,这也叫作认门,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然后查文斌又走到一个坟包前头抓了一把最上面的黄土,然后拿了回来用一个红布包好放在了一边,这东西等下是要和小蝶的尸骨放在一起的,算是他们陈家给小蝶的见面礼,有了这一层关系,小蝶才算是真正的陈家媳妇儿。

  接下来,最浓重的时刻要到来了,那就是洗骨和拾金。

  洗骨,顾名思义就是替骨头上去除脏东西,拾金便是把这骨头从棺木里移出来虽然是冥婚,但是结婚的一对新人,你总得让人睡在一个“炕”上吧。

  开棺之前,小蝶的棺木上头已经做好了遮阴的准备,这人死之后再开棺是见不得光的取下铆钉,几人合力掰开这厚重的棺材板,里面也只剩下了包裹在一件已经风化了的淡蓝色旗袍里头的白骨,让人看了不免唏嘘起来。

  地上铺着的是棕榈,查文斌把那粘在小蝶骨骸上的衣服碎片轻轻扯去之后,再缓缓放到这棕榈之上,到了腹部那个位置,有经验的人当即就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这棺内果然是一尸两命,一个尚未成型的娃娃头骨还没腐烂完毕。

  待这些骨头都被清理出来之后,查文斌再把那些陪葬用的手势连同那包红土用棕榈一捆,带到了陈放的棺木前。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开启陈放的棺木了,他的棺材铆钉是没有钉死的,拂去上面的黄土,很快他的棺木就被打开了。

  陈放的脸部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诧异了,这个几十年都没见过的人,死后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那种笑就让人感觉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

  查文斌把小蝶的尸骨全部放在了陈放的胸口,然后让他的双手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缓缓让人合上了棺材,说道:“以后,你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冥婚到此,才算是真正的完结了,一桩跨越了时间阴阳的婚约,在坚守了几十年的约定之后,却还是如此这般的实现了。

  这也算是把一桩丧事变成了喜事,那天晚上,我又梦见了雨儿,只不过这一次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个平时被我喊成是疯子的陈放,小蝶姑娘和陈放站在她的身后,她用力的向我挥手告别。

  或许,她是在告别了一个“玩伴”,又或许,她要告别的是整个世界。

  从那时候起,我已经能看到一些平常人能够看不到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在我爷爷死的那一年,也就是第二年,查文斌把我带了回去。

  这是另外一段出现在番外《桥》里的故事。

  可能是我们实在没有那个缘分,我好像天生对他学的那类东西不是很感兴趣,除了崇拜他的宝剑和那只可爱的蝌蚪外,其它的,对于我来说,接触的时间都还是太早了。

  而查文斌呢,再经过一个夏天耐心而失望的教导下,终于又把我送回了老家,后来就是很久没有得到他的消息,他总是这般突然消失了很久,又突然出现,没有人知道他是去干嘛了,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那帮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