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二百三十九章 索命还是自杀?

  且不说有多少人知道这只麂子是挺邪门的,但凡刺头那种人他也的确是什么都不怕的,可是胆子大并不能意味着什么,该找上门的还是会找上门。

  果不其然的是当晚这群痞子们就把这只肥壮的猎物扒皮煮肉了,一番胡吹海饮之后,大哥都认不得二哥了。

  第二天村子里就到处流传着刺头死了的消息。

  次日早晨,本是查文斌去替陈放入土做准备的时间,可是还未等查文斌到,就看见祠堂前面早就围了里外几层人艾乍一眼看下去,好家伙,半拉个村子的人都在这儿了大山和超子推开拥挤的人群,大家见是查文斌来了,也都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才踏进大门,就觉得这是真心不妙。

  原本昨晚上,这祠堂里走的最后一位可是查文斌,他是记得把大门紧闭着的再说了,就这么个地方又在办这种事,他还真没想过有人会半夜里闯进来。

  谁呢?那位刺头呗,刺头的老娘现在正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那股子劲,恨不得是要冲上去掀掉棺材板,嘴里一直不停的喊着让陈放和小蝶还她儿子的命来。

  这是怎么回事呢?

  几个吓白了脸的小痞子此时正在一旁的草垛子边打着哆嗦,双手也捂住脸,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在旁人的提醒下,超子率先进了西厢那屋子,之间房梁之上有一根绳套,套上还悬着一人,这人便是刺头。超子默默退了出来,把里面的情况汇报给了查文斌,查文斌也是眉头大皱啊小蝶含冤而死成鬼不假,但是昨天冥婚已配,就是有天大的煞气那也早该随着昨晚那柱香远去了啊再者,小蝶本就是个弱女子,气势并不是致人死地之辈,他觉得此事定有蹊跷。

  先是让村里人把那刺头已经僵硬的尸体般了下来,刺头他老娘说什么都不肯把死尸拉回家,说是命丢在这儿的,一定得让这里的人给个说法。

  这你得找谁说理去?找小蝶?只怕是小蝶愿意跟你谈,老太太你不敢跟她谈啊。

  很快有人就发现了异样,有人在刺头的手里找到了一对耳环,这对耳环,全村人都认得,那是昨儿个查文斌替陈放给小蝶下的聘礼,这东西是搁在小蝶棺材前头一个红布包里的,本打算着今天给小蝶开棺之时一并放进去刺头来偷死人用的东西,然后被索命的事儿,很快便在这小小的祠堂里传开了加上平日里刺头干的事也确实不得人心,跟过街老鼠似地,有不少人心里暗自还在叫好。

  这刺头的老娘一听别人这么说他儿子,那老脸越发挂不住了,这是又气又恨又恼又悲伤,挣扎着就要去撞小蝶的棺材,几个婆娘在边上都拉不住。

  这查文斌虽不是我们村的人,但的确是这桩事情的主事人,见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不出面干涉怕也是不行了,只使了个眼神,大山便一把夹住刺头的老娘,就跟拎小鸡那般的从祠堂里头提了出去,然后说道:“哪家跟她是门亲戚的,先带回去照顾着。”

  刺头的老娘哪里肯走。一会儿骂查文斌是帮凶,一会儿又求查文斌帮他儿子伸冤,闹到最后,还是村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发了话让人把她强行拉了回去刺头死的时候,嘴角上挂着惊恐的表情,眼珠子瞪的那叫一个大,但凡这样死的,那都是生前遇到了什么极为不可想象的事№上没有太多的伤痕,除了脖子上那一圈淡淡的因为勒痕造成的紫色之外,更多的便是他的脸上有很多的蜡烛油和手上的烧伤。

  查文斌立即抓起那几个在地上的痞子,他们的嘴里能说出的话也都是“见鬼了见鬼了”之类的云云。

  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是会陷入短暂的神经崩来态,这几位痞子小哥现在就是这样平时流里流气的他们,现在却是一副尿裤子了的怂样。

  院子里围观的人还是很多,查文斌也叫了这几个痞子的家里人一起,大家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偏房里,生了个火堆,查文斌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紫檀香炉来,往里面放了点东西,这点完没一会儿,整个屋子香气扑鼻,那几个痞子这才稍稍有些缓过劲来,开始结结巴巴还原昨晚的事情。

  话说这刺头回去吃了肉,又多喝了些酒,就当即拍板道:“现在就直接去拿明器,免得以后还得挖人棺木,再怎么,陈放那疯子也是一个村的人!” “刺头哥,这怕,怕是不好吧?”一个痞子说道。

  刺头也不知真是酒喝多了,还是心里横到位了,一巴掌扇在那小痞子的头上骂道:“刨人家祖坟我都不怕,拿这点零花钱算是替他们以后消灾了,免得再遭罪!”

  就这样,这伙人乘着夜色就摸到了祠堂外头。

  这地方平日里就渗人的很,更加别说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人走到这儿,看着那大门上贴着的那对白“囍”字儿,酒都纷纷醒了一大半,大家都纷纷拉住刺头,劝他这事真干不得,太丧阴德了。

  可那刺头唯独偏偏就是不听,“哐当”一声,大门就被他给踹开了。

  阴风四起,满屋子的白色满屋子的幡,吹动着,搅动着,窝在门口的那群人不敢过去,可是刺头就跟没事人一样,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他知道那些明器是放在哪里的,所以,他的方向是没有错的,外面的人只看到刺头站在那小蝶的棺前好久不动接着他开始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就像女人给自己梳头的那个动作一般,身子也跟之前不同了,有婀娜的女性味道,变得有曲线了。

  接着,他们就看见刺头不停的在重复做着一个类似于洗脸的动作,一直过了好久,这个动作都还在继续。

  外面的痞子们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便准备进去把他拉回家。

  进门之后,他们便听到这里头有女人在痴痴地笑,这笑声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几个痞子的脚立马僵住了,他们不知是该继续走,还是立马逃出去,好像小腿以下的部位都不听自己使唤了。

  可是现实,已经不会再给时间让他们继续考虑自己的去留问题了。

  刺头动了,一个极其妩媚的转身动作,手指翘成兰花状搭在自己的耳根子上,那腰线恨不得都要扭断了才肯罢休。

  这是怎样一个让人才能接受度的表情,恐怕没人可以接受,这还是刺头吗?

  显然已经认不出来了,因为这人的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白蜡烛油,合着刚才他就是在不停的去抓那刚刚融化的蜡烛油然后再不停的涂在自己的脸上,更为奇葩的是,他还没忘记点燃了一根做样子的红色龙凤蜡烛,将那烧化了的红蜡当做胭脂使家伙用白蜡烛做粉底,红蜡烛做胭脂,当几个痞子看着他用手被滚烫的蜡烛油烧的“兹兹”作响的时候还依然妩媚的笑着,当即所有人都崩浪。

  可是当他们回头再想跑的时候,却发现那扇被刺头踹开的大门已经关上了。

  人越在这时候,越是容易手忙脚乱,几个大男人合力居然就打不开这扇门了。

  绝望和无限的恐惧弥漫在所有人的心头,他们看着刺头在那妖娆的打扮着,终于他拿起了那对耳环,但是刺头却没有穿过耳洞,这玩意他又哪里带的上?

  就这样,他们看见刺头慢慢走向了那间西边的厢房,那里曾经有一位女子悬梁自尽。

  没有人敢去阻止,也没有人敢去看,害怕到了一定的程度,只会让人本能的保护自己,这就是活生生的能吓死人!查文斌听完这些叙述,心头也是一惊,莫不是真是小蝶干的?虽然他一万个不愿意相信小蝶会谋人性命,但现在看来,这多半是个女鬼索命的状态。

  超子看着这群鼠辈,半点同情也没有,问道:“你们之前还干过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躲在后山看法事”一个痞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超子一把提起他的领子狠狠问道:“好看吗?”

  “好看,不,不好看。”

  查文斌坚信小蝶是不会干这事的,于是说道:“行了,这事有点蹊跷,我得算一算”

  这帮子人于是陆续开始被家里人接走了,其中有一个痞子说道:“对了,我们还在后山逮了一只麂子,是刺头哥用石头砸死的。”

  就是这句话,让在场的不少老人都为之一颤,心想道:这玩意你们也能碰得啊。